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真不是魔神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执法者的原则

第三百八十七章 执法者的原则

    何柔柔现在心中的欢喜,无法用语言描述。

    主人!

    寻找了一个多月的主人,竟就这样出现在眼前。

    他虽然看上去普普通通。

    但何柔柔知道,这就是她的主人。

    她的灵与肉的主宰。

    也是她日日夜夜,心心念念的主人。

    主人的味道……是不会骗人的。

    那冥冥中寄托着的契约,也不会骗人!

    她颤抖着,像久旱的草木,遇到了雨水一般,浑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兴奋中!

    …………………………

    灵平安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

    他眼中满是警惕。

    “姑娘……”他缓缓退了一步:“我们认识吗”

    虽然,他从未遇到过这种一上来就喊‘主人’的女人。

    但是……

    没吃过猪肉,总归见过猪跑的。

    灵平安虽是学渣,却也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更明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落入过资本的陷阱。

    哪怕是峡谷玩了这么久,他也没充过一毛钱。

    这足以说明,他的警惕性。

    现在,忽然跑来一个看上去穿着打扮都不俗的女人,跑到他面前喊‘主人’。

    他的第一反应是: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开放了吗

    第二反应立刻跟上来:其中有诈!风紧!扯呼!

    同时脑子里,冒出来一个个在新闻和电视剧里看过很多次的名词。

    仙人跳……

    诈骗

    陷阱

    ……………………

    何柔柔抬起头,精致妩媚的脸蛋上,露出丝丝慌张。

    主人的话,像一把把利刃,插在她心脏之中。

    也像一声警钟,将她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敲醒。

    那日,噩梦世界中,光翼的羽人,冷冰冰的话语,重新在她耳畔响起来。

    “签下吧!”光翼羽人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这神圣的契约下签下你们卑微而渺小的真名!”

    “获得一个可以将你们那可笑脆弱的简单灵魂,奉献吾主的机会!”

    “无数世界,无穷宇宙!”

    “这是多少神明,渴望而不可得之事!”

    ………………………………

    她垂下头,确实……

    她确实不是伟大主人的奴婢。

    她只是一条在努力争取并且竞争着一个奴婢资格的可怜虫而已!

    她……

    太弱太弱!

    她……

    太过卑微,太过渺小!

    “是呢……”何柔柔心中想着:“我这样卑微渺小的凡物……哪来的资格呢”

    想做奴婢,想侍奉伟大主人

    她还远远未够格!

    充其量,不过是一只侥幸得到了一个资格,被允许竞争这一资格的蝼蚁。

    何其有幸!

    竟有这样的机会!!!

    何其悲哀!

    欲做奴隶而不得!!!!

    但是……

    何柔柔抬起头,仰望着主人的面容。

    那神圣而伟大的圣颜!

    她要将之牢牢记住!

    并在余生,为了再次见到而努力!

    狮城玫瑰,永不认输!

    她发誓,她一定会赢得那个机会的!

    为了主人!

    也为了自己!

    因为,她在冥冥中有所预感。

    只有成为主人的奴婢,才能真正的永恒!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此事,才算真正的事业。

    于是,何柔柔直起身子来。

    只有主人的奴婢,才有向他行礼膜拜的资格。

    蝼蚁……不配!

    “是呢……”她半是自嘲,半是讨好的说道:“这位公子,我们确实不认识……”

    没有资格的蝼蚁,怎么配喊‘主人’。

    她想起了那光翼羽人的话。

    “卑微而渺小的无知人类,岂能侍奉吾主!”

    “便是有机会获得侍奉并保卫吾主的资格,这亦是对吾等的羞辱与践踏!”

    这等伟大荣誉,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得到的。

    而得到的人? 会誓死捍卫并保卫自己的这一无上荣誉。

    任何践踏这一荣誉的蝼蚁? 都会被那些存在视作亵渎。

    亵渎吾主

    光翼羽人的长戟,在那一天已经做出了表率。

    轻轻一戟? 挑碎了至少是少校的郑佳佳的身体,撕碎了她的魂魄? 将她打入永恒的破灭!

    而矢志于成为其中一员的何柔柔,自然也会誓死保卫这个荣誉。

    她轻笑着,声带都有些颤抖起来。

    “那么……”她看向那个已经被自己制住了的蝼蚁:“公子,此獠可否交给妾身处置”

    她在努力!

    努力争取? 努力获得认可,努力的让‘主人’看到她。

    这是她这样的蝼蚁,为数不多的宝贵机会。

    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过了这个村,或许就永远没有这个店了。

    但更多的……

    何柔柔心里的想法? 却是想要多听几句主人的圣言……

    牢牢记住它们。

    作为自己的慰籍? 也作为在自己懒怠时的鞭策。

    …………………………

    灵平安感觉有点头皮发麻。

    “果然江湖险恶!”他想着。

    这个女人? 瞬间变脸,简直堪称艺术家!

    刚刚还是主人,现在就是公子、妾身了

    好险!好险!

    果然,我是机智的!

    想着这些,灵平安就赶紧抱着自己的宠物,快步向前走去,正好他打的网约车已经到了。

    他跑过去,拉开车门,径直坐了上去。

    司机师傅回头笑意盈盈的问道:“尾号XXXX的客人”

    灵平安点点头,司机师傅发动汽车,驶离危险。

    灵平安坐在后座,回头悄咪咪的看了一眼。

    然后拍了拍胸脯,对自己怀里的小猫说道:“小乖乖,哥哥机智吧”

    喵呜!

    小家伙轻轻叫着,无比赞同自己的主人。

    灵平安呵呵的笑了起来:“果然啊,新丰大大说的没错!”

    “男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

    目送着主人,坐上汽车。

    何柔柔回过头,一脸寒霜的看向那个已经被她制住的纨绔。

    她的脸上,杀意沸腾!

    主辱臣死!

    这是最简单的逻辑!

    所以,虽然主人根本没有回答她,更没有给任何指示。

    但,以主人奴婢自居的她,早已经暗下杀机。

    而且,她还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主人面前,岂能有污秽

    古代的皇帝,御座之前,都不会见血。

    因为那不吉利。

    而主人这般伟大的存在,自然是远远高于那古代的凡人帝王。

    “你……”

    何柔柔看着他:“有遗言吗”

    对方张了张嘴,浑身颤栗,裤裆里面臭气熏天。

    显然,他已经被恐惧摧毁了。

    何柔柔却是视若无睹。

    “算了……”

    “蝼蚁一样的畜生……需要遗言吗”

    “等宰了你……我再去宰了你全家!”

    何柔柔在三佛齐时,就已经不知道沾了多少血。

    在狮城内外,她真正的名号是:修罗女王!

    从血池里爬出来的妖艳女子。

    自地狱归来的无情美女!

    斩草除根,是她经常做的事情。

    对方瑟瑟发抖,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想要求饶,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何柔柔轻轻抬起手来。

    “嗯”她皱起眉头。

    叮!

    一声琴音传来。

    她的术法被打断了。

    她循声看去,就看到了那位飘在空中的将军,手持着一把小小的五弦琴。

    “够了!”儒雅随和的将军,落到地上,随手解开了被束缚和控制的纨绔子弟的限制。

    “何小姐,他受到的惩处,已经够多了!”

    “到此为止吧!”宋时恢面无表情的说道,但他心中实则忌惮无比。

    虽不知道,这个狮城来的女人,与那位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但他知道,在智库推演中‘擅自干预’那位的事情,极有可能会被祂认为是‘目无尊长’。

    一旦如此,大恐怖和大禁忌,恐怕就要出现在他身上,甚至在这片土地上!

    可是……

    宋时恢不得不来!

    因这关乎本心!更关乎道心!

    他是黑衣卫的将军,联邦帝国超凡事务评议会委员。

    他记得,他在入职的第一天,对着帝国宪法和历代黑衣卫的先烈宣誓时的誓言。

    “我是人民的守护者!”

    “我是国家的坚盾!”

    “我发誓,我将捍卫法律!”

    “我发誓,我将保护弱小!”

    “我发誓,我将坚守道义!”

    “今日如此,明日如此,日日如此!”

    “若有朝一日,我不能遵守此誓……”

    “我将脱下黑衣……我将归还荣耀……”

    他更记得,黑衣卫总部前,高宗勒石的石碑上的文字。

    倘若力量的使用不加以限制,那么必将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这些都是他早已经发誓要用生命来捍卫的东西。

    所以,哪怕明知道,可能有危险。

    纵然明知道,可能有禁忌,甚至是不详发生在他身上。

    但他不得不来。

    不来,他就违背了自己的誓言,背叛了自己的本心,此生都将痛苦终生!

    不来,他就对不起那些曾经崇拜的先烈。

    那些在极端苦难中依然坚持的英雄!

    那些为了人民和国家,付出了生命的烈士!

    那些用生命保护了他和他的家庭,以及整个国家的英灵!

    更对不住的自己祖先。

    余生,他都将因今日懦弱而懊悔。

    并活在悔恨与折磨之中!

    念头不能通达,本心不能伸张。

    活着,不过是个活死人而已!

    所以他来了。

    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比死亡更恐怖的东西。

    好在……

    那位,果然通情达理……

    或者说,祂认可了自己!

    所以,预想中的恐怖禁忌并未发生,不详的诅咒,也并未降临。

    这让宋时恢松了一口气。

    但后背已经湿透!

    “将军……”何柔柔看着宋时恢,她自然认得这位将军。

    就在今日的祭奠仪式上,他就站在最前面。

    直到此刻,她才终于知道了这位将军的来历!

    联邦帝国南周黑衣卫总司,六指琴魔宋时恢!

    联邦帝国的顶级强者之一!

    只是……

    她没有退让!

    因为,她不能退让。

    “请您不要多管闲事!”虽然只是一个校级,在这位面前,蝼蚁一样的存在,但何柔柔不敢退让。

    因为,主辱臣死!

    她知道,倘若自己因为一个强壮一点的蝼蚁就退让了。

    那么,她永远不会被认可。

    即使主人不计较,她也没脸去争夺主人的奴婢的荣誉了。

    “何小姐!”宋时恢在确定了那位的态度后,就轻松起来,他笑着道:“这里是联邦帝国!您也是帝国公民!”

    “请遵守法律!”

    他看着那个瑟瑟发抖的纨绔子:“此人虽然得罪了那位……但他罪不至死!”

    “而且也已经得到教训了!”

    “但他必须死!”何柔柔说。

    “不!”宋时恢终究还是忌惮着何柔柔与那位的关系。

    他无法确定那位的态度。

    他刚刚就在旁边,见证了一切。

    从头到尾,他都看得明明白白。

    他猜测,这个狮城玫瑰或许可能也去过那个书店,甚至从那位那里‘买’到了什么知识

    所以……

    宋时恢还是没有直接出手,给了这个狮城来的何家小姐一点面子。

    “他没有触犯法律……”

    “作为黑衣卫将军,我必须保护他的安全,这是我的职责!”

    “何小姐!”宋时恢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请不要让我难做!”

    何柔柔怒目圆睁。

    她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这位将军的对手。

    再加上一万个她也不行。

    黑衣卫的将军,每一个都是人型战争机器。

    一个人就可以犁翻一个中等强国!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数量是没有意义的。

    除了将军和神明,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

    但她依旧倔强!

    因为比起羞辱、死亡。

    她更害怕被抛弃!

    她的灵与肉,早已经是主人的了。

    为了主人,她可以奉献所有!

    但……

    她耳畔,一个声音窸窸窣窣的响起来。

    那是主人的奴仆在传声。

    何柔柔的脸色,转圜了一点。

    她回过身去,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纨绔。

    然后扬长而去。

    直到坐到自己的车上,何柔柔汗如雨下。

    直面一位将军,哪怕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她,在那口气松下来后,恐惧便袭上心头。

    “我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她问着自己。

    但随即,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蛋和身体。

    “主人……”

    “主人……”她喘息着。

    她回忆着,自己拼尽一切记忆下来的主人的模样和声音。

    但是……

    她抬起头。

    记忆模糊了。

    主人的样子,模糊起来。

    主人的声音也模糊起来!

    她懊恼的低下头:“果然……我太卑微了……主人连他的模样也不肯让我记得!”

    然而……

    很快,她有兴奋起来。

    她轻轻的鞠起身前的一团空气。

    那是主人的味道……

    近距离的接触过后留下来的。

    “主人……”何柔柔兴奋无比:“这是您对我……您卑微而渺小的婢女的一点鼓励吗”

    她小心翼翼的捧着。

    像珍宝一样,像生命一样。

    她感受着这一点味道,这无上的恩赐与荣誉。

    她的身体像水一般,软了下来。

    “主人……”豪车中,娇艳万分的动人身躯,慢慢扭动着。

    ……………………………………

    宋时恢轻轻抬手,将一道灵能打入地上那个丑态百出的纨绔体内,让他的精神稳定下来,免得崩溃、疯掉。

    对方很快恢复了清醒,然后尖叫起来。

    “闭嘴!”宋时恢冷冰冰的呵斥着。

    对方立刻闭嘴。

    “你……”宋时恢俯视着他:“下次长点记性!”

    他不知道,这个纨绔究竟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能够在得罪那位后还活着……

    他祖上积的福,恐怕在他身上消耗殆尽,还倒欠无数。

    而得罪那位,这本身就是天大的不幸!

    好在……

    祂终究是傲娇的。

    傲娇的人,同时也是骄傲的。

    所以,这样的蝼蚁和小丑,祂才没有放在心上!

    不然的话……

    宋时恢明白,哪怕他在这里,这个家伙也早已经变成了碎块。

    甚至,和那条蛇妖一样,被疯狂扭曲的力量,畸变至死。

    乃至于被可怕的诅咒缠身,子子孙孙,无穷无尽的折磨。

    想着这些,宋时恢摇摇头。

    其实,这样的纨绔子也是他厌恶的。

    但……

    黑衣卫是执法者。

    执法者可以有喜恶,但不能带到工作中。

    因为,倘若执法者依靠喜恶行事。

    那么法律,也就失去了公正。

    不公正的法律,条款再严密,逻辑再完美,也注定是恶法、暴法。

    所以,宋时恢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很快就有着工作人员来到这里,将那个小丑抬走。

    他将被送去黑衣卫的矫正中心,接受心理和行为矫正。

    免得他被妖邪侵袭。

    也免得他一生被毁。

    “但愿他可以吸取这次教训……”

    “以后,长点心眼……做个……好人!”

    宋时恢喃喃自语着,当然他知道,这只是他的美好期望。

    事实上,黑衣卫的案例里,有很多类似被送去矫正得纨绔子,出院后非但没有吸取教训,重蹈覆辙者比比皆是。

    根据统计,矫正中心出去后的人,再犯的概率,多达百分之七十!

    这就是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好在,终究还是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洗心革面。

    心中想着这些,宋时恢的身影,消失在这个停车场。

    同时,陵园的警戒线解除。

    陵园内的人,可以出来了。

    但他们出来时,很多人都是满脸疑惑,根本不知道,刚刚就在这个陵园门口,曾经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