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94章:生意,是这样做的。

第94章:生意,是这样做的。

    艾迪德背这个锅,竟然连点声响都没有,像是哑巴了一样。

    这让许多静观的“代理人”都开始脑补了。

    难道这家伙真的默认了?

    其实,这只是唐刀“关系”到位了。

    3挺NSV机枪、20具火箭筒、还有7门苏联加里宁格勒第八火炮厂生产的939式37毫米高射炮,别看这牵引式高射炮年纪大,而且还是在瑞典博福斯40毫米火炮基础上改进而成。但该炮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军主要的轻型防空武器。

    你丫的直升机低空飞行试试。

    看你特皮能扛几轮。

    这玩意是战场常青藤,后来在伊拉克战争中也能看到它的身影,只是年纪终究大了。

    但艾迪德稀罕呀!

    他见识了救世主公司雌鹿的洗地能力,对着“挂着螺旋桨的棺材”特别的忌惮,所以对高射炮有接近一种盲目的信任,老子都这射速了,你丫的应该飞不起来了吧。

    艾迪德也防着唐刀呢。

    所以,当听到对方要求和自己“合作”时,他当然是欣然同意了,反正只是装哑巴,从来没见过这么好赚钱的方法。

    不就是背黑锅吗?

    反正自己看那伯纳德也不顺眼,那家伙好几次追着他让他下贝加订单买西格公司的手枪,可那玩意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操作太特么复杂了,而且一把枪要500美金,你以为是在给美军配备吗?

    他也不知道这傻X怎么跑到北非来卖这武器。

    这脑壳不聪明的人死了也就死了。

    但他殊不知自己才进入了这个旋涡当中,被人拿出来当挡箭牌了。

    也不知道谁才是笨蛋。

    ……

    格兰特换了身便装,在背后塞了把鲁格P-5型手枪,他还穿了件防弹衣,这也是有备无患。

    外面一辆悍马等着,他就看了眼,就让副官去把车换了。

    开什么玩笑,在这索马里开悍马出去?

    你人多还能硬,就他一个人,怎么被打死都不知道。

    副官给他找了辆摩托车,还是很烂的那种,骑起来都在颤,格兰特反而很熟络的跨上去,他以前在东部也是个知名的牛仔。

    摩托车就低调了多,朝着五十公里机场行驶而去。这一路上虽然坑坑洼洼,但也算是顺利,当他赶到机场时,已经是浪费了个把小时。

    突突突!

    就当他要骑过去,一串子弹打在面前,把泥巴地都给溅起来,这吓了格兰特一大跳,忙停下来,大声喊,“我是来找尼古拉斯的。”

    他边说着边仔细端详着,这五十里机场已经多了道围墙,甚至还有几个制高点,上面隐约看到有人影闪过,而且从地上泥土的受害面积看,这恐怕是重机枪。

    格兰特冷汗都被吓出来了。

    你喊人停下用重机枪?

    这要是一不小心,就要去见上帝报道了。

    在他观察时,罗伯特也带着几名雇员出来,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一眼,后者肃着脸,“格兰特…先生,请麻烦您将武器拿出来,等你要走,我们会还给你。”

    格兰特掀开衣服,将手枪递过去,他倒是做的干脆,反正看对方这架势,自己如果不同意,还要搜身,还不如配合,少受点苦,罗伯特很满意的点头,“请跟我来。”

    那摩托车自然有雇员会开到一边去。

    格兰特不是第一次来“五十公里”机场,但当初来,这里人眼荒芜,只有几架所谓的航空公司货机降落,但现在,琳琅整齐的平房,还有正在施工的场地,都显得特别热闹。

    而且里面的苏联货也很随意的放着,包括坦克、装甲车、火炮震撼人眼球。

    格兰特不发一言,但从他那轻颤的眼睫毛可以看出来,他心里并不宁静,罗伯特领着他绕了一圈后,才走到办公室,敲了下门后,推开,“老板,格兰特中校来了。”

    唐刀正在抖着非洲折背陆龟,闻言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山姆,来客人,你乖乖的待着。”他双手将后者捧进水缸里,拽出抽纸,擦了下手,脸上带着笑,“欢迎光临,中校先生。”

    两个人在不同的时候,以一种不同的位置再次相见。

    格兰他发誓,他很想一拳打爆对方的脑袋,他觉得对方那笑容充满了虚伪,让人厌恶,他直接无视了唐刀伸出来的手,拉开椅子,就是一屁股坐了下来,抱着手,“你叫我来,可不是来这里听你废话的吧?”

    罗伯特和奥斯本就要上前拽他,唐刀一摆手,也不恼,坐到他对面,“我是很有诚意的跟格兰特先生交朋友的…”

    “不,我不想!我不会跟一个军火贩子交朋友的,这是耻辱。”

    “我想你对我有很深的误会。”

    唐刀身体微后仰,翘着二郎腿,摊开手,“我只是个商人,你为什么要盯着我一个人呢,我们这货出不去,我的雇员就发不出工资,我们都得饿死,你觉得,你对我们公平吗?”

    格兰特被问的哑口无言,最后像是耍无赖一样,“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对!本来就不公平,就像是,现在,你是当朋友和咖啡,还是当仇人,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呢?”唐刀也是干脆说白了,跟这毫无文化涵养的白人还是直接点更好。

    “你在威胁一名美军中校!”格兰特站起来大声咆哮道,拍着桌子,异常愤怒。

    “可你在断一名军事商人的活路,我没钱赚,你全家都要陪我去见上帝。”唐刀抬起头看着他逐字逐句的说,压了压手,“冷静点,先生,我们只是想要吃饭呀,你干什么要这样逼我们呢?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过去了吗?而且,我听说您的妻子想要珍妮,对吧,是叫珍妮吧,让她读最好的学校?这当然可以,没有问题,费用我可以承包,别跟我说什么难进,只要美金开始发言,真理也要学会蹲下,你说呢?”

    有家室,还要干蠢事。

    这个格兰特显然以为唐刀还讲“仁义道德”“祸不及家人”。

    别开玩笑了,哪个往上爬的人脚底下不是累累骸骨,所谓的礼义廉耻,道德仁义,只不过是极少数的人想要把你驯服而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自古以来,就是成王败寇。

    放不下良善,你就去当韭菜,等着被割。

    格兰特显然也不是一个能将全家豁出去殉道的人,他有弱点,而且还被敌人重重的抓在手里,慢慢的捏碎,他除了嚎叫,还能干什么?

    要不是他的身份,唐刀早就把他丢到索马里的焚烧厂了。

    “我要200万美金。”他低着头,面目纠结了很久,沉着声说道。

    这胃口够大的啊!

    唐刀登时一怔后,摊开手,“nprble,不过我想得让您先见个人,罗伯特去把我们的客人也带上来。”

    “是,老板。”

    “格兰特先生,这人你肯定认识。”唐刀轻轻拍了下桌子眨着眼,颇有些神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