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76章:大胃口

    乌会长的原名是乌长松。

    他是非洲华人共助会的会长,当然这是个民间组织,但自古以来的“官本位”思想,被人称呼为会长,还是很爽的,而跟他聊天的则是合作伙伴张西元,两个人其实是同乡,当初一起来毛里求斯打工,并且靠着脑子灵活,干起了“蛇头”。

    替一些想要出国打工人介绍工作。

    这是赚取了第一桶金,后来逐渐发家。

    但两人在后来就因为发展思路的不同分开了,但彼此见也是好朋友,经常联系。

    可乌长松一听张西元要将生意全部压给自己,就有点吃惊,也怕自己的好友吃亏,示意他先坐下,“老张,这可是五百万美金,恐怕,你这几家店也不够吧。”

    “我已经跟南非公司抵押了我名下所有的财产,大爷拿到了七十万美金,再问一些朋友借点,我想够了。”张西元苦涩的笑着,他其实心里也没底,这五百万美金他只是敲门砖,他能闻得到血腥味,他就不相信别人闻不到,至于为什么将这个底都告诉乌长松。

    无非就是用这种手段,拉上他!

    他一个人绝对吃不下这个加盟,那就要拉上个资产雄厚的,大家一起咬一口。

    但直接说不就表现的很刻意了吗?

    能混到这地步的,张西元也不是个简单货色。

    “老张,你这要慎重,这全部家当去换取个加盟商,你了解过他吗?”乌长松蹙着眉头说,劝诫道。

    “你不知道索马里那个吗?”张西元古怪道,说完后一拍脑袋,“我忘记了,你的生意大多数都往北美和摩纳哥方向转,这非洲的东西你不太了解,我跟你说,他是卖军火的,你想要什么他都能给你整来,老毛子的雌鹿、ak、火炮,喀秋莎,你只要想要的他都能卖。”

    张西元掰着手指说,“甚至北非大部分的金矿,我听说都在他的名下,而且,我跟你说三天前,他有个马仔开追悼会,他让索马里停火三天,没有人不敢听的,你知道那杀了他马仔的人后来如何了吗?现在吊在摩加迪沙的城墙上呢。”

    乌长松感觉自己在听神话故事!

    “而且他手底下有个安保公司,超过六百多号人,大多数都是精锐的军人,也就是雇佣兵,这势力,绝对足,他要在六个区域内找加盟商,最低门槛就是五百万美金。”

    这故事将旁边的乌立辉也吸引了过去。

    “夸张的吧!索马里会允许他这么多人?”他保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张西元看着他,意味深长的一笑,“索马里的执政可以换,但索马里的幕后之王只有他一人,你们以前之前的艾迪德是如何倒台的,我听说,这里面就有他的原因。”

    以商人之身操控神器!

    乌长松这个年纪也觉得热血沸腾,真想拉过儿子打一顿。

    “跟他比,我们这点钱…”张西元无奈的笑着摇头,拿起桌子上的饮料喝了一大口,润了下嘴唇后,继续说,“而且,这加盟商是独一性的,也就是说,允许你发展下线,他不会再收取你任何费用,只要货从他那里进,当然,你也只能卖他的,我大致算过了,如果一笔大订单,我们就能将支出给赚回来了。”

    张西元说到后来,眼神里的贪婪逐渐就变深,他仿佛看到了数不尽的钞票朝自己飞来。

    这自古以来什么钱最好赚,无非就是这几种,当然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后来的互联网更是抢钱,一个游戏皮肤都能席卷十几个亿,在非洲这混乱的地方,武器才最值钱。

    “长松,我们一起干!”张西元深吸口气,他现在都喊的亲切了,面色肃穆,“非洲这地方没有法律约束,假如,你有想法,完全可以筹集些人马,我们当土皇帝!这可是条大腿,我们一定要傍上。”

    乌立辉在旁边没吭声,他人虽然混,但也知道这有些话不方便自己插言,而且老爸也最讨厌自己在谈事的时候开口,这是礼貌。

    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乌长松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意到了一个瓶颈,非洲和北美的生意场让他太疲惫了。

    虽然说现在资本为上,有钱在哪里都是贵客,但在满是黑人或者白人的高层突然闯进黄种人,这种压力只有感受过的人才能明白,歧视无处不在,陈如果不能融入他们,那就只能另外像个办法狡兔三窟了,不能到时候被人一棍子给打死了。

    张西元眼巴巴的看着他,但乌长松就是不松口,这让人觉得心里挠挠的。

    “这样一大笔钱,我能拿出来但也要慎重,这样吧,我们去一趟索马里,见见真佛,才知道取的什么经。”乌长松提议道,还是眼见为实,这年代骗子也很多,张西元想了下,也觉得这很稳妥,“我这就让人买飞机票。”

    “让小雅去就行了。”

    “爸,我也去。”乌立辉这时候终于是熬不住了忙说,他双眼发光,他可是听说索马里有雌鹿,开武装直升机一直是他的梦想,但以他的家庭这也有少许的困难,机会就在眼前,他肯定要抓住,听到他这一说,乌长松本来要拒绝的,但一想,自己以后的家产就要靠他,得多带他出去见见世面,而且,他发现儿子的脾气越来越爆了,总得让他压压火气,见见真神。

    “行,小雅就买明天早上的机票吧。”

    女秘书点点头,“好的。”

    从毛里求斯到索马里肯定没有国际航班,大部分都是非洲本地的小型飞机,或者从大城市通过其他渠道进去,非洲的交通本就是一大难题。

    “但我感觉筹集资金是不能少,我先筹个两百万美金,你也筹点,到时候方便下手,光我知道就有十几家有想法了。”张西元说,他还是很紧张的,这可是把身价性命都给压上了。

    在他这年纪还能做到不成功便成仁,也是一名赌徒。

    乌长松迟疑了下,点点头,“行,我再筹集四百万,如果是真的,我们就拼一把!”

    ……

    而在索马里的唐刀也发现问题不对劲。

    这特么太热情了!

    他光是电话就接了不下十个,包括在南非的克莱门斯也打电话来希望找个门路,但这关系到公司直接分红,他也不敢硬来,唐刀只是说适当会照顾,但需要看他资金雄厚。

    “老板,一共有大约45家有想法,总共六个名额,我觉得,我们可以来一次真正的拍卖,物品就是独家销售权。”小马哥双眼也在发光,总要把利益最大化。

    “行,会场就在总部,你来布置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