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04章:买卖双方(厚颜无耻求打赏!)

第104章:买卖双方(厚颜无耻求打赏!)

    约翰见唐刀思索的样子,右眼皮就是一跳。

    “老板,以他们的车速,下午三点会路过贝莱德文城。”

    唐刀站起身来,从水缸中把折背陆龟抱出来,勾了勾手指,约翰将耳朵靠过去,“找点人装成路加的人,然后把那小家伙给绑了,还有,最好在现场留下点线索,送去贝莱德文城。”

    约翰扯了下嘴角,神情一动。

    “这件事做的隐秘一点,不要让人看出马脚来。”

    “我明白,我下午带人亲自去。”

    这种做黑活的事,约翰也是熟门熟路的,他把米斯特找来,拉上威特等七名北极狐的成员,所有武器变成AK47,从衣服上也装扮的跟非洲匪兵差不多,把脸用头巾一遮,谁看的出来?

    唐刀没打算把北极狐给拆封开。

    这支30余人的小队在他的计划中是保护伞的王牌,作用类似于美军的海豹,干一些难啃的骨头,并且如果有人雇佣,价格也是属于顶尖,所有规章制度保留,只要有人牺牲或者退出,才会重新加入其中,最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有了默契。

    ……

    撒哈拉沙漠。

    面积之大相当于一个美国本土,而其也是世界仅次于南极洲的第2大荒漠,世界最大的沙质荒漠。它位于非洲北部,该地区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

    而因为隐藏着的流沙、沙尘暴等“凶手”。

    让这里也变成了死亡率最高的“人类禁地”之一。

    每年都有人死在这里,掩盖在黄沙之下,1987年,一队法国地质学家组成的20人队伍因为在黄沙中迷路失联,法国政府要求当地四个国家派出救援队,但最后只找回来八具尸体,严重脱水。

    另外几人,到现在也是了无音讯。

    当时这件事很轰动,但却无法阻挡住那些喜欢探险的,也是…不重视自己生命的人又如何会在意自己失踪后会产生什么效果呢?所谓的勇气,只不过是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已。

    此时在沙漠边缘地带,有一车队快速的行驶着,扬起一路的灰尘。

    在前面开头的是一辆涂满花花绿绿,看起来很艳的…装甲车?

    从轮胎上看像是南非桑达克·奥斯特瑞尔·比派克公司生产的OMC“獾”式20步兵战车,但他将炮台给拆掉了,轻巧的车身反而让其机动能力略快。

    而在后面是清一色的军用悍马,深灰色的颜装,在这沙漠里特别疲惫。

    几名年轻人很狂野的坐在车座顶部,一脚踩着,挥舞着手中的毛巾,大声笑着。

    在中间的悍马车上,一白人小伙手里端着把托卡M65-A308狙击步枪,这是一把狩猎步枪,东欧很多猎人都喜欢装备,因为民用型号发射7.62毫米北约制式枪弹。该枪使用重型枪管,配有两脚架和手枪握把其射击精度高,适用于大型猎物和狙击战。

    小伙嘴里嚼着零食,通过车狙击镜看着在沙漠上的动物。

    他盯上了一正在狩猎的蜥蝎,这玩意能长到一米多长,是撒哈拉沙漠中的王者。

    正当他瞄准,准备扣动扳机时。

    前面用来开道的突然被什么袭击,轮胎侧滑,在原地来了个720°的漂移,半边车身冒着浓烟,仔细看,后截轮胎都不见了。

    后面的悍马车跟的太近,一头就撞了上去,刚才还在上面吆喝的年轻人尖叫着从上面掉下里,辛苦下面沙子软,没什么大碍。

    而载着小伙的悍马车一个骤停,直接把后者给甩出来了,M65都丢在一侧。

    “OMG!”

    他捂着腰疼的冒冷汗时,耳畔边就听到急促的枪声,吓得他睁开眼,不知道从上面地方冒着几名穿着伪装网的枪手,就连AK47上面也绑着土灰色的纱布,对着保镖来了个点射。

    那些保镖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杀。

    这帮人训练有素,呈现战斗队形散开,自由射击。

    小伙捂着腰,吓得浑身冒冷汗,忍着痛,手脚并用就想跑,这手刚一撑着,一只作战靴就踩在他的手上,还像是故意一样使劲拧了几下,“亚历克斯.巴顿.克莱门斯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亚历克斯惊恐的想要回头,就被对方一拳给招呼了,粗鲁的用袋子套住他的头,拍了拍他的脸,“不要害怕,我们只是让你去个地方,体验一下旅游。”

    “法官,撤了!”

    米斯特朝着其他成员做了个手势后,从随身携带的袋子中掏出手雷,拉开拉环,齐刷刷丢过去,有的滚到悍马车上,接二连三的爆炸。

    这整场行动不超过5分钟,干净迅速解决战斗,拉着人质就往贝莱德文城走。

    ……

    南非.开普敦!

    这个被称为“彩虹之国”的南非恐怕是全世界首都最多的国家了。

    他整整有三个,行政首都为比勒陀利亚,司法首都为布隆方丹,立法首都为开普敦。

    而位于开普半岛的开普敦从很早是东印度供应站驻地,是西欧殖民者最早在南部非洲建立的据点,故有“南非诸城之母“之称,长期是荷兰、英国殖民者向非洲内陆扩张的基地,在这里你能看到几百年的繁荣变化,总督府、图书馆、特布尔山统统都是游客的最爱。

    而阿德利大街是开普敦最为繁华且厚重的地区之一。

    这里坐落着大教堂,其钟楼至今仍保存完好。有8位荷兰驻开普敦的总督先后葬于此教堂内,同样在这条街道上,克莱门斯珠宝公司也在这里伫立。

    高达65米的高楼现实着克莱门斯家族的财富,总共耗资接近4亿美金,是开普敦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比尔.克莱门斯坐在会议室中,揉着太阳穴,摘下眼镜放在身侧,双鬓发白,有些无奈的听着下面的市场部经理和人力资源部高管对撕,前者认为可以适当的招收一些黑人,而后者认为,白人至上,不允许公司内部出现“杂血”,符合目前的南非状况。

    种族隔阂问题在南非很严重。

    你看着公司中没有黑人就知道。

    在开普敦黑人只能从事一些最让人瞧不起和最恶心的工作,比如掏粪工人和小商贩。

    咚咚咚。

    就在他们吵得不亦乐乎时,比尔的男秘书很焦急的从外面小跑进来,趴在他的耳朵边上就嘀咕了几句,那正在嘶吵的双方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吓了他们一跳,忙朝着比尔望去。

    就看到此时老家伙满脸涨红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气值在飙升,但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场合部队,一挥手,“散会!”急匆匆的带着秘书就走回办公室,插着腰,越想越生气,“他不是说他去美国了吗?怎么在北非?”

    秘书忙把窗帘拉上,很尴尬不知道怎么接。

    “刚才那人电话打来怎么说?”

    “那人要5000万赎金他们才会放人。”

    5000万?

    这特么都赶得上克莱门斯公司半年的纯利润了,对方还真敢喊。

    突然,比尔抬起头,盯着秘书,皱起眉头,“你是不是知道他去了哪里?”

    秘书头皮发麻,“之前亚历克斯从公司账户上提走50万美金,他说和朋友要去撒哈拉大沙漠腹地探险。”

    比尔真的被气的嘴巴都歪了,他对这个独生子再一次失望。

    曾经花了400万美金送亚历山大去哈佛大学进修,但谁知道他进去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一名黑人教授面前去学猩猩,并且做出侮辱性的动作,这种族歧视在号称民主的美利坚当然要严肃处理,当场被开除了,学习时间:4个小时。

    然后让亚历山大进入公司学习,但当个季度他所管辖的业务下滑7个百分点,又被比尔给撸下来了,后面就让他闲在家,可现在…被绑架了?

    “老板,我们要不要报警?”秘书问。

    “他最后被袭击的地方在哪里?”比尔没回答,反问。

    “索马里!”

    比尔捂着心脏,深吸口气,在索马里被袭击绑架,那肯定是当地军阀或者反叛军、匪兵干的,那地方他去过,第一个念头就是乱!去的第一天就差点被人给抢了,要不是他保镖势力不错,也许久得跪在那里了。

    那地方军阀混乱,你报警?是打算让警察去抓人吗?

    “凑钱,不要报警,还有帮我联系EO公司伊宾·巴罗先生。”比尔吩咐道。

    “好的,老板,我这就去。”

    秘书忙紧张的跑出去,留下比尔在办公室内,皱着眉头,靠在桌子边深思。

    他打算找雇佣兵解决这问题,克莱门斯也是EO公司的老顾客了,对方的实力他完全相信,甚至比南非正规军队还要好上一筹,可比他们靠谱多了。

    ……

    而这时候,摩加迪沙中,同样也有个人深思着。

    唐刀敲着桌子,对面站着约翰,后者就听到老板在用好像是中文说着一句话。

    “卖掉路加?获取比尔.克莱门斯的信任?借着米切姆公司打开南非市场?可怎么能有卖掉路加呢,现在这时间,可要不到什么好价格,再等等,等着买猪的人来不及,而卖猪的人性子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