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488章:贵族

    马耳他瓦莱塔

    作为从公元前170就被腓尼基人挟着强大的文明蹂躏后,沧桑的历史就此展开,而在后面还有迦太基人、罗马人等等都在这个地方撒过尿,宣布过自己的地盘,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算是兵家必争之地吧,当然,现代后,这种带着暴力的称呼自然不能用。

    于是就安上了,“地中海的心脏”、“欧洲的农村”这些比较看起来low爆炸的称呼。

    而很多古老的贵族早就被压到了这种偏远的地方,欧洲那种丰饶的土地,有更适合他的主人,当然现在不叫贵族,而叫资本家!

    杰拉德家族就在其中,他们被“流放”在这已经超过三百多年了。

    弗朗西斯满怀心事走进庄园,他长松口气,脸上的疼痛,让他无奈的苦笑一番,他这年纪明白个道理,如果没能力去报复,就闭上嘴装孙子,社会的毒打充满了戏剧性,但绝对不会发生在弱者身上,他现在只希望,家族内能有正确的选择吧。

    走在庄园的鹅卵石路上,有修缮绿植的佣人朝他问好,也有熟悉的后辈恭敬的叫着。

    他都是笑着点头应了声,朝着庄园内的客厅走去,在这庄园内,只住了直系大约十几人,但佣人有超过六十名,贵族的排场在弗朗西斯看来就是令人作呕的虚伪。

    在庄园大厅内,已经坐满了人,他们听到脚步声,同时抬起头来,看到弗朗西斯时,他能很明显感觉到这些人有不同的表情,复杂、还有警惕。

    这让弗朗西斯心里无奈苦笑,也对,跟这里坐着的人相比,自己就是个旁系子弟,但对于贵族来说,颠倒的事情也时常发生,所以是这些人这么看自己的眼神,就是害怕自己会有一天入主这里吧?在弗朗西斯看来,这却异常的可笑,家族去年一年的收入不过到两千万美金…

    在欧洲这还不如几个超市老板。

    有时候,真让人心累,不过,倒是杰拉德家族现任的族长鲍里斯.杰斐逊杰拉德对他还算不错,为人很温和而且也算是比较识人,但同时他的缺点也很明显,太溺爱家人了。

    每年光有700多万美金让家里人挥霍!

    这可是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了,让家人购买豪车、游艇等等,这让其他旁系早就有了埋怨声。

    在这样下去,杰拉德家族也会像是其他贵族一样,消失的。

    “弗朗西斯,你回来了?怎么样,那个亚裔同意了吗?”鲍里斯从沙发上站起来,满怀期望的问,弗朗西斯摇摇头,“让您失望了。”

    鲍里斯这顿时就有一股气好像卡在胸口,脚下没站稳,稍微有点大踉跄,吓得其他人忙站起来将他搀扶着坐下,他本来就心脏有点毛病,这要是气过去,弗朗西斯就真的要被拉去点天灯了。

    缓了半响,鲍里斯才好很多,很着急的问,“那他要求什么?”

    他身边的直系们也很着急,这可关系到他们手上的用度。

    杰拉德家族混到已经靠十字之茅这样的杀手组织来供养了,一代不如一代,欧洲的贵族是出了名的“乱!”什么都乱,也许以后只能在书本或者那空头的爵位上感受到家族曾经的辉煌了。

    弗朗西斯稍一失神,但很快就回过神了,把唐刀的要求说了一遍。

    “父亲!这是一种挑衅,是对杰拉德家族的挑衅。”鲍里斯没说话,旁边的长子就跳起来了,这个三十多岁的继承人却看不到一丝的稳重,在西欧谁不知道杰拉德家族的长子是出了名的“废物!”。

    在跟另一个贵族家庭女儿订婚时,他还勾搭其中的宾客,两人在厕所发生了关系,而刚好这一切都被宾客的男朋友给用照相机拍下来了,一下子,火了,这桩婚事自然吹了,然后,鲍里斯只是生气,但却没有任何措施,如果这还不算,还有,他曾经喝醉酒,袭击一名街头的孕妇,无缘无故,造成对方流产,但用钱搞定了。

    光是弗朗西斯就给对方擦了好几次屁股。

    同样也明白对方是什么货色了,他发言,自己就不说话。

    “而且,我们可以让十字之茅的人去杀了他,他死了,这一切自然就解决了。”旁边的二儿子看大哥发炎了,自己也不甘示弱,表情凶狠,努力做出一副狰狞的样子,可这表情,在弗朗西斯看来,就像是个带着面具的孩子,努力在吓唬人,却不知道他所要吓唬的人,原来才最恐怖。

    鲍里斯也不想在这时候说话了,挥手示意两个儿子坐下,揉了下发胀的太阳穴,看着弗朗西斯说,“你认为呢?”

    长子和二儿子齐刷刷的看过来,弗朗西斯头皮发胀,迟疑了下,还是决定提出自己的意见,“我觉得应该同意他的要求。”

    “白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弗朗西斯!”长子跳起来就开骂。

    让一个三十多岁,比自己辈分还小的人劈头骂着,弗朗西斯这心里的耻辱比唐刀给他的一巴掌还要深刻,而那鲍里斯是等对方骂完后,才轻轻说了句,“够了,坐下!”

    这样的偏袒,让弗朗西斯对这个家族充满了绝望,他不想在这里呆久,就说,“鲍里斯伯爵,我想先去休息。”

    鲍里斯喜欢别人这么称呼自己,总能给人带来舒坦。

    “去吧。”鲍里斯摆摆手,弗朗西斯微微躬身,朝着长子等人也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开,走出客厅,才感觉这压抑的气氛稍微缓和许多,走在小路上,他在思考时,一波土刚好掉在脚边,甩在了他的皮鞋上。

    “抱歉,非常抱歉,弗朗西斯先生。”正工作的佣人忙跑过来说。

    弗朗西斯摆摆手,“没事。”他看了下远处被挖开的大坑,问,“你们在干什么?”

    佣人见他不生气也是松了口气,听到他的询问,就忙解释,“庄园的绿树根死了,已经枯萎了,再这样下去就很危险,所以,要把这个老根给挖掉,然后换上新的。”

    “根坏了,就一定死吗?”

    “当然,迟早要死的。”佣人点点头说。

    弗朗西斯表示自己明白了,微微一笑,掸了下鞋子上的泥土,慢悠悠的朝着庄园外走去,等到了门口,站住脚,转身看了下杰拉德家族的庄园,像是自言自语,“已经烂到骨子里了,可树可以死,这个坑不能空着。”

    鲍里斯不适合当家长。

    弗朗西斯走上外面停着的车,他要去找一些合作伙伴,当然,如果是强有力的外部势力也许更好,他不允许杰拉德家族,就这么沉沦下去。

    找谁呢?

    那个男人如何?

    虽然他才打了自己一巴掌,但要是能执掌杰拉德家族,一巴掌又算什么?

    尊严从来都不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