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25章:颂帕善

    唐刀一行人是在湄南河畔的半岛酒店定了最顶层的房间,整整一层!

    这是曼谷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背后老板也比较通天,最主要他能吸引上流客户的主要因素就是足够豪华,提供24小时精致餐饮服务、贵宾专属的泰式接泊船,还有一座三层华丽的热带丛林游泳池。

    在泳池边能看到有穿着比基尼的女士正在拍照,整个环境显得优雅中带着点安静。

    当然,最主要是有钱!

    钱能带来什么?除了带来快乐、女人、生活品质外还能带来什么?

    唐刀站在阳台上,穿着睡衣,手里夹着根香烟,眯着眼,啜几口,眼神看着下面的比基尼女士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板,宵夜来了。”

    这时候能推门进来也只有小天使了,端着盆沙拉,看起来很健康,他走过来,看到唐刀正在往下看,正好就瞧见一名身材很棒的金发女郎跳进水里,以为自己想到什么,笑着说,“需要我找个人联系一下吗?”

    他还弄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老板,这里是泰国,欧洲那帮人不会知道的。”

    “你在说什么?”唐刀蹙着眉,指着那游泳池旁边稍偏的地方,有两个男人正在互相啃,他很严肃的说,“我只是好奇,他们有下水道不走,一定要走旱道,这样的人生,也许比较精彩吧。”

    小天使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开始逐渐迪化。

    老板为什么这么说?

    老板不会有这个倾向了吧?

    老板好像对女人从来不感兴趣!

    老板

    虽然欧美对于这种同性相吸的做法很常见,甚至会因为歧视而入狱,但这不代表可以被大部分人接受呀,小天使这张脸都快挤成扑克牌里的花色了,不知道对方如何说,迟疑了下,还是犹豫道,“老板,那我去把他们两个喊上来?”

    唐刀都听懵了,反应过来,气的就拿烟头砸向对方,在这阳台上也不能呆了,等会又看到什么,谁知道小天使会怎么想什么,反身往屋内走,边问,“那掮客怎么说?”

    买家还没到,唐刀就让他又给中间商打了通电话。

    “他说对方因为有点事情需要两天后。”小天使也觉得这过分了,救世主公司可不是什么小垃圾没牌面的,是一种极其不尊重的行为。

    唐刀倒是很正常,他大致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了。

    也许,这时候正在雨林中被某些人追杀呢,干他这种活的就跑得快,什么时候被人给追上了,就围剿了,也许还要上世界各个国家的重要新时间段新闻点。

    “不着急,他只要活着就行,我可不想我的客户被人给打死。”唐刀摆摆手,往床上一躺,也不着急,这泰国是他两辈子第一次来,以前没钱,现在没时间,好不容易出差,当然要体验一下异域风情了。

    东南亚的风光也许就属这里最为美丽了。

    “老板,我们入境的时候,发现了有人跟踪。”小天使面色一紧,“而且在酒店里,我们也发现了泰国情报部门的人。”

    “他们喜欢跟在后面吃屁,就让他们跟好了,难道我们还能打断他们的腿不成?”唐刀从沙拉中用叉子叉出个苹果,塞进嘴里嚼了几下,含糊不清,“我有的是时间。”

    买家安全才是唐刀身为卖家最大的希望。

    “老板,我们在这地方没多少人”小天使又想说什么,刚说半句话,就被唐刀给打断了,“我们又不是来抢地盘的,弄的那么紧张干什么?我们是商人也是游客,这个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多糟糕。”

    小天使心里努了努,老板这话说出来,自己为什么心里那么害怕呢?

    唐刀随意吃了几口沙拉后,就放在床头柜边,拿起放好的一本米盖尔德塞万提斯写的堂吉诃德,他要在书中寻找沉淀,这本可是名著。

    见老板看书了,小天使也知道对方这是让自己可以走了,看了眼他,走出了门外,他的房间在隔壁,回到房间,刚脱下鞋,就像是想到什么,拉开窗帘,居高临下的望下去,就看到在楼下的花坛边站这个中等身材的男人,抽着烟。

    这人如果小天使没计算错的话,他已经站在这里超过可10分钟。

    如果是普通人绝对没有这个耐心在原地呆那么久,当然,如果死了,那就另说,在原地呆上超过五分钟,就会产生焦虑感,或多或少根据用其他东西来压制内心的焦躁。

    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小天使也没有做过多的动作,老板说的对,他们只是来度假的商人。

    划拉

    用力将窗帘拉上,将床底的手提箱拿出来,里面放着行李,以及一把手枪,放在枕头下面,这样他才睡的安稳,闭上眼,进入梦乡。

    颂帕善刀削的脸庞上带着点紧张,一点睡意都没有。

    身为情报部门的负责人,他的压力是无法形容的,在世界层面,因为资金、能力和素质等原因,情报部门一直被人远远丢在第三梯队,就连第二梯队都进不去,这常常被人诟病,他们的能力太差了,当然这是跟整体来说。

    而且,因为泰国位于东南亚地理位置较好的中南半岛,这附近很多所谓的亡命之徒都进来了,但他们大多数拥有反侦察意识,对于穷凶极恶的人要派人手盯着,期望他们赶紧离开,这就造成了人员上的不足。

    在泰国当兵都是一种折磨,更不用说来当特工了。

    颂帕善都准备提议,不限制非完全女性参加工作的可能性,人手太少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列为危险分子的尼古拉斯唐光明正大的入境,这让原本都快要把头发薅光的颂帕善,感觉了满满的恶意。

    这个危险分子等级,当然不是外部评论的,而是部门内完善的机制根据某些人的身份打的评分,唐刀是最高级的红色,这代表此人很危险或者会产生危险。

    非洲最大的私人军火贩子的老板来泰国,你说是来旅游也说的过去,可根据海关的显示,跟他同来的有超过十几人,明显是保镖。

    颂帕善总觉得这来是有事,派了一支精锐小队过去盯梢,恐怕他也想不到,其实这些人早就被标上了数字,一个个反而被别人给盯上了。

    这一直想着难免担惊受怕,颂帕善心脏都快到嗓子眼了,他这手上拿着笔,不知晓在纸上画着什么,突然,一拍桌子,按着电话其中一按键,“给我联系尼古拉斯,我要去见他一面。”

    还不如自己上门说清楚!

    这是颂帕善想的最稳妥的办法。

    情报部门的一把手害怕一名私人贩子。

    说出去有点丢脸。

    武装都能把唐刀的摊子给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