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么?

    司衍眸色顿时沉了沉,心里那股不能向眼前人言的猜测在那一瞬又做实了些许。ajaig

    车里。

    轻歌坐在副驾驶上安静好一会儿后,浅浅的呼吸一口气后,这才抬眸朝身侧的司衍看去,“你刚刚为什么会突然提到结婚的事?”

    司衍惊回神,一双眸子怔怔地朝轻歌看去,瞳底滑过一抹惊惶,“我”

    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他他该说吗?

    若是将他心底的猜测都说了出来,轻歌会不会觉得他无理取闹?会不会恼他、怒他?以为他又跟三年前那样是在刻意针对轻罗?

    “是因为轻罗,对不对?”轻歌眸色认真的一字一顿问了去。

    司衍惊住,还在犹豫着该怎么回答的心思顿时就僵住了,“你”

    “你觉得轻罗在那间包厢里,对不对?”所以司衍才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提到两人结婚的事,因为从一开始司衍想的就不是什么邀请林安月出席他们的婚礼,而是故意说出两人结婚的事,刺激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轻罗。

    司衍面色骤变,瞳底的惊惶彻底显露了出来,“轻歌,我不是想要针对”

    “是轻罗催眠了林安月。”轻歌突然打断了去,眸子的认真让司衍顿时一静。

    认真观察着司衍细微的表情,轻歌静默一瞬终是一脸无奈的收回了视线,一脸沮丧地重重坐靠回了副驾驶椅上。

    “我早就应该想到了对不对?”轻歌抬手无助地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一脸后知后觉的无力感,“能在那种爆炸下消失无踪、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应该也只有我这种蠢货才会忽略掉真正的原因了。”

    因为对方是轻罗

    因为对方是她软弱的轻罗

    所以她真的、真的从未想过那场爆炸会是一场局!

    或者说,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可当一件事如果排除了所有的可能的,那剩下的即便再不可能也一定是事实。

    她多少是了解轻罗的,当初她觉得轻罗武力不行,所以每次学催眠术的时候都会将轻罗带上,并且各种的严格要求。

    虽说这世界上懂催眠术的人有很多,但这种时候,这种巧合,再联想到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她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人只有轻罗一个。

    “轻歌”司衍眼里泛起担心。

    “现在所有事都能对上了,不是吗?小洋楼里的那个人根本就是轻罗早就带进去的,爆炸也是轻罗安排的,这一切不过是他想要诈死做的局。”

    爆炸的时候,她正在底楼厨房,算得上是离大门很近了,可即便是这样,她也是在司衍的拉拽下奔出的小洋楼才堪堪逃过一劫。

    而那个时候,轻罗还在楼上。

    爆炸的火源也是从楼上蹿出来的。

    若非一早有准备,轻罗根本不可能从那样的爆炸中成功逃生。

    所以

    一切都很明了了不是吗?

    “你那天问我我是怎么看待轻罗的,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好奇对不对?你其实早就有想法了对不对?”轻歌再次转头朝驾驶座上的司衍看去。

    还在找我被三个偏执大佬团宠了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易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