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衍点点头,“应该是这样。aian”

    宁然是当下司氏集团最力捧的艺人,除了宁然自身条件过硬以外,宁然温顺善良的脾性也是司氏力捧的原因之一。

    再加上他跟宁然相处过一段时间,所以他很清楚宁然为人如何。

    像拐带小孩这种事,宁然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只是

    让他困惑无比的是,宁然已然是当下最红的明星了,辨识度又极高,且身后还有司氏集团做靠山,到底会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在路上掳劫宁然?!

    而且看那辆白色私家车的行迹,根本就是早有预谋,这表示那伙人盯上宁然的时间已经有一阵子了。

    那伙人到底是什么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就在司衍和轻歌正在跟进唐一那边最新传来的资料时,室里的老人终于转醒了过来。

    根据医生叮嘱,轻歌和司衍进行全身消毒后进了病房。

    看到轻歌和司衍进病房,老人赶忙从床上坐起来,一副哭的停不下来的模样,自责的声音不停传来,“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炜炜,是我害了炜炜”

    轻歌闻言眼里划过一抹讶然,极快地跟司衍对视一眼后赶忙上前安慰询问,“奶奶你别急,我们已经派人在寻找炜炜下落,我们已经有点眉目了”

    “不不不,小轻歌,你别安慰奶奶,奶奶这次是真做错了,我不该跟炜炜提起孤儿院的事,更不该说什么心疼那里种了十几年的兰花,炜炜一定是去孤儿院了,他那个孩子最是懂得心疼人,他一定是回孤儿院给我找那盆兰花了”

    老人情绪异常激动,“那个傻孩子怎么能回孤儿院啊,他要回去了哪儿还能再回来啊我害了他啊!我这个老婆子活着真是碍事儿啊!!”燃文

    轻歌听的一脸恍然,回想着视频里路虎车出事的那个方向似乎确实是回孤儿院的路线,顿了顿,赶忙出声安慰去,“奶奶,炜炜没有回孤儿院,你放心”

    “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是我害了炜炜,是我”老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连带着一旁监测老人心率的电脑数据也不断地飙高,让轻歌看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轻歌着实没有办法了,赶忙又转身朝房外走去,待再回来时,手上已然拿着唐一的并急急地按着什么。

    轻歌几乎是连走带跑地回到老人床边,赶忙将手里上的视频点击了出来,然后急急将屏幕朝老人眼前对去,“奶奶,你看,你看,我真的没有骗你,刚刚说的话也不是刻意安慰你,你看,你看这里,炜炜真的没有回孤儿院,他”

    轻歌声音突然顿了顿,双眸犹豫一瞬后,咬了咬唇角继续出声解释,“他在半路上遇到我们认识的一位朋友,只是我朋友的车不小心被其他车剐蹭到”

    “白狼?怎么会是白狼?!”一直认真看着视频的老人突然将轻歌手里的给抢夺了过去,紧接着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朝视频里的银发男人看去,连身形都僵硬了起来。

    嗯?

    白狼?

    什么白狼?

    轻歌听的一愣,视线顺着老人震惊的视线又朝上的视频看了去,一脸的茫然,“什么白狼?”

    “他!是他!!”老人指着视频里的银发男人,手惊颤个不停,本就不好看的面色更是苍白无比,“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在这里?!”

    轻歌见状眸子里飞快逝过一抹光亮,赶忙追问去,“奶奶你认识这个人?你、你认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因为掳劫宁然的一伙人都带着面罩,所以根本无法通过人脸视像查出什么,唯一有用的线索便是带头的男人一头银发,可这种线索放到茫茫人海中却根本没有太大的作用。

    可让轻歌怎么都没想到的是,玉奶奶竟然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为首的银发男人,而且还直接叫出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