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409章:自毁

    唐刀没有准备出风头的想法,但这有时候站着,其实就是招人眼帘。

    尤其是这次小马哥事件后,首尔的达官贵人们可都是记住了他的长相,当唐刀一开始进来时,就已经有很多人隐隐约约的将目光放过来,跟着身边的人低声细语。

    “尼古拉斯先生,看样子,他们对你是充满了好奇呀。”李冈本在旁边说,语气稍显慵懒,还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你现在是个名人了。”

    这拒绝了他的提议,说话都不带上尊称了。

    难道就这一副嘴脸?

    唐刀抿了口红酒后,正准备把酒杯放下,要离开,在这里待久了就像是在浪费时间,但忽然,眼神像是有所思一样,朝着左侧望去,那安太旺独自走了过来,在稍微远点的地方,脸上就开始挂起了笑脸,这让唐刀原本要挪开的屁股,又坐稳了。

    “尼古拉斯先生?”安太旺走过来,带着点询问的语气。

    “安太旺先生,晚上好。”唐刀举着杯笑着说,“祝你儿子生日快乐。”

    安太旺这还有点双下巴,笑起来很憨厚,给人一种普通中年人的感觉,可他是安太旺,高丽富豪排行榜中稳固前几的人物,房地产大亨,白手起家的代表。

    这个时代,从来不会去怜悯老实人,只有真正明白生命意义的人才能走的更成功。

    而生命的意义就是,除了我,都不是命。

    自私!

    “咦,李先生你也来了。”安太旺看到旁边的李冈本,诧异了下,“我还以为你们李家会派你堂哥他们来,看样子,你爷爷是真的放心你了。”

    “安前辈。”

    李冈本表现的很尊敬,这一点都不像刚才要做空对方的样子,“我爷爷让我问候您,邀请您有时间去家里坐坐。”

    “当然。”安太旺点点头,然后对着唐刀说,“尼古拉斯先生,我有些话想跟您单独说说。”

    唐刀答应了,两个人看了下李冈本,后者头皮顿时就发嘛了,耸耸肩,端着酒杯指着旁边,“你们聊,我去旁边看看。”

    等李冈本稍微走远点后,安太旺就开始表演了,就见他语气稍缓,“我来,是替俊基向你道歉的,他太年轻,还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你不要介意。”

    年轻?

    二十多岁了!

    做错事就要有结果,挨打要立正。

    唐刀可不会惯着对方,说句更直白的话,也就是这里是文明社会,要是换做任何一个发展落后点的国家或者地区,他早就被抛尸了。

    任何身份的人都要面对死亡。

    但幸亏,唐刀的脾气不错,他对着紧张的安太旺笑着说,“我不会跟小孩子计较的,不过,我相信没有人会喜欢不礼貌的孩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安先生。”

    唐刀可不管礼不礼貌,有话就直说。

    他一搞房地产的,顶多实力就在高丽,或许隐约有朝着其他国家扩散的趋势,但在政治方面,他跟唐刀完全是没有办法比的,甚至资产毫不客气的,今天所有的宾客加起来,都不一定有其财团多,他接到请柬的时候,就感觉…一只兔子在邀请猎豹去他家里做客。

    但既然这么客气了,当然要去一趟了,也许,这兔子看起来正好肥美呢?

    事实证明,唐刀这次没来错,李冈本的小心思以及年老的安家当家人,不知道这件事的真假,但如果安太旺倒了,也许李冈本的计划真有可能成功。

    至于,唐刀说的,他不缺钱,那纯属的是放屁。

    谁会觉得钱多?

    安太旺自然也听明白唐刀话中的意思,给你面子,不欺负个富二代,要是不给你面子,下次再欺负到老子头上,那就等着难堪吧,他就很客气的道了谢谢,而这时,正好舞蹈结束,他还要去主持,但刚准备走,就像是想到什么,回过头,“尼古拉斯先生,感谢你对俊基的大量,那我也给你一个提醒,不要离李冈本太近,他们全家都是疯子。”

    说完,安太旺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他这就像是有什么忌讳一样,不多说。

    唐刀眼里闪过点茫然,疯子?他朝着远处的李冈本望去,对方正在一伙贵妇人群中嬉笑着,这小白脸确实有几分好看,差一点就要追上自己了,再加上声音、体型等等,这典型的鸭子,看那帮女人的样子,勾勾手指,晚上都能来一场多人运动。

    “疯子?呵呵,我可是索马里之鹰呀。”

    ……

    这场聚会一直持续到十二点多,当然,唐刀可不会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他在九点多的时候就离开了,都没跟任何熟悉的人打一声招呼,他想要的和不想要的今天都算是看清楚了。

    “啪嗒!”

    打火机一点,将香烟点燃,唐刀甩了下手,坐在车内,稍微打开点车窗,“明天把那批芯片的货给办好,不用卡他们了。”

    坐在副驾驶的小马哥抬起头用反光镜看了眼后,应了声。

    “给我全面调查安太旺和太旺集团,我要他们的所有消息,还有,他本人的健康情况也要了解,资料汇总给智库,让他们分析一下。”唐刀不相信李冈本,不打算和他合伙的原因是他想自己干。

    老祖宗说的好,自己能干的事情,自己干。

    这钱干嘛让给别人?

    嘟嘟嘟…

    放在车后座的移动电话发出很沉闷的声音,音量很大。

    唐刀反身拿过来,按下接听键,“喂?我是唐刀。”

    “老板,出事了…”对面是米斯特,很严肃,表示事情不小。

    “怎么回事?”唐刀眉头一皱,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米斯特说,“厄立特里亚那批货出问题了,我们送的第二批有几架雌鹿被发现有毁坏痕迹,内部还发现了自毁系统装置,而且,已经有雌鹿在半空中炸毁,厄立特里亚军方要求我们赔偿并且做出回复。”

    毁坏的痕迹?

    “那几架雌鹿编号多少,查一下,厄立特里亚方面,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而且,免费提供三次的维护保养,以及货物7折,如果他还不满意,让人来索马里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