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72章:小朋友的玩法。

第72章:小朋友的玩法。

    摩加迪沙。

    “十月二十一“广场,身为索马里最有名的建筑之一,与它毗邻遥遥相望的QZ寺和大会堂,米黄色的寺塔顶高耸入云,大会堂像雄狮一样盘踞在突起的高丘上,广场上最令人神往的是两座英雄铜像,他们分别挺立在10多米高的大理石底座上,彼此相隔有数米之遥,其中一个是披盔戴甲、挥剑跃马的民族英雄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哈桑的青铜塑像。

    如果是节假日,你还能在这里看到属于格里人独特的舞蹈。

    但,现在是军阀混战时期。

    广场上也有许多弹坑,就连英雄哈桑的雕像上的右眼都被子弹给打穿了。

    不得不说,这更像是一种讥讽。

    一名穿着黑色风衣,把脑袋也藏在帽子中的身影在这广场上特别的突兀,废墟中的老鼠不怕生的偷偷探出脑袋,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他有目的性的走到哈桑的雕塑下,抬起头,那帽沿微微滑落,能看到是一张老黑的侧脸,耳朵上挂着金属饰品,把手伸进衣服里,一份信件塞到铜像的脚下后,扭头就走。

    在他走后五分钟,同样一名把自己伪装成粽子的男人走到同处,弯下腰把信件给取走。

    除了洞里的老鼠外,谁也没看到,但这小家伙,只会抱着手里的食物残渣啃着。

    ……

    “阿萨莫阿.吉安.安塔,索马里能源部副部长,1946年出生在索马里南部小城博萨索的一处贫困家庭,1969年以优异成绩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毕业,1970年回国从政,担任过摩加迪沙市长、索马里驻美使官…1978年担任能源部副部长。”

    “科菲.本杰明.利德斯,索马里团结机构负责人,1951年出生在加纳,父亲为意大利人,母亲是索马里人,毕业于法国卡昂大学,心理学博士!”

    …

    唐刀啧啧两声称奇,这索马里别看是世界GDP最少的国家之一,但这上层还是属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也是非洲的一大特点,许多高中毕业的人认为在非洲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爬上去很简单。

    其实,非洲黑哥们是懒,而不是蠢!

    国家不发展教育业的根本原因就是,从教育上能控制国家!

    从这些人的表面履历上看都很漂亮,而且是受教育回国,看起来像是天堂,但在情报后面确实真实的现实。

    阿萨莫阿.吉安.安塔曾收取法国商人500万美金贿赂,将位于索马里西北部的一座矿石采购权的30%交给了他,而他儿子在法国里昂就学期间,每个月会有一笔不少于三万美金的资金流入,以供其在大学期间的费用。

    最重要,他儿子的座驾是一辆最新的CizetaV16T跑车,市场价80万美金!

    就连他三个妻子名下都有房产。

    这家伙可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可爱。

    “想不到一名高官的资产竟然比我还多。”唐刀笑着摇头,像是一种自嘲,手指在他的名字上画着圈,点了几下。

    “老板,我们要把这份资料交给索马里当局吗?”罗伯特弯着腰轻声询问。

    唐刀诧异的很,抬起头,“Why?我可没有当反腐先锋的想法,我最喜欢跟有贪心的人合作了,喜欢钱的人,才大胆,那些连钱都不敢明目张胆去喜欢的人,到后来都没出息。”

    他边说着边将阿萨莫阿的文件拍了拍罗伯特肩膀,起身,扭了下发胀的脖子,“不过这个人我们不能深度合作,他是法国人的代理人,我现在可不想跟那帮高卢雄鸡撞撞拳头。”唐刀两只手捏成拳头,互相碰了下,目光看向科菲.本杰明.利德斯,那上面的照片是一张半身证件照,龇着牙,笑的很灿烂,绑着红色领带,跟这肤色还相辉映,戴着副眼镜,文文弱弱。

    他虽然履历跟阿萨莫阿对比起来毫无亮点,但唐刀看中的是他那团结机构负责人的位置。

    索马里想要真正团结是不可能的,而科菲的作用就是替艾迪德联系其他部落,从他们中招收士兵加入队伍,经常会去见一些小部落酋长,依靠这样的身份,完全能将救世主公司的货推广出去。

    “你替我去摆放一下科菲先生,千万不要空着手去,带份礼物吧。”唐刀随手摆弄了下桌子上的文件,笑着说,“毕竟,我们是文明人。”

    罗伯特点了点头,看了眼情报上面的地址,深深记在脑子里后,转身离去。

    “哎,做生意太难了。”唐刀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又到了喝下午茶的时候了。”

    就在他准备出门,那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就响了。

    嗯?

    这手机电话可没有几个人知道,不断的响个不停,唐刀迟疑了下,就接了起来,他没先吭声,等对方先说,“您好,请问是尼古拉斯先生吗?”

    “您是哪位?”

    “我的父亲是麦德维丘克将军。”对面声音很年轻,同样也很紧张。

    麦德维丘克的儿子?

    那白痴难道把自己这条线交给这种小兔崽子?

    唐刀很不满的皱起眉头,但还是很有礼貌的询问,“奥,很高兴能见到你的电话,只是,是麦德维丘克将军让你找我的吗?”

    “不不不,是我从我父亲那里看到您的电话,我…我找您。”

    在基辅的家中,维克多.麦德维丘克抱着电话,捂着话筒,穿着睡衣,跪在沙发上,还时不时转过头看向楼上,压低声音,“我有一笔生意想要跟您做。”

    唐刀笑了,听对方那声音顶多就是十来岁的孩子,能做什么?

    “小麦德维丘克先生,我可不做卖棒棒糖的工作。”

    这话让维克多很生气,捏着拳头,声音不禁提高了一丝,“我是跟你做军火生意,先生!我可不是孩子,我已经有12年的军队服役经历了,我是战士!”

    军火生意?

    唐刀眨了眨眼,反问,“军火?你说的是…烟花吗?”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你太没有礼貌了,先生!”维克多不满道,“你想要护卫舰或者是巡洋舰吗?无畏级、卡辛级如何?武器系统都卖。”

    咳咳咳…

    唐刀胸闷,吓到了,对方这话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没吭声,但维克多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不满意,继续说下去,“你想要核潜艇吗?这也可以!台风级的不行,但你如果需要“维克托”Ⅲ级的我能想办法,你只要付我一点小小的佣金就行了。

    “先生,您这确定不是跟我在开玩笑?”唐刀脸色收敛,眼神闪烁。

    “当然,我在…俄罗斯的朋友跟我的。”

    这难道就是二代的玩法?

    卖这种玩具?

    唐刀觉得好失败,对方比自己小很多,现在竟然开始玩那么大。

    老毛子真的是烂到了新一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