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468章:唐刀令人作呕的道德

第468章:唐刀令人作呕的道德

    “上帝之门”一上来就给了蒙博托一份大礼。

    在位于重镇奥约的三十公里一处小镇中,捣毁了一处炮兵阵地,打死打伤七十余人,还有一部分人溃败,缴获物资除了两门75mm1914年型高射炮外,其他武器都拿不出手,当时负责这场行动指挥的雇员满脸诧异。

    装备如此“精良”,一促即溃的部队隶属于哪里,直到有人找到旗子,才知道是哪个国家,乌干达!

    这下大家都觉得是理所当然了,对方能拿出两门老古董来,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乌干达内部还在发生战争,其他的重要物资当然使用在内部问题上,这个炮兵营地更不如说是战场观光团。

    可这消息传到蒙博托耳朵里时,这家伙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大笑好几声,就连办公室外面的工作人员也能感觉到总统先生的欣喜,办公大楼中压抑的气氛稍微缓和了许多,当消息传到他们耳朵中来时,也们也是忍不住欢呼出声。

    这更像是在感谢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蒙博托的铁血政策可见一斑。

    而唐刀接到消息时,跟比尔.克莱门斯专门通了电话,要求想办法控制住奥约地区的能源矿,当然,如果有主的就尽量不要动他。

    蒙博托这人很自负,而且以前都抱着鹰酱的大腿,这扎伊尔的资源不允许其他国家开发,他是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将所有收益都归于自己的名下,然后通过其他渠道流向海外,根据知情人士的内部消息,他一共分了十几个户口,存在瑞士银行,狡兔三窟的道理他也明白。

    唐刀就想要这时候将这批能源矿给夺下来,在美国的TheSavior—A团员发动自身的力量,控制住鹰酱对扎伊尔的援助,而且鹰酱老大的选举就近在眼前了,这也是为什么老布什现在不想多管闲事的原因之一。

    当然,这是一场博弈,为了让更多的资本加入其中,唐刀肯定要放弃大部分利益,他答应将扎伊尔的大部分利益让给这帮吸血鬼们,要不然,靠什么给驱使他们,爱与和平嘛?

    比尔.克莱门斯也是个机灵的人,他从唐刀的话里面听出了些深意,“你要动蒙博托?”

    “他终究不属于扎伊尔。”

    “可…”比尔面目一紧,语气急促,“他还没给尾款呢。”

    唐刀这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手指敲着桌子,“那就问他要,这种情况下他不敢不给钱,他需要我们为他打仗,而且,以后只能一次性给清货款,要不然就收利息。”

    比尔想了下,还是真的这个道理。

    扎伊尔不透明的计算大约有上万的雇佣兵涌进来,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跟上,这局势开始已经变得越发模糊了,西方世界对扎伊尔带着批判的语气,而旁边的国家想要落井下石也得有资本呀,雇佣兵的武器装备都很好,毕竟是自己卖命的家伙,要是不好,早就被人干掉了。

    一时间,前线风声鹤唳,前进不得,就连哈桑的精锐第3团指挥部也被两支佣兵团大约两百多余人堵在了距离金沙萨四百多公里外的奈廷格尔镇里,要不是没有火炮,这个第3团早就被平了!但蒙博托的召集其他部队对这只沙漠老虎进行围剿,重型火炮也拉上了。

    这可把哈桑给骇到了,这可是自己的嫡系部队,怎么能让别人给吃了呢,赶紧就招呼第一混合师的部队救援,整个以奈廷格尔镇为中心,开始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会战。

    有点云龙君攻打太平县城,是个转折点!

    蒙博托心也狠,也知道到了真刀真枪的地步了,将精锐的上帝之门也调到奈廷格尔镇,当然,比尔趁着这机会将尾款收到了,而且还补了每天每人一万美金。

    雇佣兵的贪婪和无耻显露的淋漓尽致。

    蒙博托虽然骂娘,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只要干掉哈桑的军队,其他的旅游团就不用担心了。

    ……

    狄亚格.哈桑穿着整齐的军装,这跟其他军队军官不同,他身为第3团团长时,第一个要求就是士兵一定要着装规范,他在纳赛尔高等军事学院的导师告诉过他,军人不止一个称呼,而是由内而外的精神,他要从着装开始规范,培养纪律。

    这也是他带兵的要求,所以第3团能有“沙漠虎”的名声。

    可不单单是靠着他是哈桑的侄子!

    指挥系统明确、武器装备精良、纪律严明,这样的部队在非洲几乎是横扫的,狄亚格.哈桑在跟埃塞俄比亚人的对战中,从无败绩,几乎在边境线上横推,他的名声也在北非响彻异常,这次,远征扎伊尔,其实就是哈桑给他培养名声的时候。

    等战后接任师长、然后逐渐接哈桑的位置。

    他弯着腰,用红笔在地图上画着圈圈,而旁边还有一副沙盘,这是他入驻奈廷格尔镇时,就让士兵搭建起来的内部结构图,上面标注了重要的位置和高点,能从纳赛尔毕业的可不是庸才,那学校就是为了培养实战指挥官,在同届,狄亚格是以同届第三的成绩毕业的。

    当时埃及军方也邀请他加入,只是被他给拒绝了。

    索马里需要他!

    “上校,防线不止完成,镇内的15个制高点都已经用机枪占据了,如果是巷战,绝对让他们去见上帝。”站在他身边的一名中校汇报道,还气喘吁吁。

    “辛苦你了,达尔。”狄亚格抬起头拍了拍同学的肩膀说。

    达尔耸耸肩,很乐观的说,“这是我的工作。”

    狄亚格缓缓点头,继续埋头,而这时,就听到达尔说,“其实,我们可以呼叫空中支援。”

    “??”狄亚格诧异的看向他。

    “你的哥哥不是说过,如果遇到不可抗拒的力量,可以空中支援吗?如果有空中支援,我们能打垮对方的防线,冲出去。”达尔说。

    狄亚格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无奈道,“你说的是救世主公司的武力支援,可你觉得他们会帮我们打仗吗?也就丢几个炸弹,然后绕一圈就离开,我见过那个亚裔,他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他从来没想过如何建设索马里,他嘴里的道德,就像是西方人口中的自由,令人作呕,如果我有两颗子弹,其中一发给蒙博托,还有一发就给这个混蛋。”

    这语气很极端,显然狄亚格对唐刀的感官不怎么样。

    那个资本家让他感觉道的只有无穷无尽的贪婪,可他也明白,当对方的势力在索马里巩固时,再也没办法将他驱除了,因为有人不允许,就连他叔叔也不允许。

    他们得到了很多,自然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