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77章:狠人—布鲁尔

第577章:狠人—布鲁尔

    布鲁尔坐上劳斯莱斯后,还是震惊的!

    这个跟着自己一起坐牢的尼古拉斯是个超级富豪?当然,他对于超级这个词没有多少概括,但能坐的起豪车,又有那么多小弟,肯定不是普通人,布鲁尔也是聪明人,自己能够那么快被放出来,显然是尼古拉斯的功劳。

    他在车上是坐立不安,长那么大,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车。

    最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到前面或者旁边的人都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他,虽然都是暗搓搓的,可布鲁尔还是感觉到了。

    “你想去吃点什么?”

    唐刀突然转过头来问他,布鲁尔顿时就手足无措,“随便,我吃什么都可以。”

    “那行,找一家安静点的饭店。”

    坐在副驾驶的小天使应了声,“好的,老板,雷诺集团的凯勒先生邀请您共进晚餐,还有厄斯金先生和佐拉先生,他们希望跟您见一面。”

    “推掉吧,另外再约,今天我只想好好休息。”唐刀疲惫的揉了下太阳穴,牢房就算装饰的再好,可毕竟住着还是不舒服,睡习惯了几百平方米的豪宅,再来这几十平米的牢房,充满了拘束感。

    车队缓缓行驶进巴黎区,找了家名为:“liieuxprdis”的意大利餐厅。

    这是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厅,人均消费在200法郎左右。

    最重要是安静,因为这个时间点刚好不是饭点,只有零星的小资白领进来点杯咖啡,坐着看书,当车队停在门口的时,很瞬间就吸引了里面所有人的目光。

    你见过,璀璨吗?!

    从里面女士眼神中就能看到。

    “欢迎光临,先生们。”机灵的服务员忙帮忙推开门,喊了声。

    唐刀笑着颔首,左右看了下,朝着角落走过去,坐下来后,伸手示意布鲁尔和小天使等人也坐下,其他保镖则围绕成一圈,坐在其他桌边。

    “给我来一份意大利面、再来一份披萨,你们呢。”

    布鲁尔显得很拘束,他的穿着就显得格格不入,双手在膝盖上使劲来回搓了几下,“我也一样。”

    “两份。”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弯着腰说,布鲁尔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显得有点紧张。

    “你第一次来吗?”唐刀笑着问。

    布鲁尔点头,“第一次,以前没钱来这地方。”

    “我很好奇,你因为什么被判68年的,杀人?”

    布鲁尔面目纠结,“我偷了通信光缆,1吨,就在爱丽舍宫门口。”

    呃

    噗

    马克李刚准备端起杯子喝口饮料,闻言,差点喷出来,弯着腰使劲咳嗽,“抱歉,抱歉。”

    小天使也是眼神怪异的看着他,不得不夸一句好汉,在爱丽舍宫门口偷光缆。

    这种坐牢的方式也很牛。

    “其实,我还杀了两个人。”布鲁尔说,“那两个是兄弟,从波尔多,他们和我一起偷光缆,只是偷来的钱他们只愿意分给我一小部分,我跟他们吵起来了,然后,失手杀了他们。”

    这才对嘛,偷光缆也不至于关在巴士古监狱。

    那地方没几条人命,你都不好意思进去,觉得丢脸。

    “以后跟着我吧。”唐刀说,他不在意对方是为什么杀人,这世界杀人的理由总共就那么几种,利益、情感,所谓的激愤杀人,不过是没人满足他的需求而已,布鲁尔没有什么才能,学历差、身手差,这种人在唐刀的利益小团体中毫无作用。

    可奈何就看顺眼了。

    也许,正是当初打架对方顺手帮忙吧,也就这么有缘,布鲁尔给了自己个未来。

    布鲁尔半张着嘴,想说话,但不知道如何说,最后点点头。

    “你先跟着马克李,他会教你,还有,如果有时间,去读书,我喜欢有文化的人,我不希望我的伙计都是文盲,文化才能给你带来能力,能力才能让人觉得你有用,要不然,恐怕我们现在还在监狱里,而不是坐在米其林一星的餐厅里吃饭。”

    “我会努力的。”布鲁尔沉声说。

    唐刀点点头,跟着马克李说,“工资先按照普通雇员的薪水给,你看好点,不用对他客气,我不希望,留下的是蠢货。”

    马克李点头,笑着对布鲁尔说,“欢迎你。”

    “谢谢。”

    不得不说唐刀的眼光还是不错,马克李原本只是个唐人街洗车小弟,就算他之前是大佬,但后来也算没落了,被唐刀挖来,担任反腐部门的总管,也算颇有成效,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有上进心,在波士顿大学深造,学习企业管理,也许要不了,唐刀对他的期盼还是很高的。

    上有所喜,下有所效。

    老板喜欢有文化的,下面的人就努力深造,就是唐刀身边的保镖团体,包括小天使在内,平均学历都是本科学历,还有的是研究生。

    有文化,才有未来。

    这餐厅上菜还是挺快,唐刀吸溜着意大利面,味道比较厚醇,“我出来的事情,米斯特他们知道了吗?”

    “我已经说了。”小天使回答。

    “恩,把我们的法律顾问团拉过来,我要起诉法国。”唐刀说,这话刚落下,对面的小天使等人手就一停,互相看了眼,最后还是马克李问,“老板,我们不是跟他们都和谈了吗?还要控诉他们?”

    “跟他们和谈的是华尔街,而不是我!你以为,如果我不出来,华尔街那帮大鳄们还有什么耐心?厄斯金跟佐拉什么人?政客!他们比任何人都知道趋吉避凶,就算是收购雷诺公司股份那也只是他们退一步,可不代表,我不能起诉法国,他们是他们,法国是法国,这是两回事。”

    唐刀本就不是心眼很大的人,你把我这关上那么久,就这么简单完事了?

    而且

    当事人在监狱里没有享受到安全,经常有爆炸、袭击等等,这些都是他们错,他们应该赔偿当事人,也就是唐某人的精神损失费。

    这个案例其实是有的,不过是比利时,当时赔给当事人20万比利时法郎。

    唐刀能拿到多少,就看律师团的本事了,这帮“废物”养的够久了,该出来了。

    至于会不会得罪高卢雄鸡?

    现在是合作!

    他们难道还能自己打自己脸不成?

    “我在监狱这段时间,非洲安稳吗?”唐刀又问。

    “出了点小事,很多人不太满意公司的市场分配,让我们重新选择。”

    “胆子到是大,也就欺负欺负我,他们也没本事去问几个流氓要市场份额。”唐刀笑哼了声,“让他们滚蛋,我唐某人在,给口汤就行,再叽叽歪歪,丢到沙漠去!挑几个跳的欢的,弄死!”

    “明白。”

    “我出来了,局势就要更加变一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