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500章 厄勒渔场的海贼王

第500章 厄勒渔场的海贼王

    再大的船只面对着茫茫大海终成为漂浮的渺小存在,阿芙洛拉号便是如此,以至于远远看到她的渔夫,一开始并不能判断她的确切体型,只是碍于那漂亮又奇怪的三角大帆驻足观望。zhulange

    去年,战争危机横扫整个狭长的卡尔马海峡,这里的所有定居点都遭到了瑞典联军的打击。

    许多定居者丧命,更多的人逃到了内陆。

    大量有关斯韦阿兰联盟入侵者的奇怪消息在这一带疯传,不过入侵者的势头终于在银堡被扼杀住。

    众多的消息中,有关入侵者拥有一艘巨船的信息最引得人们注意,尤其是再度臣服丹麦实力的博里霍尔姆的萨克森人提供了更详尽一些的消息。奇怪的是,有关大船的确切消息似乎仍藏匿在真实的背后。

    阿芙洛拉号,她并没有真正的暴露自己的真身。

    敌人怎么想留里克可顾不得那么多。

    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大船进入了一片特别的地域,那是两座陆地夹住的宽阔水道。东边的陆地并非真的大陆,那是黄瓜一样修长的厄兰岛,西边则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南方主体部分。

    大船进入这片水域,放松心情的人们在留里克的命令声中,纷纷打起十足的精神。

    一名驻守桅杆之顶的水手看到了远方的目标,他抓住一根缆绳,不足十秒就速降到了甲板。赤足的他闯入船艏的船长室。

    “有敌人”留里克猛地从舒适的皮革被窝跳起来。

    “大人!是渔船,就在前方!两艘渔船。”

    “好极了。”留里克点点头,询问一边补觉的比勇尼兄弟:“真是一个幸运的上午,我们刚刚进入这片海域目标就出现了。起来,我们干掉他们。”

    “战斗!”比勇尼攥紧拳头猛然跃起,捎带手把呼呼大睡的弟弟弗洛基直接揪起来。

    船舱里休息的人们纷纷站在甲板上,站在重型武器深厚待命。

    考虑到战斗需要,包括公牛投石器在内的全部远程武器,全被安置与甲板。因阿芙洛拉号的特别构造,船艏甲板与船尾甲板最是武德充沛,重武器都安置在这两个地方。

    逆风的阿芙洛拉号走着折线,她的风帆被升到最顶端,在南风的吹拂下,巨大的三角帆好似一面机翼,她的前进便是“飞机快速爬升”。但是阿芙洛拉号并非这一面风帆呀!船尾的副桅杆也升起风帆,它比主桅风帆小很多,一般情况下就作为辅助的方向舵,而今它也被迫成为前进的动力。

    两面三角帆一大一小,阿芙洛拉号奔着前方的一艘渔船冲了过去。

    留里克眯着眼睛站在船艏楼甲板,他死死抓紧栏杆与缆绳,生怕大船的高速折线运动会将自己甩出去。

    大船进入到战斗状态,她在高速前进逆风前进的每一次调整方向伴随的都是大船的极低角度的转弯。阿芙洛拉号以很大的俯仰角度拐弯,好似在海面上漂移建起的巨大水浪终于让看戏的渔船意识到危险一个庞然大物正向自己扑来。

    渔船索性抛下拖拽的渔网生死关头哪里还管得网里有多少鲱鱼。渔船快速扬帆,但一切都晚了。

    速度一度达到八节的阿芙洛拉号她庞大的体型以如此速度狂奔,说其是一台骇人的压路机都不为过。

    “都抓紧缆绳准备碰撞!不要被甩出去!”留里克奋力嘶吼之际他的手肘直接伸进缆绳套子里,就怕自己被甩飞。x

    碰撞发生了!

    不!这又是一次居高临下的碾压。

    阿芙洛拉号的航速可比同样逆风逃跑的渔船快很多,那青铜球鼻艏直接撞垮渔船的龙骨,接着整条大船骑了上去巨大、扁平又极为坚固的船底将渔船压得粉碎。

    大船带来了死亡,不过对于那些刚刚被捞上的、在藤篮里苟延残喘的鲱鱼,这下又随着渔船残骸回到大海。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胜利,留里克没有发射一支箭矢、一枚弹丸,就用海战最原始、最干脆、最野蛮的冲撞战术再一次轻松取胜。

    而这,仅仅是卡尔马海峡杀戮的开始。

    留里克不关心这一带作业的渔夫的确切身份反正他们不是友军,至于是不是敌人嘛

    他没时间和遇到的渔夫攀谈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无差别的攻击。

    进入海峡的第一个白天,就有四艘被发现的渔船惨遭碾压留里克没有放跑任何一个被发现的猎物。

    次日他们一行顺利抵达了曾让瑞典联军大出血的博里霍尔姆堡垒。

    堡垒就在西方任何人都能看到它。

    比勇尼的心思一时间有些慌乱:“看看这座堡垒,似乎比你们的罗斯堡还要坚固。他们似乎和你们结盟了,所以海面上的渔船,我们”

    “继续进攻。”留里克斩钉截铁道。

    “好吧。我只是建议一下,既然你们曾经结盟,如今再去向他们讨要点东西,他们应该会给的。”

    留里克依旧绷着脸,严肃道:“我不会登陆,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们与死了的奥列金结盟,和我罗斯人有什么关系我们继续袭击。”

    可怜的斯泰因萨克松,这位再度臣服丹麦盟主哈夫根的可怜首领,他的部众、可战之兵已经不多了。部族正在艰难的求生,以至于海上作业的渔夫,用渔妇形容更为贴切。他远远看到了那艘经典样貌的大船,瞧瞧她最显著的特征,是罗斯人!

    罗斯人在干什么

    “袭击!你们居然在袭击我的渔船!傻女人们,快逃到岸上呀!快点跑啊!”

    站在墙头的斯泰因酋长就只是无能为力地看着,他可怜的兵力根本出击无力,再说了,认识过那艘罗斯大船的战斗力,纵使自己有一批精锐战士,贸然出击与送死无异。

    而阿芙洛拉号,根本就是在斯泰因酋长眼皮子底下疯狂出击。

    留里克已经下令了,他的命令不会变,便是目击的渔船,在其逃到岸边之前,一定要被以各种手段击沉。

    他无所谓渔船上的人是何许人也,一整天的冲撞碾压、扭力弹弓射击、投石机砸中,硬是摧毁了十一艘渔船。

    留里克自诩应该准备一个航海日子,可惜自己当前还没有弄出纸张,就是这些战果的确需要记录下来。

    船舱里的修船储备材料之一批松木板,留里克取来一根削成小木牌,再刻出痕迹,描述某天击沉多少船只。故这一天,他在木牌上划刻十一道痕迹。

    进入海峡的第三天,阿芙洛拉号抵达那最狭窄处,两片如同门卫一般的沙洲清晰可见。

    留里克照例站在船艏,向兄弟们发出战斗的口令:“你们一些人去年曾随我来过这里,前面就是卡尔马!也是我们罗斯军队去过得最南方。卡尔马一定又被丹麦人控制了,我们尽量击沉敌船,继续向南航行!”

    战士们热情高涨,尤其是全部的巴尔默克人,坐拥大船居高临下碾压任何对手,这种痛快的胜利令人血脉膨胀。

    卡尔马这座定居点正在被重建,一批新的渔民哪里去管此地一年前还是战场,哪里去考虑什么游荡的幽灵传说,他们就是最现实的家伙,既然故乡的小岛太拥挤了,那就趁机抢到一个新的生活空间。

    新的定居者并非狭义的丹麦人,他们并非来自日德兰半岛及其附属岛屿,而是来自另一座人口稠密的小岛。

    勃艮第霍尔姆岛,或者叫做博恩霍尔姆岛。前者是岛民的自称,后者则是罗斯人听说过的名词。

    虽然罗斯人还没有抵达这么远的南方,但一些梅拉伦商人知晓这个岛屿,并透露了一些消息。

    只是那座小岛的岛民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非常明显的是,那座小岛一旦抵达了人口承载的极限,岛民就必须走出去。

    而今,博恩霍尔姆岛的人口已经膨胀到了一万人规模,岛民不离开怕是不行了。

    时代已经彻底改变。

    六百年前,从奥斯陆的近海峡湾迁徙的“血色部族”,划着简陋的船只登陆博恩霍尔姆岛做起了渔夫,当岛民人口过于繁盛,酋长带着族人进入欧洲大陆。

    凝固的血是暗红色的,用他们的日耳曼方言将之形容为勃艮第。

    一切都是遥远的过去,已经在欧陆建立王国的勃艮第人,他们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过去,想不到自己与北方的丹麦人本是一家。勃艮第王国要在庞**兰克王国的威亚下继续坚持生存,而丹麦人联合被法兰克军队蹂躏的萨克森难民,已经开始了一年又一年的针对法兰克王国的劫掠。

    可这一切,和当前博恩霍尔姆的岛民已经毫无关系。

    旧的勃艮第人迁徙到了欧陆,岛屿被丹麦移民占有。人口膨胀的岛民仅凭自己之力几乎无法再迁徙欧陆,南方的陆地是波美拉尼亚人的领地,他们是斯拉夫人,说着另一种语言,有着另一种生活方式,最为直接的是,那群家伙一直在主动进攻丹麦的石勒苏益格!

    博恩霍尔姆的一些岛民登陆卡尔马,他们迅速在废墟上建立新的定居点,励志在此发展下去,继续捕捞海里似乎取之不尽的鲱鱼。

    可是,他们完全低估了战争的烈度,以及战争持续的时间。

    波罗的海从未平静过,所有出海打渔的人都自备武器。海域公认的定理,任何不认识的船只就是敌人。

    渔夫看到冲来的大船立刻开始回避,然而阿芙洛拉号这是有备而来呀。

    留里克甚至都不管自己要打击的究竟是什么人,管他丹麦人还是博恩霍尔姆岛民,出现的船只就是敌船,是敌船就要打!

    一只老虎入了羊群,阿芙洛拉号再以字面意义的碾压之势,摧枯拉朽地冲撞渔船

    新的一天到了,朝阳的金光照着海面上一片木屑残骸,还有岸上居民惊恐的脸。

    多达二十艘渔船,它们在狭窄的水道被迫密集作业,捕捞拼命觅食的浅层鲱鱼,就被阿芙洛拉号全部击沉。

    昨日傍晚之际阿芙洛拉号便扬长而去,留里克头也不回地奔向更遥远的南方,他仅在木板上持续刻了二十个划痕,算是对敌人最大的敬意。

    到现在留里克记录得击沉船只已达四十条,它们虽然都是些小型渔船,击沉它们不能说是赫赫战功。

    但是且慢!渔船就是本地居民的最重要的生产资料,贫瘠的土地麦子收成一直很一般,偏偏这一带的海域可是鱼获极为丰富的厄勒渔场,人们靠吃鱼度日,损失大量捞鲱鱼的渔船就会发生饥荒。

    留里克拼命攻击渔船被真正的战士觉得并不光荣,比勇尼和弗洛基都这样看待。

    留里克有自己想想法。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他站在船艏趾高气扬,仗剑直指南方:“你们瞧,一夜的航行我们已经离开了海峡。海岸线已经向西方扩展,我们向西就是前往银堡,我们可以施展更大规模的进攻,去直接攻击丹麦商船。但是!我们要继续向南,去攻击名为博恩霍尔姆的岛屿。我要继续击沉渔船,抢了他们的鱼获填饱我们的肚子!”

    大家照例举着拳头吼叫着回应留里克的话语,大家都无所谓了,只想将战斗再进行下去。

    留里克不得不承认,兄弟们在不停的战斗中心态正变得疯狂,杀敌与战斗成了最快乐的事。

    这种人算是某种意义的狂战士,如此疯狂应当利用。

    阿芙洛拉号一路向南,不过全速航行之际,大船偶然遇到一艘慢吞吞的商船,正摸着海岸线北上。0

    一块巨大的肥肉窜到老虎面前,岂有不吃掉的道理

    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是一户大胆的丹麦商人决议前往卡尔马拓展视野,商人当然知道那里的风险,以及战争废墟的晦气,对发大财的渴望已经让商人忽略了所有风险。而今,商人当为自己的冒险付出生命的代价。

    普通的商船体态比长船大很多,缺点就在于航速太慢。

    阿芙洛拉号本质上也是一艘科克型商船,她体态更大,其中的一些独特设计令其脱胎换骨。

    依旧是经典的冲撞战术,商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船被径直冲来的未知船只撞出大洞,接着船只快速进水,连带着一些物资沉入大海。

    上船这么快就沉了这与煮熟的鸭子飞走差别不大。

    比勇尼看着趋于平静的海面实在不爽,他抱怨着:“现在的我们在做海盗的事!可是,我们并非真的海盗。”

    “不!我们是海盗。”留里克大声说道。

    “我们并不是。”

    “怎么”

    比勇尼走近留里克,拍拍其肩膀:“我的小兄弟,我们可曾抢到什么东西我们击沉了一艘商船,就收获了海面上漂浮的木屑。”

    “好吧。好吧我们继续前进吧,下一次温柔一些,至少也得弄点鲜鱼。”留里克无奈嘟囔。

    罗斯人和巴尔默克人都愿意接受生吃鲱鱼,所谓去除内脏和鱼头,抓住鱼尾就往嘴里送,期间撒一点盐,就是一种单纯的美味。

    留里克从不抱怨吃生鱼片,尤其是生吃鲱鱼,那软糯的鱼肉是真的美味,唯独可惜的是北欧的调味料品种太稀少。

    阿芙洛拉号根本是一次冲撞,就毫发无损地解决掉一艘长船。她是海上的战神,立刻奔向更南方的海域。

    留里克已经正式进入到厄勒渔场,海面下是数以百万吨的鲱鱼在浅层海水游荡,他甚至看到了鱼群的身影,以及海豹追逐鱼群的场面。

    不久大量的渔船出现了,站在桅杆之的那个岛屿,莫非是它!”

    又过了一些时间,阿芙洛拉号上的人们都看清了遥远地平线上的黑点,茫茫大海上只有那一个岛屿。

    是博恩霍尔姆岛,那些梅拉伦商人描述的岛屿必定是它了!

    一场属于阿芙洛拉号的全新杀戮,一场厄勒渔场之上人类大战人类的大戏骤然上演。

    一艘有一艘渔船被击沉,留里克根本不会为一些小胜利沾沾自喜,而且他确实得到了一些战利品。

    整个白天的战斗,十五艘渔船被击沉,一些鱼获被缴获,阿芙洛拉号上的人们得以开开心心大口吃鲜美的鲱鱼。

    “现在,我们是海盗了。”说罢,比勇尼一口吞了一条鱼,接着一记饱嗝。

    “对!是海盗,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比勇尼捶捶胸口,建议道:“是该好好准备一下,我们就在他们丹麦人岛屿的附近游荡。叫做博恩霍尔姆岛吗我们会在未来遭到他们的围攻,他们不会放任我们的肆意劫掠。还是要提防一下。”

    留里克点点头:“我对大船很有自信。你说的也对,准备一下总没有错。我要再在这一带战斗,环绕岛屿劫掠至少三天,把他们打怕了就直奔丹麦人得核心而且,只给本地的人们留下海洋恐怖传说。”x

    比勇尼点点头,又笑着轻轻锤了一下自己的留里克兄弟:“你是一个漂亮的男孩,也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人,不过我喜欢。跟着你一起战斗,我也变得非常勇敢,不是么。”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