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7章: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第57章: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意大利鱼子酱很可口。

    奥斯本嘴巴就没停过,但同样罗伯特也没停下,拧着眉头,抽着烟,望着那楼梯口,时不时看着手表,面露焦急。

    眼看就要等不及时,唐刀和艾迪德并肩从楼上走下来,两人倒是有说有笑。

    “别吃了!干活了。”罗伯特把烟头往地上一丢,推了把奥斯本,后者差点噎的半死,脸色涨红,好不容易用手抠出来,把杯子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在嘴里晃了几下,又吐掉,抽出两张餐巾纸在嘴边一抹,跟着罗伯特就站起来。

    “请留步,将军。”

    在门口,唐刀满脸春风笑意的压了压手,“明天,我在机场欢迎您。”说完,就走下台阶,罗伯特撑着把雨伞跟在他身后,奥斯本眯着眼,让雨点顺着脸颊滑下,指挥着金盾等人上车,在黑夜的浓雾中,两盏远光灯,扬长而去。

    艾迪德肃站着,目送着他们离开,很突兀的就开口,“欧马,你觉得这亚裔的话几分能相信?”

    欧马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问这句话,犹豫了半响,“大概能相信一半吧。”

    谁知道艾迪德听到这话反而一笑,彪了句当地脏话,“商人的话,就像是一坨狗屎,狗吃的香,但人觉得臭!”

    留下满脸深思的欧马,转身离去,还不忘丢下句,“明天带人去看看货。”

    …

    吉普车行驶在凹凸不平的摩加迪沙街道上,在这夜晚,两只大灯照射前方,反而显得更加安静,要是这时候蹦出个黑人,保不准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野猴子。

    这可不是种族歧视,诺贝尔奖获得者沃森,就是发现DNA的那家伙都说,黑人进化不完全,不应该和黄种人白种人一样被称呼为智慧人种。

    关爱弱智,一直都是唐刀的美德。

    但弱智中,难免也有几个聪明人,唐刀觉得艾迪德就是,说话从不拖泥带水,他的眼界在东非人中算是宽阔,同样明白,谁掌握了舆论和军队,谁就掌握了话语权,所以,他进入摩加迪沙第一天,就把全城的广播都抓在手里,时不时宣扬下自己的“功绩”。

    俗称洗脑!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美军在抓捕他时,他在广播上喊了一声,成千上万的摩加迪沙人拿着生锈的AK或者拿着棍棒冲出来,换成英文来说,这就是:“Ideologicalconstruction!!”

    果然能在索马里这地方站稳脚跟,不可能是白痴。

    唐刀越发觉得自己送的那辆坦克送对了,用一古董货换取双方利益的锁链,这买卖还是值的。

    “老板,酒店到了。”

    在他还沉思时,罗伯特轻声喊,唐刀一回神,抬起头,就看到那酒店的老牌子,开门下车,这一脚没注意,踩在水坑中,幸亏没从鞋中渗进去,不过也让人恼火。

    “那帮飞行员安顿好了吗?”

    “皮尔斯跟他们安顿在一起,而且,答应的美金也发下去了。”

    唐刀点点头,“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别乱跑,在索马里被人给抢了,我可不管,还有,明天带他们去领手枪,最起码也要有自保能力。”

    他边说着就边往里走,前台有个黑人小女孩,绑着辫子,很紧张的喊住了他。

    “有事吗?女士。”唐刀抿着嘴笑着问。

    “先生,刚才有个人然我把这信交给您。”黑妹扯了下抽屉,那抽屉像是齿轮生锈,还发出声音,从里面拿出封信递给他。

    信?

    这年代还有人写信吗?

    唐刀抬了下手,然后朝着罗伯特使了个眼色,后者走过去把信接过来,唐刀蹙着眉打开,一目三行看着,那眉头的“川”字越来越深,但到最后,却是一松,把信叠好,揣进口袋,朝着黑妹点头,“非常感谢,祝你好梦,女士。”

    “也祝您好梦,先生。”

    罗伯特在侧面没看清楚,但他看到个熟悉的名字:西里尔!

    那封信里面,难道是关于他的?

    “明天把我们的翻译先生也带去,我想他不能白白拿钱而不干工作。”走在前面的唐刀开腔,罗伯特心里一凛,果然!

    要出事了!

    ……

    次日,一大清早,也就五点开头。

    唐刀就来到摩加迪沙机场,插着口袋,看着雇员们将一辆辆坦克和武装运兵车摆好,至于机场工作人员就只能请他们在房间里待着,至于航空也实行管制,这是艾迪德下的命令。

    西里尔拿着公文包站在唐刀身后,看着那被推出来的DzSU-57-2式57毫米小口径防空炮,眼镜后面闪过道精光,但紧接着就低下了脑袋。

    “西里尔先生!”

    突然,唐刀喊了声,转过头指着满飞机场的武器弹药,“您觉得…我这些东西能打一场小型局部战争吗?”

    坦克、装甲车、还有火炮,这特么都能在索马里横推了!

    “可…当然可以。”西里尔点头,犹豫下,“只是这些都要用在索马里的土地上吗?”

    “您觉得呢?”唐刀反问。

    西里尔道,“我觉得索马里人应该有自己的方式生存,外部的介入只会让这里变得更加混乱。”

    “KGB也是这样认为的吗?”等他刚说完,唐刀就接下去问,很突兀,整的西里尔稍懵,连忙说,“您在说什么?”

    啪啪啪。

    唐刀都鼓掌赞叹,“不亏是KGB培养出来的演员,这一点我不如你,能不能请你把包给我看看?”

    西里尔握着公文包的手紧了紧,“这里面只是…”

    话都没说完,奥斯本就是一拳打在西里尔的右脸颊上,一拳,就干倒在地上,还朝着他肩膀踹了一脚,才把公文包捡起来,拍了下灰,从里头翻起来。

    “我讨厌别人太多废话,我让你拿,你就拿!”唐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老板,有摄像机和录音机。”奥斯本从包里翻出机器,左右手拿着,面色不善的盯着西里尔。

    “这…这只是我的爱好,我喜欢拍点索马里的风景。”

    索马里有什么风景?

    海盗?

    还是赤脚奔跑躲避炮弹的孩子?

    连找个借口都那么难吗?

    难道KGB都落幕到这种地步了?还是老毛子专门以为别人是傻子?

    好像就有一批特工,毕业后,拍了个毕业照,还发在网络里,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这种操作,让人窒息,然后都被派去守边疆了。

    “处理干净点,别让艾迪德将军看到血。”唐刀摆摆手,昨天那封信让他感觉压力大,上面就说,西里尔是KGB的特工,其叔叔在意大利就接受了KGB的培养,但在一次行动中失败被杀,这一家人就得整整齐齐。

    西里尔被绑住手脚,嘴里塞上破布,套进尼龙袋子里。

    然后奥斯本等人手持钢管、扳手对着猛打,一顿下来,顿时就不挣扎了,没气了,放在车上拖走,丢海里去喂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