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74章:蠢货

    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小天使耳朵里。

    他第一时间就通知那栋楼的雇员过去,而自己则有意无意的站在侧面。

    现在是不能开枪,要是一开枪,不能保证安全。

    当然,小天使也给了狙击手自主权,只要发觉不对,直接开枪。

    女记者一直盯着摄像机,没听到门外有什么脚步声,她仿佛看到“普利策奖”在朝着自己招手。

    砰!

    就在她还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时,这门从外面就被人一脚踹开,几个壮汉前后涌进来,端着手枪,大声呵斥着,“趴下!”

    女记者这都吓蒙了…

    尤其当被枪指着的时,能有几个人保持最根本的冷静?

    “先生们,这是摄像机,我是记者。”

    她一边说着一边趴下,抱着头,这动作倒是很熟悉,在索马里这地方,你最要明白的动作就是如何举起手来。

    就像是霉菌在第一课上,他们的教官会教他们如何用中文说“我投降”,当然,这是在五十年代战争后期的时候。

    …

    “是一名记者。”坐在车里的小天使跟小马哥侧耳说,后者神色一动,“要处理干净吗?”

    “那有点棘手。”

    “那就等事情结束后,把她放了,但摄像机里面的东西检查清楚,不能带出去。”小马哥沉吟了下,建议道。

    小天使也觉得这个提议还算不错,记者这种生物,除非你干的很漂亮,千万不要让人给抓到把柄,要不然因为舆论曝光而倒台的商人数不胜数,就算是鹰酱的扛把子惹上都被弄的满裤子都是屎。

    “等葬礼结束我,我就让人放了他。”小天使说。

    小马哥轻轻点头,这种小事情根本不需要跟老板说,自己就能解决。

    这送灵的车队行驶在摩加迪沙的道路上,两侧的屋顶站满了警戒的士兵,而其余的民众早就被挪走了,当然,为此救世主公出了大约三十万美金,但最基本能保证安全,不会有人混进来。

    唐刀可不想这次的追悼会变成袭击者的狂欢。

    大约四十分钟后,车队到达摩加迪沙总部,早就有一处挖好了坑,当棺材放下去时,那请来的牧师就在旁边祷告,音响中放着唱诗班的祷告词,希望约翰的灵魂能被上帝所喜欢,在荣国中享受富贵。

    这一套下来,当最后填土完成,才算真正的结束。

    看着新立的墓碑。

    上面写着一句座右铭。

    “这里睡着一名真正的灵魂,他爱这个世界,拥抱这个和平。”

    ……

    唐刀低头默哀几分钟后,将胸口别着的百花取下来,放在墓碑前,然后转身就走,丝毫不回头看一眼。

    而其他人在招待下也涌进公司食堂,这跟其他的大锅饭可不同,为了雇员的舌尖上幸福,花费了大约七十万美金打造了比较干净的就餐环境,包括私人包间,而且为了让喜欢膨胀食品的北美雇员能吃到汉堡、薯条,还专门购买了生产机器,并且招收了七名会各色菜肴的厨师,他们当中有意大利菜、法国菜、德国菜!

    而原先的老陈荣升为主管。

    这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当然不能胡来。

    除了些不重要的配角让米斯特等人陪同外,唐刀则是和伍德、查利、霍顿一桌,他端着酒杯,轻轻碰了下桌子,站起来,“非常感谢赶过来送约翰去主的怀抱,我们一起敬一杯。”说完后,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后,昂头就一口闷了。

    当场就看傻了霍顿。

    他不是没见过一口喝红酒的,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不应该很“谦虚”的来嘛,正当他也准备端起酒杯时干时,却听到“砰!”一声巨响,唐刀将杯子拍在桌子上,这一下太突兀了,霍顿都感觉到查利叔叔在旁边吓了一挑,这很自然的将所有人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就看到唐刀伸过头,看着伍德,率先发难,“伍德先生,你觉得我把杰里米.贝弗里的处置如何?”

    包间内所有人都被他这行为给吓到了,克莱门斯和查利互相对视了眼,同时蹙起眉头,他们心里觉得唐刀还对约翰这件事耿耿于怀,甚至到抓着不放。

    他们身为财团的大佬之一,其实对于约翰的死根本没有什么特殊感情,跟他的关系只是唐刀的纽带而已。

    本质上想要的赚钱,而不是惹事。

    迈阿密已经让步了,没必要再发起战争吧?

    查利和克莱门斯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想要退群的冲动,掀桌子不玩了,但还是舍不得利益而已。

    伍德眉头一动,他抬起头,也冒着点怒气,但紧接着就想起来之前米歇尔对他的说的话,“那个亚裔非常擅长挑起人的愤怒,从而达到他的目的,一定要记住,什么话都不要听,就当他是放屁。”

    对于米歇尔的话伍德是很好的听从了,面对唐刀的挑衅,他脸颊上还带着笑,“杰里米.贝弗里没有经过我们的允许,私自破坏迈阿密财团和贵财团的友谊,这是不可饶恕的,我们早就已经将他驱逐出去了。”

    这不按套路出牌呀。

    唐刀很明显的一怔,看着面前的伍德,对方那冷静的样子让他觉得头疼,他忽然感觉到侧脸一阵莫名的“火热”,朝着旁边一撇,就看到坐在伍德旁边的一名年轻人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五味杂陈,他瞬间就将矛头转变了,很有侵略性的身体前倾,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对方,“这位先生也是迈阿密财团的嘛?从来没见过,看样子死了个杰里米.贝弗里,还能出现新的人才,米歇尔他们就算以后去见了上帝,也不用担心未来没有人接班了。”

    伍德要伸手拽住对方,让他别瞎说话,但对方也不知道心里这么想的,他还半昂着头,“就算杰里米.贝弗里被你杀了,迈阿密的年青一代也不会断层。”

    法克!

    蠢货!

    “你在说什么,盖特!”伍德忙瞪着眼拉着他坐下,但对方还很倔强。

    “伍德先生,这就是你们对我的仇视吗?”唐刀摇了摇头,“原来,我想要谈判和平,只不过是这么奢侈,看样子,米歇尔先生他们还是没有觉得心疼,而且,他没告诉你吗?我这个人…很记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