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60章:脑死亡

    最强之军火商人

    这一幕太突兀了!

    很多人都吓到了,周边行走的路人对着法拉利指指点点,同样也有心善的人焦急的叫着。

    而在不远处的路灯下,一辆很朴素的别克车停着,里面坐着两名男人。

    “沃特?他这是撞车了?”

    “我想是的。”驾驶员点点头,伸着脑袋望着,“是你干的吗?”

    副驾驶位上的男人摊开手,“如果是我做的,他就不会撞在消防栓上了。”

    “法克,那我们如何汇报?”

    “如实说不就行了,他这样子恐怕是去见上帝了。”

    …

    救护车和警察来的很快,那女郎被宣布为当场死亡,这脑袋都被压扁了,地上的残肢四散,现场惨不忍睹!而马库斯.薛瓦利埃被人给抬出来,医生检查了下,就直接盖上了白布。

    这下那两名监视的“鹰眼”齐刷刷的摇头,踩着离合,换挡,走人。

    死人还有什么监视的价值?

    他们只是郁闷,这特么死的也太随便了吧。

    原本都打算做长久生意的,现在看样子…能拿点辛苦费就不错了。

    其实比他们更郁闷的还大有人在。

    杰里米.贝弗里刚在书店看了会书,管家就将薛瓦利埃出车祸身亡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个满头银发,年纪五十多岁,却显得很年轻的迈阿密财团董事面色顿时一变!

    “怎么回事?”

    他这语气很紧张,根本没有点悲伤,薛瓦利埃的死根本没让他心乱,他更在意的其实是对方的死亡的原因。

    “喝酒出车祸,撞到了消防栓,根据目前的尸检报告是因为肋骨因为外力破坏了起内脏组织…”管家也是杰里米.贝弗里的心腹,他很冷静有序的将结果汇报,脸上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这只不过是死了一条狗一样。

    当然,也许还真是死了条狗,只不过这条狗的身价有点高。

    杰里米.贝弗里松了口气,但还是很不放心,他可是交给薛瓦利埃的任务见不得光的,在这个世界点上挂了,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他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就要走回书房,又转过来,“给我泡杯咖啡,老样子。”

    “好的,先生。”管家稍微一躬身说。

    贝弗里走回书房,将台灯打开,找准位置做好,把电话扯过来,放在膝盖上,他这手指刚放上去,就又停了下来,现在还没有确定薛瓦利埃的死因,这样大张旗鼓的打电话反而会让迈阿密内部出现波澜。

    这内部因为老一辈和新一代的权利正在交替中,这难免就会产生很多问题。

    也不是很多人同意跟那个亚裔正面刚的,甚至说,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跟对方闹别扭,传闻波士顿财团跟他的关系也很好。

    但这资本的胆子很大,许多人迫不及的想要咬上一口了!

    杰里米.贝弗里就是这其中摇旗呐喊最为欢的人,他这通电话不能打,一打,原本就意见不同的内部肯定会出问题,他仔细一挣扎,用手指有敲了下桌子后,才拨出个电话,刚一接通,他就迫不及的问。

    “事情怎么样?”

    对面回答的声音很嘶哑,同样也很中性,你根本听不出性别来,“那个人要价太大了,跟我们的底线出入太大了。”

    “他到底想要什么?我们已经找了他两个多月了。”杰里米.贝弗里显然不太满意这回答,右手在半空中画个圆,“这该死的家伙就应该被一枪给崩掉。”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那颗棋子是自己在北非下的非常重要的一枚,在必要的时候,能将唐刀给砍死,送他进监狱,这辈子都不可能出来。

    现在这局势越来越不对,杰里米.贝弗里总觉得尼古拉斯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不能再拖下去了。

    “答应他,不管他要什么,都答应他!我们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他也懒得跟对方扯皮,就直接拍板了,这点钱他还是出的起的。

    对方应了声,“那我去跟他再联系,他这个人太麻烦了,简直就是犹…”他刚说出个字,就忙闭上了嘴巴,他忘记了,电话对面的杰里米.贝弗里也是犹太裔。

    后者当然知道对方什么意思,但还是很温和的笑着,“这是上帝赋予的精明。”

    “对,上帝喜欢你们。”

    虚伪的马屁虽然会迟到,但酝酿许久也会有不一样的美味。

    杰里米.贝弗里饶恕了对方的唐突,当然,商人会将这句话记住,等以后给他穿小鞋,现在还是有用处的。

    ……

    当唐刀接到马库斯.薛瓦利埃身亡的消息时也是大吃一惊。

    他下意识的认为就是有人搞死了他。

    阴谋论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吃香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死,他的死亡也有属于他的价值。

    但情报人员一再强调对方是自己出车祸撞死的。

    唐刀也不得不相信了,难道…真的那么倒霉?

    “老板,他的尸体都快不成样子了,如果你想看,我可以拍照片给你发过来。”

    “我可没有这个爱好。”唐刀没好气的说,“既然上帝已经接走了薛瓦利埃先生,那就没必要在他这儿浪费时间了,现在主要盯住杰里米.贝弗里,我想,你们应该有本事在他的家中安装到窃听器。”

    “我需要时间。”

    “我相信你。”

    唐刀为了这情报机构可是在大毛挂的时候,靠着关系,将二毛内部一些情报人员全都给搬了过来,包括克格勃弃徒们,甚至其在二毛国内的训练中心也被盘了下来。

    为的就是替唐刀培训更得情报人员。

    只要工资跟的上,有的是人给你卖命。

    他又吩咐两句后,刚好有一通电话打进来,他就又接了起来,里面是米斯特很沉重的声音,语气中还带着点悲伤。

    “老板,医生宣布约翰脑死亡。”

    这消息顿时就像是在唐刀脑袋中炸开了一样,一片空白。

    后面的话他都没听清楚,只是这样沉吟了许久后,在米斯特逐渐急促的呼吸声中,他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我知道了,先放医院吧。”

    说完,他就感觉精神很疲惫,没等对方回答就挂掉了电话。

    双手放在桌子上,这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那略微抽搐的大拇指,显然他心情很不平静。

    终于他还是压不住了,一把将桌子上的书给掀翻,嘴里咆哮着,不断的有脏话蹦出来,外面听到动静的小马哥等人忙冲进来,看着满地的狼藉,都是一颤。

    然后就看到唐刀突然转过身,这眼睛满是猩红,指着小天使。

    “宣战!给杰里米.贝弗里送去消息,让他三天后来波士顿谈判,要不然,后果自负!”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