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 > 第八百零九章:长公主的春天

第八百零九章:长公主的春天

    楚玥璃落后长公主半步,一同走进了将军府。

    将军府中处处透着男子特有的刚猛和冷硬,一眼望去,空旷大气中少了几分家的温暖。

    楚玥璃忽然开口道:“长公主可曾想过,今日为何会发生此事?!”

    长公主扫了楚玥璃一眼,警告道:“谨言慎行。”

    谨言慎行?谨你爹个腿儿!

    楚玥璃挺直腰杆,直接说:“今日祸端,源于它日因。长公主包庇一人,而这个人,却可以用声音乱封疆心智。长公主仔细思量,好自为之。”一转身,竟要走。

    管家忙开口道:“渡茳县主,大将军还在等你。”

    楚玥璃脚步微顿,回头道:“我来的目的,长公主已然可以代劳。”勾唇一笑,转身离开。

    长公主望着楚玥璃的背影,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起来。她不信,绝对不信楚玥璃的话!那个人是上天派来助她的神君,能掐会算可是一把好手,怎么可能在自己背后捅刀子?!长公主转回头,快步前行,似乎是想要摆脱楚玥璃的谎言。

    长公主来到大厅,一眼看见了大将军。

    大将军正在擦拭宝刀,眼神认真至极,就像多年前,他看向她的目光,透着沉沉的欢喜和渴望。

    大将军举目望向长公主。四目相对,被刻意掩盖的感情,瞬间迸发出火焰,却又在无声中被强迫压住势头,不许它燎原。

    管家关上门,退了出去。

    大将军的贴身小厮轻轻放下正在擦拭的长棍,低头退了出去。他的衣袖口,露出红绳的一端,正是初晓送给他的红包。

    大将军的小厮也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为了大将军,他的脸被砍了一刀,容貌尽毁。寻常女子见他都害怕,唯有初晓会给他一个笑脸。久而久之,他对初晓就动了心思。今天初晓寻到他,塞给他一个红包。他也是个细心人,检查过,没发现什么异样,才戴在身上。毕竟,他自己无所谓,若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连累了大将军,他就罪该万死了。

    小厮退出房去,并未走远,而是守在门口,听后调遣。他忍不住将荷包捏在手心里,感受着那份特属于女子的温度。

    大厅里,长公主先一步开口道:“本宫不来寻你,大将军一定不会去见本宫吧。”

    大将军没有搭话。

    长公主走近,伸手摸了一下大将军的宝刀,说:“这把刀,是本宫送你的。你曾扬言,要建功立业。你做到了。”

    大将军的眸子颤了一下。

    长公主垂眸,淡淡一笑:“今日来寻你,不为其它,大将军无需局促不安。”

    大将军望着长公主,仍旧不语,只是眸子如同大海,一层层将其包裹。

    长公主寡居多年,被大将军这么看着,显得有些不自然,心跳也随之越发用力起来。情感太过复杂,以至于她突然变得愤怒,因为求而不得,也因为大将军所变现出的这份冷漠。她说:“上官擎欲对喜哥行不轨之事,本宫劝你严加管教。若再有下次,这人,便留在顾府了!”言罢,一甩袖子,竟是要走。

    大将军突然一把攥紧长公主的手腕,将人一把扯进了怀里。

    长公主惊慌失措,却又很快镇定下来。她说:“你放开!”

    大将军说:“多年前,我听你的话,放开了你,而今,不想再放。”

    长公主的眸子轻颤,一张保养得当的脸上泛起红晕,嘴巴却仍旧犀利不饶人。她说:“你我之间,断没有可能。本宫不可能做你的情人,与你胡作非为。”

    大将军说:“你是寡妇,我是鳏夫。而今,我有实力娶你,定不会让你委屈。”不由分说吻上去,急切而火热。

    长公主想要挣扎,却只是……因为那一点儿可怜至极的面子罢了。实际上,她想他,没日没夜的想,唯有让自己变得强悍,才能绝了这份柔弱至极的心思。

    干柴烈火,一触即着,瞬间燎原。

    大将军善于克制自己,但在古黛的手段和情感所至的相互交织下,膨胀出了一个不够理智的兽。而寡居多年的长公主,需要的,便是这只兽。

    二人亲热过后,只觉得酣畅淋漓。

    长公主披散着一头长发,脸上潮红,如同二八少女,姿态艳丽。她依偎在大将军的怀里,轻轻抚摸他身上的伤疤,低声说:“这么多伤。”

    大将军说:“多少次九死一生,却总想着要回来见你一面才好。”

    长公主闭上眼,有泪水在睫毛之间。她说:“我们享皇权恩宠,却也注定要葬身于此。”

    大将军说:“此战之后,我便有资格迎娶你过门。”

    长公主笑着摇了摇头,睁开眼,说:“皇上不会让你娶我的。若你想要我,可以当驸马,却要交出兵权。”

    大将军抚摸着长公主的长发,说:“我对权势并无太多眷恋,拼杀至今,寻回了擎儿,也拥有了你,足矣。”

    长公主望着大将军的眼睛,见他不像说笑,心中无比欢喜,却又布满愁云。因为她知道,交出兵权,就相当于任人鱼肉。然,手握兵权,却被忌讳功高盖主。

    大将军知长公主担心,安抚地笑了笑,说:“一切有我。”

    长公主笑道:“这话,好像多年前我说过。”

    大将军说:“那时候,我便想,有朝一日,我定要保护你,一如你曾经保护我。”

    长公主开心地笑了起来,当真是人比花娇。

    大将军感慨道:“这么多年,你依旧没变。而我,却两鬓生出华发。”

    长公主抚摸着大将军的鬓角,说:“于我眼中,你依旧是少年模样。”

    大将军攥住长公主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长公主问:“回来后,为何不来看我?”

    大将军回道:“皇上多疑,我又身受重伤,唯恐不能给你周全。”

    长公主又问:“今日为何不忍?”

    大将军回道:“情难自禁。”

    长公主起身,唇角含笑,一边穿衣裙,一边说:“你若要当驸马,本宫准了。”垂眸看向大将军,“只是一点,今日差点儿闹出笑话,上官擎险些辱了喜哥。”微微一顿,“这非玩笑。”

    大将军起身,微微皱眉,道:“擎儿心有所属,为何会辱喜哥?”

    长公主眸光沉沉,冷冷一笑,说:“有一件事,十分奇怪。我原本十分相信一个人,而今却突然怀疑自己,为何会那般相信他。此事,我定给你一个说法。”穿好衣服,走到门口,回眸一笑,“喂,你还有个女儿,名叫喜哥。”

    大将军震惊得无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