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257章:社会不是打打杀杀……

第257章:社会不是打打杀杀……

    99年2月2日!

    基辅,小雪,温度:-°。

    鲍里斯波尔机场却格外冷清,这原本承载了乌克兰65%乘客量的大型机场最近被“舆论”给击垮了,西方媒体称呼这儿是撒旦的入口,甚至警告其他国家的人,千万不要去,安全得不到保障,然后放了两张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照片,贴在头刊上。

    电视里播放着“好莱坞场面”,这成功的将一帮不明所以的人给阻挡在了外面。

    当然,其实另一方面,他说的也对,这儿真的不欢迎“弱者!”

    一架从德国飞来的客机在中午的时候很准时的降落在机场,从上面只下来唐刀等人,这架飞机,还是他包下来的,也许是因为社会环境问题,很多航空公司暂时暂停了在基辅的航线,这架飞机还花费了20万美金。

    “嗯?”

    唐刀鼻子一皱,在面前扇了下,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味,像是鹰酱农村的牛屎味。

    甚至地上的雪都有好几层没刮过了,看起来晶莹透彻的,在这种环境下,还能降落,不亏特么的是专门飞毛子航线的飞行员,这胆子都变得格外大,一个敢开,一个敢坐。

    而在机场内停靠了3辆悍马越野车以及一辆奥迪。

    这悍马一看就是低配,顶配是上面还有机枪。

    约翰和契尔柯夫索都在,看到唐刀从阶梯上下来,就迎了上去。

    “老板…”

    “头儿…”

    唐刀眯着眼,这主要是冷风吹得,鼻子都有点冻,手上带着皮手套,摘下来,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只是这笑容显得很僵硬,“辛苦你们了,等事情忙完,多给你们发奖金,你们所有人都有。”

    说那么多屁话,还不如多发点奖金。

    果然,雇员们一听,这眼神一亮,虽然没欢呼,但精神状态好了许多。

    “先上车吧,老板。”约翰提议道,站在左侧,帮忙打开奥迪车门,唐刀这一只脚刚进去,就像是想到什么,摸了下奥迪车门,“过段时间,换成奔驰。”

    虽然不明白老板这什么意思,但还是应了下来,在越野车的保护下,一行人朝着酒店行驶而去。

    …

    基辅是真的乱!

    恶臭、堕落、色X…随处可见。

    你能看到十几个年轻人站在巷子口,面色不善的打量着过路人,当车队开过时,那眼神中带着贪婪、疯狂还有冲动,但他们也很聪明,同样明白用鸡蛋去撞石头根本是个笑话,只是目送着车队离开。

    “刚才那是街头黑帮。”契尔柯夫索见唐刀回头看了两眼,就解释道,“现在基辅大约有4万左右的黑帮分子,大部分都属于街头黑帮,年纪在7岁左右,他们的势力很庞大。”

    唐刀摇着头,“都是一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就学人家砍人,现在都快要2世纪了,读书才有出路,还黑帮?就知道打打杀杀,这社会可是个人情世故,千万不要只知道用暴力,暴力解决不了问题。”他这话还对着约翰等人说的。

    当然,这话几乎是放屁,保护伞公司的性质是什么?雇佣兵!

    给钱,帮你打仗,这是最原始的暴力。

    不过前半句话是说得对,2世纪了,要好好学习。

    这个社会很扭曲,少数几个大字不识的人发财了,经过媒体渲染就被有些SB认为读书无用,可这基数有多少?而又有多少人受过精英教育后,从出校园开始,他们就能享受到资源的优待,薪资待遇的天花板就高,但这些人不识个个都能出成绩,于是,就被认为读书的人读傻了。

    说得很近,知道经常在全世界瞎乱来的那个人哪里毕业的吗?

    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

    这是沙特顶尖学府,从那儿,他拿到了工商管理的学位。

    而且还有人说他数学很厉害。

    而近的说,唐刀还是斯坦福…肄业,虽然没完全拿到学位,但在学校的几年学习让他明白了老美当地人的习惯和个性,包括他还学习了英语、法语等等,这都是他能成功的原因之一,有时候,运气建立在实力之上。

    他会“强制”要求公司的管理高层进行深造,而针对这,唐刀还跟查利.朗费罗打过招呼,对方很乐意见到约翰等人去波士顿大学进修。

    “教育…太难了。”

    契尔柯夫索像是被扎到心了,苦涩的摇头,“现在学校都关闭了…”

    唐刀眉头一挑,眼皮微抖,“现在这状况会过去的。”

    这种安慰,很假,自从跟大哥分家后,这二毛就跟着大哥混,但显然后者们没有全心全意的带他玩,读书成绩是越来越废,甚至还是旁听生,那所叫北约的大学根本不打算入取他,每年学费倒是没少收,于是,最后变智障了。

    “其实,我很愿意每年投资一笔钱给当地教育事业,当然,前提是我要在乌克兰看到我的回报。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唐刀看向契尔柯夫索问,后者深深想了下,他认为自己大概是明白,但不确定,用一种疑惑的语气,“老板是打算用教育投资换取军工厂的所有权?”

    唐刀很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不亏是能在阿富汗撑场面的男人,这智商还是很不错的。

    “你说的一半对,一半错。”唐刀抿了下嘴,“我不是要所有权,我要的是合作权,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吃下那么大的蛋糕,我是来寻求合作的,当然我背后还有其他人,他们全权委托我来基辅,你们有很好的人选吗?”

    为了这块蛋糕,他和查利以及南非的老亚历克斯聊了很多细节上的问题。

    谈了整整一晚上,三方都觉得这次是个机会,根本没睡意。

    讨论的结果就是,蛋糕我们只能吃,但带不了回家,毕竟,蛋糕店不属于我们。

    于是就提出,投资入股的方法。

    在当地找一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再加上官方一起合作。

    利益可不随着百家姓,它老爸有点多,谁都能认亲。

    约翰和契尔柯夫索互相对视了眼,都很慎重。

    “其实…还真的有一个人。”最终还是前者开口了,欲言又止,“只是这身份有点。”

    “哦?”唐刀拖了个尾音,来了兴趣,“是谁?”

    “切斯特安德耶鲁夫!”约翰沉声道。

    契尔柯夫索右边脸颊微微一抖,深深看了眼这个美佬,低着头不吭声,唐刀蹙着眉,总感觉这名字好熟悉,不,应该说是很熟悉,约翰说下去,“之前我们收到袭击,幕后之人怀疑就是他。”

    跟“仇人”做生意。

    怪不得这气氛有点不对劲。

    就连唐刀也是瞳孔一凝,笑着,“我这客人从远处来,总要见见当地的地头蛇吧,帮我邀请他吃顿饭,见个面。”

    至于是朋友还是敌人?

    说不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