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11章:一言不合就叫律师。

第311章:一言不合就叫律师。

    1992年2月2日。

    星期天!

    天公不太作美,有点淋淋漓漓的下着小雨。

    这老美的基础建设不怎么样,阿灵顿县的公路都是坑坑洼洼,这车轮胎压上去都能听到轮毂轻微的颤抖声。

    就算这里坐落着五角大楼,也是如此。

    也许这就是资本主义的任性吧。

    在门口他见到了前来迎接的埃尔顿法拉第中将,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但显然双方都很尽力的维持着表面的客套。

    “你好,尼古拉斯先生,非常感谢您,要不然,我的小伙子们现在恐怕就要为国家荣誉了,这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你是个好人,是我永远的朋友。”他直接走过来,给了唐刀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倒是把后者给弄的懵了,但反应过来后,也是嘴角挂着笑,轻轻的抚了下对方的背部,轻声说,“我只是不想看到暴君在上帝的信仰中添上所谓的戾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脸上笑嘻嘻,其实心头很厌恶,仿佛对方身上有一种黑人带着的恶心感,暗戳戳的骂着黑鬼,同样埃尔顿这眼神中也带着点嫌弃。

    呸!黄皮猴子。

    两人拥抱后,对视一眼,然后笑着并肩朝着大楼内部走进去。当然,埃尔顿还不忘记跟查利打个招呼,这个朗费罗家族的族长在全美的富豪排行榜上还是能见到的,而且他也从政,甚至有人觉得在“美金”的作用下,他能爬上去的机会很大,所以,保持必要的礼貌是上层人士的基本素质。

    唐刀走进去的时候,能够很明显看到许多工作人员对他小声翼翼的说着。

    “他们这些自以为是的白人在嘲笑一名身价数亿美金的符号,只因为你是有色肤种而已。”埃尔顿突然就开口来了这么一句,这倒是把唐刀又给整迷糊了,他转过头看向对方,装作一脸不懂的样子,前者微微一笑,眯着眼,“这里主流社会中永远是白人,就像是你走进了五角大楼去演讲,但一些人一直怀着歧视的目光看着你,希望你出丑,他们不希望,这个计划竟然是以一个亚裔为主,你知道吗?”

    唐刀眯着眼,就连旁边陪同的查利也是屏气凝神,余光看了下前者,闷声不吭。

    “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事,我只是说,有色肤种在这个地方很难站住脚跟,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引导白头鹰前进的会是黑人,甚至是亚裔。”埃尔顿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这语气中让人感觉到他在这个国家过的很不公平,但对于唐刀来说,这就是吓扯淡!

    四大战区司令之一,这在古代叫什么?节度使!封疆大吏!

    这样的人他会跟你在这里说废话?

    也许这个世界对于所有人来说都不公平,但上帝总会有几个偏爱的人,他将所有的苦难都给了另外的人,将独宠给了他们,所以,他们站在世界之巅,如果他再努力一把,为什么不可能登顶呢?

    唐刀从来不相信政客嘴巴里说的一句话,哪怕是一丝丝,但偶尔有时候你从耳朵里进去,也要在脑袋中盘旋一下,在仔细的思考了下,这句话里面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不过显然埃尔顿没有逼迫他在这时候抉择,温和的一笑,看了下手表,柔声道,“我们进去吧,千万不要让那些人等久了,要不然,我害怕他们会等得不耐烦。”

    说着,就带着他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五角大楼最精髓的东西出现在了唐刀面前,十几个肩膀上带着星星的大佬们在互相交头接耳,听到开门声,同时扭过头来看,这眼神从埃尔顿身边飘了过去,直接就停顿在唐刀身上。

    有人意味深长、有人嘴角带笑、有人欣喜显露、也有人独自观察。

    演变了众生百态,要是寻常人在这种目光下,脚肚子肯定打软,就连唐刀也不例外,只是他稍好点,但也是很不争气的心脏一跳,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很少有人能在一帮将军面前洒脱吧?

    尤其是现在他只是个“普通”的商人。

    “各位!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or—a财团的尼古拉斯先生。”埃尔顿介绍道。

    这场内就响起零零散散的鼓掌,唐刀脸上带着假笑,微微一躬身,这抬起头,就看到几个白人用审视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人很不喜。

    但有钱或者有权的好处就在这里,我讨厌你,却打不到你的感觉真让人窝囊。

    “他将为我们讲私人c公司的作用。”

    “非常欢迎您,尼古拉斯先生。”负责会议的加勒特.海德中将说道,站起身来,这年纪有点打了,身体都萎了,看起来就像纠在一起的韭菜,面部肌肉都在微微颤着,老迈的皮肤松弛,可那眼神却出奇的平静,这是个令人尊敬的老者,他这一发言,很自然的就将唐刀的压力带走了一半。

    下面就算有人怀疑唐刀,但也要等他发言中提出质疑。

    “谢谢。”唐刀点点头,就直接走上讲台的位置,而查利在埃尔顿的引导下坐在不远处,朝着他颔首,给他打气,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将军们,然后一开口,“各位先生们,下午好,很荣幸能给你们讲c行业的作用,各位都是专家,我说很多也许你们都明白,但我只先提一个好处,那就是,我的雇员不需要国旗盖着棺材,他们不需要被媒体批斗,而且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能为你们干任何事情。”

    这话让白人赫伯特中将一行人脸色就很难看。

    他们可是被骂的最惨的,尤其是当那葬礼举行的时候,所有人都呼吁他下台,那该死的盖瑞森级应该进军事法庭,他的家门口甚至被人用油漆给泼了,还有抗议人冲进他的家里!

    媒体上的渲染让人们对他的不满积累起来。

    唐刀这话就像在对方的胸口插了一刀,有人就很不满的开口打断,“尼古拉斯先生,您说的干任何事,我可以理解成如果有人给你们钱,你们就会去犯罪吗?”

    埃尔顿和加勒特.海德等人朝着说话的人望去,这个时候打断别人是很不礼貌的,后者脸上都带着点不满,这一届是越来越不行,就知道搞这些无用的语言斗争,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偏袒的。

    “如果我有犯罪,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吧,先生,我的公司证照齐全,我们是合法的海外保护企业,您的这次假想,对我的伤害很大,如果您不道歉,我想,您会收到律师函,恩,我相信,这里应该是有录音的。”

    对方这脸…

    一下子绿了。

    你特么!一言不合就叫律师?

    有脾气来对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