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21章:服务态度

第21章:服务态度

    要说,这世界上最安全的战场就要应属非洲战局了。

    隶属于甘尼特报团的《今日美国》军事刊曾经在90年代初,登上过一组数据,从第一次阿富汗战争到91年的海湾战争,这里面雇佣兵担任的任务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吃香,但同样的死亡率也很高,大约有接近两万多名雇佣兵在各大战场死亡!

    牺牲率达到了22!

    而相对应的在非洲战场上,除了真正的几场战争外,大部分都像是闹着玩。

    佛系射击的死亡率可是最低的,大部分纳米比亚士兵的死亡反而是死在自家坦克的履带上,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能跑的过坦克,结果显然是悲催的,他们的战斗思维始终还停靠在冲锋和反冲锋的基本理念上,严格来说,他们就连准军事水平都还没达到。

    贝利尔波北大营口。

    这离镇中直线距离三公里,以前被规划成工业园区,但后来战争开始后,这里的商人早就撤离了,变成了北面的战场。

    噗…咻!

    一发迫击炮弹划过防线直溜溜的掉在装甲车前,轰然炸开,btr-40猛打方向盘,右侧轮胎都轻微一抬,很从容的就绕过炸出来的大坑。

    “哦豁!yes!车神上线。”

    奥斯本举着右手,两眼盯着前方道路,嘴上还叼着根烟,只不过没点燃,身体随着道路的颠簸而晃着,十分得意的看了眼副驾驶的唐刀,跳了下眉,还透过反光镜,朝着威特炫耀般的咧开嘴。

    “小心!”

    忽然唐刀抓着把手,大声喊。

    奥斯本心下一惊,就看到面前一堵墙,想要再打方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咬着牙,撞了过去,那尖锐角很干脆的将墙个捅破了,但也因为地盘不够高,正好卡住了。

    这可把后面跟着的巴塞洛等人都看懵逼了。

    卧槽?

    这是什么操作?

    btr-40还能当开路车使?

    “老…老大,我们要不要跟上去?”开车的队员也不知道是不是大脑短路,还转过头来问了一句,气的巴塞洛嘴角直抽抽,跟上去?难道也去撞墙?

    “往旁边开,白痴,你想让我们当靶子吗?”

    巴塞洛指着一处平方空地喊,他们原本在装甲车后头还能躲几下,现在那家伙都重新开路去了,整个大道上就只有一辆皮卡车,这靶子也太高调了点吧,果然话音刚落,就听到皮卡左侧一震,枪声很明显。

    “狙击手,快撤。”巴塞洛脸色难看,瞥了眼后视镜,那躲在暗处的狙击手显然想要打油箱,只是这技术有点漏。

    驾驶员忙一个大方向盘,原地转,拖着尾气钻进墙角。

    …

    “噗噗噗,该死的英国佬,交通部就应该吊销你的驾驶执照。”从车里钻出来,威特捂着脑门有点发胀,但他突然脑门一麻,豁然抬起头,面色一僵。

    面前屋内各处扎堆着十几名壮汉。

    有个满脸横肉,裹着头巾的壮汉身上斜挎着弹链,屁股下面还坐着hk21机枪,手里捏着扑克牌,看着牌数,像是在打桥牌,嘴上还叼着烟,同样大脑发呆的望着威特,空气中一静,但也就是下一秒,骂骂咧咧的声音堆积而起。

    “法克!法克!”那横肉壮汉,跳起来,抓起hk21机枪就把枪口对准威特等人,他像是小脑有点发达不太健全,这说话声音还有点缺调,含糊不清,可这动作可不慢,这拉枪机的手速可一点都不含糊。

    其他雇佣兵也是把武器端起来,这几十把枪对着…

    威特很果断的怂了,举起手,大声用英文,“伙计们,我…我们是军火商,是来给你们在这困境中送温暖的。”他生怕别人听不明白,还用了德语和法语各说了一遍。

    “我们老板就在车上。”威特毫不犹豫的就把唐刀给卖了。

    其实在车里的唐刀当然也是透过窗户看的一清二楚,只不过,缩起来了,这傻子才出去呢。

    他在里头听不清楚外面叽里呱啦说什么,不过那武器还是能看得明白,这帮人除了hk21机枪还有新加坡特许工业公司研制的阿尔蒂马克斯机枪、更过分的是还有人扛着rpg!

    尼玛b呀!

    “真…真刺激。”奥斯本把脑袋都快缩到屁股下面了。

    他这脑回路总跟别人不太一样。

    突然,唐刀发现外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那眼神都有点让人害怕,他低声彪了句脏话,明白这时候应该下车了,硬着头皮,打开门,从来没面对过这样的场景。

    被一把枪指着算什么?

    我被rpg顶着过!

    “咳呵。”唐刀润了下嗓子,努力的让自己展个笑容,只不过脸还有点僵硬,他正要开口,就听到有人带着疑问的语气,“军火贩子不都是在图特体育馆吗?他们可怕死了,上次,我让他们给我送点子弹,一听还在打仗,法克,让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有人显然对军火贩子的服务态度很不满意。

    这能针对同行,唐刀自然也不介意落井下石,点点头,摊开手,“他们只不过是一帮吸血鬼,而我不一样,我是诚心诚意来为你们服务的,只要你们需要的弹药、简单药品、运送伤员…我们都可以做,当然如果你想要我们直接参战也可以,但我的雇员价格不便宜,需要的可以私下商量。”

    军火生意虽然已经有点年头了,但他没有一个服务执行标准。

    像许多流动摊贩,他更愿意在安稳的地方进行交易,他们只认为是商人,不应该直接参与双方斗争。

    可唐刀不这么想,他认为说到底是战争贩子,为了战争而活的,所有关于战争的衍生生意都可以做,他在前世可是知道许多大公司还兼职战场救援。

    来一个求援电话,属于自家的空中打击就能支援到。

    这才是唐刀的野心,而且他也明白服务的重要性,一个不怕枪林弹雨的军火商冒着炮弹来送物资,赚取点生活费,这种精神太伟大了,他自己都要被感动了。

    “先生们,想要看看我的货吗?当然,如果你们想要什么,我也可以去进货,客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动力,竭尽全力为你们服务。”唐刀这说溜了,心里也不太害怕了,还示意性的拉开车门,朝着他们指了指,竖起大拇指,“好东西。”

    终于有人忍不住好奇了,左右看了下朋友,嘀咕了几句,就走出来,“我来看看。”

    这人个子应该有接近190,还比唐刀高几公分,不过这体型壮硕,衣服都能撑起来了,拉住车门,往后看了两眼,眼睛一亮,“还真有点货,不过…都是苏联货?”

    “这些货耐抗,可比欧洲这些贵人要皮厚的多,它们太矫情了,上战场就得我们这种粗人,它们应该去博物馆,让那帮想要感受工业美丽,却没有胆子来战场的傻x们欣赏。”

    对方闻言也是赞同的点点头。

    老毛子造的武器跟他们的性格很贴近,暴躁、狂野、粗糙却又像是无法打垮。

    他们的东西总能在战场上名扬天下。

    唐刀心里都开始犯嘀咕,要是这批货卖的好,自己再去找人进货,到时候,把nsv机枪改装在皮卡车上,卖给纳米比亚反叛军。

    羊毛得找准几个点一起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