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63章:我们是慈善机构

第63章:我们是慈善机构

    皮尔斯都被他这话说的一愣,紧接着失笑,扯着身上的衣服,“嘿!伙计,你觉得我像是付不起钱的…亚…黑…穷人吗?”

    他这原本想说亚裔的,但一想到自家老板也是亚裔,顿时就换了个话锋,想说黑人,可眼前这大兄弟那胳膊比自己小腿还要粗,这一拳过来,自己可受不了,他满脸涨红的着又硬生生改口。

    也不知道黑人是不是蠢,他还真的上下打量了下后,摇摇头,“不是。”

    “那伙计,能开车了吗?”皮尔斯翻了个白眼,摊开手亢。

    黑人点点头,踩着油门,就在车流中穿梭。

    田德隆区是市内最穷乱的区,有很多成人商店和电影院。路上也常看见醉汉,吸毒者和乞丐,同时亦是各类罪案的温床。但是它就在旅游区和商业区的边上,财富差别非常明显惊人。这的治安最不好了,大部分黑人移民或者偷渡者都在这里生存。

    这里也是发生凶杀案最多的地方。

    旧金山警察局甚至把这里称呼为:“The trash!(垃圾桶)”

    的士压过田德隆区最繁华的街道,皮尔斯很好奇的看着车外,竟看到几辆造型奇特的车在缓缓行驶,“那是什么?”

    “哦?那是捡粪车。”黑人看了眼,顿了下,“那些流浪汉随地大小便,这些车就是用来清理的。”

    皮尔斯脸皮一抖,他正好看到一名穿着黄衣,满头污垢的流浪汉正肆无忌惮的站在街道上蹲着拉屎,宛若无人,很明显,周遭的人虽然满脸嫌弃,但却都像是见惯不怪了。

    这特么是旧金山?

    怎么跟非洲和印度一样?

    咯吱—

    车轮胎压过一玻璃针管,重量直接把对方给压烂了,那针头还扭曲着,显然是刚用完注射。

    “先生到了,一共是25美金。”黑人指着计程表,示意皮尔斯自己看。

    “能给我一张名片吗?到时候,有需要我可以打你电话。”皮尔斯把钱递过去后,看到他凹槽里放着名片,就开口说,

    黑人拿给他一张。

    尼克·弗瑞?!

    沃特?

    神盾局局长?

    皮尔斯诧异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眼,还真有点像。

    尼克·弗瑞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左手摸向椅子下面,这里头藏着把扳手,是他用来护身用的,旧金山的治安可不怎么样,拧着眉头,督促,“先生,可以下车了。”

    “嗷嗷,谢了,伙计。”皮尔斯推开车门下来,刚一关门,计程车就迅速扬长而去,这整的他一愣,然后就看到远处有交通警察跑过来,显然是害怕被罚款。

    旧金山的警察…

    也就比税务部门要来的温和一些。

    皮尔斯提着包,顺着熟悉的大街上走着,这儿的每个场景他都记在脑海里,多久都不会忘记。

    “弗朗西斯街767号。”

    他站在一栋民居前,院子里已经长满了杂草,青苔都爬上了墙壁,一个秋千安静的等待着他的主人回来,带着落寞。

    “请问…您找谁?”就在皮尔斯出神时,隔壁有人大声喊,他转头望去,脸上一笑,“摩尔斯太太!下午好。”

    那故乡旧金山的阳光倾泻而下,沐浴在他身上,那抹微笑,竟带着点惆怅。

    “你是?”身材臃肿,拿着扫把,带着啤酒瓶厚度眼镜,穿着花衣服的摩尔斯太太端倪了很久,紧接着就捂着嘴大声尖叫着,“啊!你是皮尔斯,天呐!亚历克斯!亚历克斯!”她激动的朝着屋内喊,里头先是响起一阵狗叫声,房门被打开后,一条金毛奔过来,伸着舌头,绕着摩尔斯太太转,然后才从里面跑出个老头,只是…手里头拿着把雷明顿M870P霰弹枪,只是这腿脚看样子不太方便,走起路来都晃悠。

    “嘿,你在干什么,快放下武器。”摩尔斯太太皱着眉,插着腰吼到,很粗鲁的把对方给缴械了,“这是皮尔斯!你难道忘记了吗?”

    “皮尔斯?”亚历克斯想了下,然后竟在原地跳了下,“噢!亚历山大.皮尔斯?你回来了?”

    他兴许这是太激动了,这假牙直接就掉了出来。

    “亚历山大先生。”皮尔斯把手审过栏杆,跟他握了下手,“我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摩尔斯太太顿了下后,没说下去,但这意思显然不言而喻,以为他死在了外面,很热情的招呼道,“今天晚上我要办个聚会,亲爱的,你觉得如何?这是为了欢迎皮尔斯回来。”

    “当然,家里你说了算。”亚历克斯捡起自己的假牙,笑着说。

    对于几十年老邻居的邀请,皮尔斯自然不会拒绝,笑着点头,指了下房子,“我先过去看看。”说完就提起包就走过去,身后能听到摩尔斯太太两人的交谈声。

    把地上的地毯掀开,太久没打扫,蚂蚁和污垢都成灾了,下面放着把备用钥匙,皮尔斯很紧张,他已经八年没回家了,深吸口气,打开门,一股子发霉的气味冲鼻,地上满是灰尘,但那摆放却让人熟悉。

    “亲爱的,你回来了?”厨房间走出个金发女子端着食物,满脸温柔的看着他。

    皮尔斯晃了下脑,闭着眼然后睁开,眼前哪有什么女子,厨房里依旧破旧不堪,但眼泪顺着他眼角流了下来,语气竟带着点抽泣,“我回来了,亲爱的。”

    曾经的家…

    没了!

    一个在战场上都没哭过的战士,此时却在嗷嗷大哭。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柔弱的一面,你哭并不是你不够坚强,而是,你是人。

    皮尔斯红着眼,把家中里里外外都给整理了一遍,拖的干干净净,一直忙到晚上太阳西落,摩尔斯太太喊他过去聚会,他才放下手中的工具。

    在摩尔斯太太家,他看到了许多老邻居,也有新邻居,对于他的回来,大家都很欢迎。

    “伙计,听说,你以前在外面?”一名穿着嘻哈服饰的黑人小哥很像自来熟,把烤好的肉串递给他,就坐在他身边说。

    “谢谢,是的,以前在外面…上班。”皮尔斯接过烤肉,点头说道。

    “做什么?”

    皮尔斯瞥了眼对方,黑人低着头啃着肉串,这问题像是随意问的,他犹豫了下,整理了一番语言,“我是公益组织的,主要在外面扶着传播人权和信仰。”

    “酷毙了!”谁知道黑人吹了个口哨,兴奋道,“你难道在联合国组织工作?”

    “不不不,我们是个私人慈善机构,可跟联合国那帮**不一样,我们是真的为了爱与和平。”皮尔斯一本正经的说道,还反复强调。

    “那你们是盈利机构吗?”

    “我们从来不会让美金玷污我们的灵魂!”

    皮尔斯说的自己都相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