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48章:互联网的蛋糕

第348章:互联网的蛋糕

    互联网这块蛋糕,唐刀自然知道其所在价值。

    就这么说吧,曾经有个人光靠卖域名身价高达105亿!这只是资本蛋糕的奶油,还不包括里面的千层,这一个行业,养活了多少人?

    恐怕也就在千禧年前后,互联网能实现真正的让人实现所谓的一夜暴富。

    对面的格里高利虽然很聪明,眼界也广,但这是真的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这嗯嗯哼哼两声,愣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唐刀这也是七窍玲珑,对方没说话,就知道这话题太过于复杂了。

    这时代能有几个人了解互联网?

    他沉吟了下,整理一番语言,“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你知道比尔盖茨吧?”

    “当然,世界首富。”

    在1975年的时候就创立了微软公司,31岁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人,这时候的他正带着他的帝国不断前行,他也是影响世界走向的人物。

    格里高利当然知道,毕竟,没有人会不在意钱。

    兄弟会曾经也有过大胆的想法,只是被人警告了。

    “我打算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在华尔街这地方从来不会缺少传奇,我打算前期投资300万美金,占31%的股份,剩下的查利家族拿出200万,南非的比尔家族和乌克兰的安得利耶夫家族都会入股,还有11.7%的股份我们是分给朋友的。”

    朋友?

    只是利益共同体而已。

    “我需要拿出多少钱?”

    “70万美金。”唐刀当然不是在意这点钱,而是他衍生的价值,兄弟会光靠些不光明的手段敛财的速度就让人瞠目结舌,这点钱,对于格里高利来说洒洒水啦,他也不想拂了唐刀的面子就答应了下来。

    几个人一共合资了700万美金,打算在华尔街成立一家“雷神资本”,这个规划已经在进行中了,就是从唐刀从雅典回来的第二天,他就让人去将手续给办好了。

    他这人你可以说他做事冲动,但也可以说他运气爆棚,做生意就没亏过。

    “尼古拉斯先生,等会我还有个会议。”

    “那再会,非常感谢兄弟会的帮忙,有机会可以去索马里狩猎,我可以好好招待你。”

    两人客套了一下后就挂了电话。

    唐刀将半截架在烟灰缸上的雪茄拿起来重新叼在嘴上,扣了下腕上的手表,转过头朝着窗户外望去,正好看到远处的天边一架飞机朝着远处而去。

    …

    华盛顿、路德维格监狱。

    这是位于城市郊区外的一处综合性监狱,主要关押一些轻犯人,有时候一些还没来得及审判的罪犯也被暂时性的安置在这里。

    设施健全的体育场中,有十几个穿着囚服的罪犯正在打篮球,在两侧零零散散的坐着观众,上方有三四个狱警互相扎堆,对着下面打篮球的人指指点点。

    而在西北方向靠近大门处,费迪南德.克雷格孤单单的坐着。

    他那脸上的伤口青一块紫一块,这眼窝就像是遭受了重拳,有些淤青,眼神里带着复杂的情绪,有后怕、紧张、敏感等等,他就是袭击唐刀时,唯一的幸存者。

    按照流程来说,这种人应该是被关在重刑犯的监狱,并且是不能自由活动,要被关在牢房里。

    可看这样子…

    这简直是在度假,而且费迪南德.克雷格有理由高兴,因为他接到外面传进来的消息,要不了多久,他就会保释,大概也就几天内他就能出去了。

    “OH!注意!!”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声惊呼声,掐断了他的想法,他那瞳孔聚焦,就看到一只篮球朝着脑袋就飞了过来,这速度,想要躲也来不及了,正面闷了个正着,费迪南德脸顿时一后仰,鼻血都飙出来了。

    篮球打到人了?

    那打篮球的囚犯就急匆匆的靠过来,围成一堆,也有几个灵活的朝着狱警就跑过去跟他们解释。

    费迪南德这杯砸的大闹嗡嗡叫,眼眶冲血,他正要喊人,就发觉不对劲了,这周围你们多大汉围成一圈,把周围的视线都给遮挡住了,然后有个黑人蹲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牙刷,就朝着费迪南德的脖子刺去!

    这竟然是有预谋的谋杀?!

    费迪南德吓的浑身冰凉,不顾鼻血,抓住对方的手,嘶声裂肺的喊,“救命!救命!”

    那些狱警一瞧这好像真出事了,这还得了,忙将手上的香烟丢在地上,拿起哨子就吹了起来,把警棍拿在手上,大声吼着,示意他们蹲下抱头,还有人按了在墙壁上的警铃,顿时,整个监狱都响起了回音。

    这应急分队来的还是很快的,也就大约是一分钟,四五个持枪、持械的JC就冲了过来,大声警告,这一看支援力量来了,拿警棍的就对着囚犯打,一下子就控制住了场面。

    费迪南德.克雷格却差点丧命,他这大腿被人给捅了一刀。

    那名凶手被压在地上的时候,看着他,眼神中冒着凶光,来了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你注定活不久,你知道的太多了!”

    他害怕急了,自己知道什么?

    他为什么要杀我?

    这一系列的问题将费迪南德的脑袋挤的一片浆糊,难道是想要灭口?他被送到医务室的时候,基本上相信,肯定是要灭口,这在潜意识中就已经确定了答案。

    所以,当医生给他包扎完的时候,他拉着护士的手,哭的稀里哗啦,“我要见监狱长,我要坦白,我要申请保释。”

    …

    费迪南德如愿的见到了监狱长。

    看着坐在面前还在瑟瑟发抖的男人,监狱长马维尔从抽屉中拿出一盒巧克力糖,倒出几粒,递给他,“这个味道很棒,从瑞典来,他能让人身心愉悦。”

    费迪南德精神疲惫抬起头,迟疑了下,接过来放进嘴里。

    马维尔微微一笑,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那略微谢顶的脑袋在灯光的照耀下有些反光,声音很温和,“我已经调查过了,那个想要杀你的人是当地一黑帮分子,他比你晚一天进来,也许本身就存在想要杀你的目的,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是因为入室抢劫?”

    这档案真扯淡,那么大的危害竟然被四个字轻飘飘的给带过。

    马维尔手指顶了下眼镜,“在医护室你说你有事情跟我说?是什么?”

    “我…”费迪南德张了张嘴,这几个小时让他冷静了许多,他总觉得那里不对劲,这灭口需要在监狱里吗?如果自己出去岂不是更好得手?

    但也许,人家不想让自己出去呢?

    他的精神在不断的自我折磨。

    马维尔就这么盯着他,嘴角带着笑容,然后低下头,像是自言自语。

    “最近的监狱真是太不安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