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55章:遇袭

    被人监听,这件事情除了米斯特等人外,没人知道,唐刀也不会去大肆宣传,尤其是现在局势很诡谲的时候,但这有些时候,并不是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现代社会中,从来没有**这一说法,承认人权又破坏人权的往往打着国家安全的名义!

    基辅,少年军校,办公室。

    屋内烟雾怀绕,还伴随着兴许的低沉声。

    “那个亚裔来了,昨天在酒店被人监听了。”麦德维丘克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老普希金,终于是先自己开了口,对方像是个老狐狸一样静心的很,只是等他说完后,这粗壮的呼吸声稍微一滞,兴许是这嗓音被烟熏了,说起话来,带着撕裂的质感

    “监听?谁?KGB派人了?”

    麦德维丘克皱着眉,把烟蒂压进烟灰缸里,“不太可能,在基辅的苏联情报部门都已经被我们给监视了,而且,这不像是大哥的风格,如果KGB的人上了,我想现在我们应该想的是,如何分辨尸体了,那帮野蛮人可不会管你这些。”

    这倒是大实话。

    能在这种复杂世界中展现威名的机构从来都不是善良之辈,资本家吞噬平民和小地主的财产发家致富,野心家攻击敌人让自己壮大,KGB的手法可是“粗糙”的很,一眼不和就是干!

    当初人家特工可是去法庭上暗杀过对手、也有伪装成士兵刺杀阿明的案例。

    就跟他们的反恐一样,简单刺激。

    “野蛮人?少将先生,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是苏联人。”老普希金语气中还带着点不满。

    “是是是。”麦德维丘克一怔,就忙点头道,但心里却是不以为然,都特么准备卖国了,现在还搞得像是多在意一样?这恶心给谁看呢?光他自己手里经过的货物价值就有近3000万美金,还有些甚至是明令禁止的,他知道,老普希金就曾经和几个人打过“伊万”的念头!

    当然,谁特么知道真假。

    毕竟这种事情不好说、不可说、不能说。

    就当听个玩笑就行,知道太多,死的越快。

    “如果是其他人…”老普希金顿了下语气,“我们绝对不能让尼古拉斯在我们的底盘上出事,上面对他很重视,班德拉上将主要负责。”

    班德拉?

    麦德维丘克面色一沉,眼皮一抽,神色不满,但没出声,他知道自己说了反对也没用,之所以对那家伙不爽是因为,他们之间本来存在着龌龊,两人年纪相仿,同时入伍,但这命运有时候就不一样,你成绩再好,干得再漂亮,也不如人家背景深。

    班德拉踩着他的脑袋上去,目前担任乌克兰后勤部负责人,而麦德维丘克只是个少将!

    平时是惹不起躲得起,可现在让对方来负责,还要从自己嘴里抢吃的,这就有点过分了。

    兴许是感觉到了麦德维丘克的不爽,老普希金眼皮子一抬,把脚放下来,拉近椅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有些事情不是你和我说了算的。”

    片刻之后,前者才应了声,“我明白。”

    从办公室出来,他把这门随手带上,一拳打在墙壁上,脑海中想起刚才对方那句话。

    “你明白最好,你跟尼古拉斯熟悉,这中间还要你周旋呢,不会缺了你那一份的。”

    麦德维丘克除了点头还能怎么办?

    但这心里就是不爽,转过头来看了眼办公室,黑着脸就离开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老普希金坐在位置上许久都没挪一下屁股,突然笑了,这笑的很大声,毫不掩饰喜悦,总感觉给人一种…很不实际的样子。

    这一口气愣是笑了接近1分钟,肺活量还真不错。

    等收音后,端着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在嘴里咕噜咕噜漱了几下,又吐回杯子里,伸出手去把桌子上的座机个拉近,拿起话筒,按了通内部号码,只是响了两三声后,就有人接了起来,“您好,后勤部办公室。”

    “帮我转接一下班德拉将军,我是拉宾德拉纳特.普希金。”

    “好的,请稍等,将军。”对面接电话的女子回到,然后将线路转了过去,班德拉的声音很浑厚,让人光听声音就很有好感,“普希金中将?”

    “晚上好,班德拉将军。”

    “有什么事情吗?”班德拉带着点疏远感问,还有点高高在上。

    普希金这是老舔狗了,他这舔着脸将尼古拉斯发生的事情跟他汇报,对方拖了个音,“你是说有那个亚裔被人盯上了?有基本线索吗?”

    “我们初步怀疑是CIA。”

    这完全是扯犊子放屁,是拉着山姆大叔出来先鞭尸,反正资本主义都是罪恶的!

    班德拉稍微一静,然后才开口,“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吗?”这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让普希金一阵,不对劲呀,这不按照套路出牌呀,不是应该表现对自己的欣赏吗?这么…他刚要开口,对方就很没礼貌的挂了电话。

    听这里面的忙音,这气的普希金差点把话筒给砸了,但一想这是单位物品,这砸坏了要赔钱的,他龇着牙就将这电话放了下来,但还是气的肾疼,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很是不爽。

    ……

    波比.肯坐在酒店大厅中打着哈欠,桌子前放着咖啡,坐久了,就站起来伸个懒腰,看到对面的下属已经趴在桌子上打呼噜,那起桌子上的报纸就往他脑袋上一丢,可对方只是把头反过来,然后挠了挠脑袋,眼皮子就是不睁开。

    “该死的,这就是一头猪。”波比.肯中尉嘟囔两句,从椅子上拿起对讲机,按着说,“请逐组汇报情况。”

    “一组安全。”在楼房顶的观察组说。

    “二组收到。”

    “三组收到。”

    …

    嗯?

    波比.肯等了半响,眉头一皱,“四组,四组呢?”

    对面没有人回答,这让他心里顿时一警,感觉到不对劲,连忙拍了下还在睡觉的下属,焦急,“出事了!”说完就急匆匆的撒腿就朝着四组所在地跑去,这刚迷迷糊糊下属也是一激灵,这忙追了出去,刚跑两步,又返回来,把桌子上的武器拿着。

    波比.肯边跑边让其他组注意警戒,第四组是在对面的楼层,一共4人,等他跑上去时候,这哪里还有人影,在顶楼平台上就留下几瓶酒瓶。

    “该死的!”波比.肯脸色难看,他话音刚说完,就突然头顶一阵爆炸声,他下意识的就抱着脑袋,往旁边滚,跌坐在地上,惊恐的抬起头,就看到身后的钟楼被炸了,像是一枚炮弹炸过来。

    “天呐…”他瞠目结舌,对讲机中传来焦急的呼救声,“头儿,酒店遇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