似是很高兴轻歌能主动跟自己说话,轻罗在听到轻歌的询问后便立马认真的回答了起来,将他所了解的有关集中营的所有情况,包括他所了解的集中营背后的势力组成也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轻歌一边安静的听着,一边认真的分析着轻罗的话,当发现轻罗所陈述的内容跟她从司衍、唐七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有诸多相符的地方后,心里的戒心也一点一点的降低下来。

    一时间,轻歌时不时的发问,轻罗则有问必答。

    两人就这么在房间里一直聊到了天亮。

    看着桌钟表的时针在不经意间已经转了大半圈,轻歌忍住心底的倦意起身朝房间落地窗前走去,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布让晨曦的微光进入房间。

    视线再次在时钟落了落,轻歌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脖颈,看向坐在桌边安静看着自己的轻罗,“炜炜的房间在哪里?带我去看看他吧?”

    算算时间,炜炜这个时候应该也醒了,也该是他们离开的时候了。

    “姐姐要走?”桌边,轻罗几乎是惊的从椅子站起了身,他没有想到他跟眼前人聊了那么久,眼前人竟然还是选择要离开,而且还这么的干脆利落。

    轻歌点点头,有些疲倦的眸子里泛着澈亮,“嗯,我该回去了。”

    「我该回去了」

    少女浅浅一句话落下,轻罗眉心处顿时微拧了拧,心里陡的便阴鹜了起来。

    曾几何时,姐姐从来都是「回来了」,心里眼里只有他的存在。

    而现在

    姐姐嘴里的「回来了」竟然变成了「回去了」。

    他真是不甘心!尺度文学

    一想到姐姐这么着急离开只是为了回到另一个男人身边去

    再想到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姐姐跟那个男人之间的感情竟然会好到这般的如胶似漆,就离开这么一会儿时间便就着急回去

    轻罗瞳底的黑团顿时犹若乌云压顶一般,墨的骇人。

    似是察觉到了轻罗的沉默,轻歌以为轻罗是在担心集中营的事,思忖片刻后赶忙又出了声,“我回去后会跟阿衍说一下集中营的事,既然我们对集中营都有一致的态度,我想我们在某些地方是可以合作的。”

    经过一晚的详细了解,集中营背后的势力涉及政、商、黑三大势力,绝对不是司衍或者轻罗一方势力就能去瓦解摧毁的。

    既然她跟司衍是铁了心要对付集中营,那寻找一个联盟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这件事关系重大,她即便认为强强联手是个不错的决定,也得先回去听听司衍的建议才行。

    “如果姐姐愿意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不想将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闹的又僵冷起来,轻罗压下心底的阴鹜扬着一脸浅笑主动建议了去,“不过现在时间还太早,估计炜炜还会赖会儿床,要不我让佣人先去叫炜炜起床,姐姐先吃一些早餐等他,好不好?”

    “不”轻歌正想婉拒去。

    可轻罗就似完全没有注意到轻歌的拒绝一般,依旧继续说了去,“炜炜每天都在定时服用安神药,那种药是不能空腹吃的,到时候炜炜来了,姐姐哄他多吃一些早餐好不好?”

    轻歌闻言一愣,似是这才想到她没习惯吃早饭不等于炜炜不吃,更何况早餐对炜炜来说还那么的重要。

    一时间。

    轻歌顿了顿。

    片刻后,才浅浅点了点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