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36章:你,算老几 ?

第136章:你,算老几 ?

    唐刀从里没有放虎归山的念头,你要么跟别人不结怨,要么就弄死他,别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是真小人,等一分钟都觉得时间太长。

    最重要,他明白麦克阿瑟不能把他怎么样。

    4000万美金的订单可比一所谓的“西非之王”要来的更为重要。

    别以为名声大,就不会死,只不过,你死的比别人更隐秘而已。

    “老板,我们现在回酒店吗?”

    开车的米斯特看着反光镜中的唐刀问。

    “嗯。”唐刀颔首点头,低下头,忽然眉头一皱,他看到西装上不知道何时溅了几滴血,看起来很刺眼,脱掉西装,打开窗户,就直接丢了出去!

    外面行走的阿斯马拉行人看着从里头丢出来的西装,全都一愣,但紧接着就是冲上去哄抢。

    坐在副驾驶的小天使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

    有钱人所不在意的,也许是穷人一辈子都需要奋斗的东西。

    钱,才是主流!

    麦克阿瑟听到下属的汇报时,他正在看书,古希腊作家阿里斯托芬的《阿卡奈人》,这是一本反战,听起来满是粉刺,一名注定要走上暴力抗争的军事家竟然看这种?

    这和唐刀用《战争与和平》来垫桌角有什么区别?

    果然,政客和商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你是说,劳埃德被尼古拉斯给杀了?”麦克阿瑟眉头一挑,把书给合上,双手交叉,放在股部上,仰着头看着弗朗西斯哥。

    后者头皮发麻…

    “是,是的!”

    “你过来。”

    麦克阿瑟突然笑了,突然伸出手勾了勾手指。

    弗朗西斯哥往前挪了几步,但对方继续示意他走过去,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就看到前者忽然站起来,拉住他的衣领,压在桌子上,操起烟灰缸,朝着他脑袋上砸了下去!

    这一点都不留手!

    麦克阿瑟紧紧咬着牙,两腮的肉却是抖动,手上青筋可见,当然也有血渍沾在上面。

    兴许是打累了,他把烟灰缸往地上一丢,松开弗朗西斯哥,后者现在眼角开裂,满脸是血,从桌子上滑下来,躺在地上,如果不是其胸口还在起伏着,都以为他死了。

    “把他拖下去。”

    站在门口的采购团成员浑身发毛,他们是大气都不敢喘,等麦克阿瑟吩咐了,他们才急匆匆的上来将副团长给扛走。

    麦克阿瑟随手把血渍在身上擦了几下,就感觉胸口的中的郁气少了许多,重新打开《阿卡奈人》,越看越觉得索然无味,他直接将这本书丢到一边,心里静不下来,使劲搓了下脸,眼睛也有点发红,忍不住一拳砸在桌子上。

    “法克!”

    他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气,他当然知道唐刀的做法是什么意思。

    一种挑衅!

    自己刚才问他劳埃德能换多少直升机,对方离开前还把后者给干了,这种光明正大的下手,让他都下不了台,他知道劳埃德必死,但…能不能给我留个面子?

    可又不能把对方怎么办,最重要的是,没有必要为死人大动干戈。

    死人是不值钱的。

    他要是有良心,顶多就给劳埃德鞠个躬,然后把他的尸体运回西非。

    麦克阿瑟聪明着呢,蠢货是不可能坐到这个位置的。

    而弗朗西斯哥倒霉就倒霉在,他刚好站在办公室里,仅此而已。

    …

    基辅!

    罗伯特坐在长椅上,大口啃着黑面包,身边放着百事可乐,这在乌克兰可算是基辅了,而一名雇员在远处的躺椅上拿着份报纸坐着,眼神却时常往这边瞥着。

    就当他吃的正欢时,眼前像是有什么东西盖过来,遮住了他所享受的太阳。

    嗯?

    罗伯特挑着眉,鼓着两腮就抬起头,就看到面前站着个穿着袄衣,带着侧角面貌的男孩,对方扛着个麻袋,眼神满是渴望的看着百事可乐,吞了口唾沫。

    “你想要喝吗?”

    男孩往后退了半步后,迟疑会,点了下头。

    “很抱歉,这是我喝过的。”罗伯特从兜里拿出一张五美元,递给对方,“你可以自己去买。”谁知道后者只是却是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麻袋,再指了指可乐。

    他伸长脖子,看了眼,那麻袋中满是垃圾,什么瓶子、破衣服等等。

    可这男孩看起来不像是个乞丐呀,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干净。

    正当罗伯特不明所以时,就听见声焦急的喊声,“菲尔米诺。”朝着声音方向看去,一名身高大约在1.7左右的年轻女子放下个大包,就跑过来。

    “妈妈。”男孩终于是开口了,小跑过去。

    “你怎么跑的那么远。”女子抱住对方长松了口气,却感觉到侧脸有人看着自己,一转头,就跟罗伯特对了个眼,“很抱歉,先生,我的孩子打扰到你了。”

    罗伯特觉得眼前这女子格外的养眼,高挺的鼻梁上方一双忧郁的眼神,仿佛一眼,就能让人看到她内心中对这个世纪的失望,听到对方道歉,快枪先生明显很手足无措,拍了下手后又摊开,“没…没事。”

    女子抿着嘴轻笑了声,摸摸儿子的头,“拿起袋子,我们回家了。”说着,就要转身走。

    “女士…我叫罗伯特.李。”

    “尤利娅。”

    女子回过头,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但还是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然后很费劲的提着袋子就离开了,这瘦弱的背影,看起来很让人心疼。

    等对方走远后,罗伯特才收回目光,坐回椅子上,捧着那杯百事可乐微微一笑。

    大约又坐了半小时后,他才看着手表站起身,把手插进棕色大衣口袋中,带上自己的帽子,走出公园,在公园对面有一露天的小咖啡厅,开在二楼,这名字也有点好听:“закат(晚霞)”

    他走进去,和其他的咖啡厅没什么不同,如果实在要说,那就是…对方墙壁上明目张胆的挂着鹰酱的国旗。

    “先生…需要。”酒保刚开口,罗伯特就抬手,“我约人了。”

    说完径直朝着落地窗外走去,在外头摆放着四五张桌子,按照道理来说,这鬼天气应该没人在外面,但还真有个男人翘着二郎腿坐着,听到动静后,就转过头。

    很清秀!

    这是罗伯特的形容词,对方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粗狂分子,反而…看起来还很稚嫩。

    “维恩.鲁尼先生?”

    对方站起来没站起来,只是指了下对面,“请坐。”

    “比斯利先生,就让一个小孩子来吗?我只想问,你能做主吗?”罗伯特没动身,就这样站着。

    大蛇被他给弄死!

    还有几亿卢比自然要有人负责,你以为钱就不要了?

    对方也不生气,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当然可以,我是他的儿子,你可以叫我杰克斯。”

    儿子?

    罗伯特仔细的看了下对方,缓缓点头,坐到他对面,这很强势的先开话题,“比斯利先生是准备赔偿我们的两亿卢布了吗?”

    “我的父亲让我问你,为什么要杀掉大蛇。”杰克斯也也不怂同样扣帽子。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然后罗伯特也觉得笑了,站起身来,“那如此,等着给你们乌克兰据点的人收尸吧。”

    他懒得废话!

    唧唧歪歪浪费时间,你那么强势,那看谁更强势。

    杰克斯皱着眉头,他感觉对方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我们坐下来谈,不是应该冷静吗?这一言不合就要开战?

    虽然己方并不怕对方,但…现在局势不对劲,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的洗钱生意,比斯利已经接到了好几个大佬的通知,现在到了很紧张的关键时刻,让他把人给看住点。

    这可不是说说,莫斯科当地三个帮派已经覆灭了,大佬全部抓了进去。

    杰克斯就听到比斯利说:“帝国的末日要来了。”

    这时候,一定要保安全。

    “请稍等,维恩先生。”杰克斯提了个声音说。

    罗伯特那右脚已经迈在半空中了,闻言就放了下来,嘴角微微一扬,但很快就收敛住了,头都不回,就这样站着,就听对方很无奈的说,“我觉得我们双方要坐下来好好聊聊。”

    还是太年轻呀。

    这句话不就是将底儿都交给了对方吗?

    跟老狐狸相比,还是显得太稚嫩了。

    “大蛇毕竟是是我们的人,你杀了他,总要有点表示吧?要不是我压着,现在也许,他的属下们早就冲进来了。”

    这话倒是没错,大蛇被杀后,他们内部也不太平,谁都想要当老大,按照江湖规矩,谁杀了凶手,谁就是老大,只不过,杰克斯没有说出来而已。

    “你在吓唬我吗?”

    罗伯特转过头来,走过去,掏出枪,就拍在桌子上,“你是觉得我怕死?还是觉得你自己能挨几发子弹?”

    死在快枪手底下的可不少于百人了,包括了牛仔比赛。

    杰克斯盯着那把马夫洛卡,眼角微微抽搐着,身体微往后仰,摊开手,“维恩先生,我们也要面子的嘛,难道面子也不给嘛?”

    罗伯特把枪拿起来,拉弹上膛,打开保险。

    这动作看得对方心里一跳。

    然后趴在杰克斯的耳边,都能感受到他浑身在紧绷。

    “你,算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