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37章:天塌下来,个子高的顶着

第137章:天塌下来,个子高的顶着

    杰克斯始终是年轻人!

    被罗伯特这么一怼,这还能忍得住,站起来,这还比对方高半个头,单手就掐住他脖子。

    这种动作…很具有挑衅性。(千万不要学,被打死本人不负责。)

    罗伯特左手用力一甩,将手打掉,抬起脚就踹在杰克斯的肚子上,后者踉跄两步,站稳后,抄起椅子就砸过去。

    里头的酒保听到动静,正要冲出来看看,刚从小房间迈腿,就看到三四个大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要上去帮忙,而这时,从楼梯口也跑上来两名保镖打扮的白人,手里还拿着枪,吓得酒保有一咕噜就钻了进去,把脑袋都给缩起来了。

    “站住!”

    这后面跟上来的自然是保护伞的雇员,他们怎么可能放对方过去,很干脆的拔枪厉声呵道。

    杰克斯的保镖站住,但这还是很不老实,有个人就偷偷摸摸的往后躲,小心翼翼的撩开衣服就掏出枪来,对着雇员射击。

    砰…

    这技术不怎么样,没打中,但这却像是个口号一样,双方就窝在一起火拼。

    这子弹都在脑门顶上飞来飞去,吓得躲在里头的酒保捂着耳朵,给自己灌了瓶伏特加。

    终究是罗伯特稍胜一筹,杰克斯这家伙下手不够狠,哪里像是前者,这膝盖专门往腹部、裆部、肋骨处,两分钟左右,就把对方按在地上了。

    “你特么敢先动手?”

    罗伯特感觉到口里咸味,呵忒了口,就看到唾沫中带着点血腥味,这让他更不爽了,一脚踩着对方的手,使劲拧着脚尖,疼的对方惨叫不迭,抓起杰克斯的头发,“你告诉我,你算老几,比斯利那老鬼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拿了老子的钱,还想要我赔偿?”

    他这是越想越气,最重要,如果老板知道他办事不利,肯定会在心里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怎么能不让罗伯特生气?

    拽着杰克斯,就来到楼顶栏杆边上,按着他的脑袋,伸出外头,这是作势要把他给丢下去,前者瞬间就崩溃了,他紧紧的拉着栏杆,看着下面,吓得顿时就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告诉我?我的钱,怎么说?”罗伯特吼道。

    “我给,我给。”

    “那打电话,让他们把钱洗出去,要是敢胡来,我就宰了你,再去宰了比斯利那老鬼。”

    他现在算是学聪明了,把自己的手提电话拿给他,杰克斯颤着手,按下了个号码,等对方接通后,他双手捧着吼,“混蛋,是我,打钱!”

    莫斯科,贝格尔庄园。

    比斯利眯着眼,躺在太师椅上,怀中抱着个白色的加菲猫,坐在落地窗边,对着前面落地窗,能音乐看到有鳄鱼在其中翻腾,他撸着猫,闭着眼。

    “喵~”怀里的加菲猫突然喊了声,他就缓缓的睁开眼,背后的门被人小声推开。

    “老板,基辅方面来电话了。”

    管家走了进来后轻声说着,余光却瞥着比斯利,“杰克斯少爷任务完成了。”后者闻言,那嘴角就露出点满意的笑容,嗯的应了声,他对于自己这儿子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小事上性格冲动,但是在大事上不含糊,而且是从耶鲁大学毕业,金融业的高材生,他年纪大了,有意让对方来接替自己,可这比斯利忽然发现管家一脸的难言之隐,眉头微皱,心里又一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杰克斯少爷和维恩发生了冲突,进了医院。”

    比斯利用力睁开眼,都感觉眼角在撕裂,面色很难看,但身为大佬没有乱了分寸,他很早就明白了,谁先冷静下来,谁才是胜利者。

    “情况如何?”

    “眼角开裂、内脏损伤,需要住院。”管家如实说。

    比斯利深吸口气,摸了下加菲猫,从脑袋上撸下去,站起来,抓起它,又朝着鳄鱼池丢了过去,那帮经常用血肉饲养的鳄鱼闻到腥味全部都跳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将加菲猫给撕咬开。

    管家叹了口气,这庄园里太浪费猫了。

    “给我准备去基辅的机票,还有,一定要查出这个维恩.鲁尼到底是谁!顺着他的海外账户找。”比斯利这是真生气了。

    “是,老板。”管家答道,看了看鳄鱼池,要找人来打扫了。

    ……

    阿斯马拉!

    劳埃德的死是藏不住的。

    或者说,麦克阿瑟根本没打算隐藏,包括the savior公司拿下4000万防空订单这件事也是在所有军火贩子间传得是沸沸扬扬。

    主要,这两件事太大了,敏锐的人知道劳埃德其实只不过是某些势力的代言人,现在他死了,也许西非那片市场正出现了一个空档期,非常适合在这个时候进入,至于给劳埃德要个说明?别开玩笑了,这个世界死人从来不值钱。

    他们不蠢!

    相反的还有更聪明的人。

    “你是说,打算跟我一起分了厄立特里亚的航空器市场?”唐刀翘着二郎腿,端着杯速溶咖啡,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格鲁吉亚人阿历克赛,就是之前在会议室中被麦克阿瑟怼的那个军火商,他跟唐刀的渠道一样,都是从苏联进的货。

    “是的。”

    阿历克赛显然很紧张,他搓着手,吞了口唾沫,点点头,“我是格鲁吉亚军方的代理人!”

    这个消息很震惊。

    是真的很令人诧异。

    要知道格鲁吉亚在1989年人民示威要求独立,被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亲自带兵镇压下去。终于1991年苏联瓦解,格国才真正独立,第一任总统街头政治家加姆萨胡尔季阿很快被政变推翻,进入内战,后来请出隐居的前苏联外长银狐谢瓦尔德纳泽出山才得实现全国和解。

    这个小弟弟很蠢,被鹰酱的“远交近攻”给玩的团团转,殊不知忘了他在毛熊身边,这当然是压在地上一顿锤后,插着腰生着闷气走了。

    但虽然格鲁吉亚不听话并且分家了,但在家族内部中还是有许多人的关系纵横交错的,也就是说,阿历克赛想要拿到些苏联武器,尤其是在这个点上尤为简单。

    “麦克阿瑟找过我了,他想要从我这里进一些雌鹿直升机,但他想要分期付款。”

    “分期付款?”唐刀笑了,“他是想要吃屁吗?”

    “所以,我拒绝了,但我认为他一定会找其他人,但他们没有苏联的渠道,现在想要找,也来不及了,在厄立特里亚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一起拿下这笔订单。”

    阿历克赛说到后面是越发的兴奋,右手坐了个在握的手势。

    “那我能拿到什么好处?”

    “什…什么?”格鲁吉亚人闻言一怔。

    唐刀把二郎腿放下,“我说,我能拿到什么好处。”

    “这个订单拿下来我们可以对半平分。”

    前者伸出手指摇了摇,“不,这只是你的请求,而不是我的想法,这样跟你说吧,就算没有你,我也你能吃下这个订单,而你现在来打算一起,无非就是想要让我把一份利益让给你,所以,你能给我带来什么?”

    这拐来拐去的说法,让阿历克赛顿时脑袋有点跟不上,捂着额头缓了半刻,才整清楚,对面这个亚裔想要两份好处!

    狗娘养的!

    真贪婪。

    他脸上顿时就露出不忿但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的米斯特等人,还是把捏住的拳头给放了下来。

    暴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你想要什么?”阿历克赛忍着火问。

    “别动怒。”唐刀看着对方那表情,压着手,示意他消消火,从桌子上抽出根香烟,叼在嘴上,点燃火,吸了口,才又说,“西非那么大市场,你就打算放弃了?”

    “呃…”阿历克赛满脸不解。

    “劳埃德死了,西非没有人立杆当家了,这么大市场,你们不愿意咬一口?我的意思是,你们成立一家公司,我们一起合作,占下西非,然后朝着南非和东非发展,到时候还会在意厄立特里亚这点小蛋糕吗?”唐刀此刻像是大忽悠附体,他研究过成功人士的成长历程,其他不说,能忽悠才是最厉害的,就比如他知道后来有个姓马的,靠着一张嘴,让一华尔街精英辞职给他跑腿。

    这就是本事!

    你花的蛋糕让对方闻到香味,哪个有野心的人受得了?

    唐刀这整个“非洲蛋糕”明显让阿历克赛给惊到了,皱着眉想了下,他发现这可行性很大,但他不相信的是,眼前这个亚裔会那么好心,带上自己?他满是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下对方。

    “别这样看着我,阿历克赛先生,我只是想要交个朋友而已,而且,非洲市场太大了,我一个人完全吃不下来,我觉得,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伙伴,我们能合作的很愉快。”唐刀摊开手斜叼着烟,闷声说着。

    去他妈!

    要不是你有格鲁吉亚背景刚好能给老子扛一下,鬼才带你一起玩。

    劳埃德毕竟是法国人的代理人,自己把他给整死了,这面子算是扯下来了,要是高卢雄鸡怂的话,就换一个,要是不怂,免不了要给唐刀点颜色看看。

    那这时候,带上格鲁吉亚,天塌下来,总有个子高的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