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9章:形象代言人?

第19章:形象代言人?

    “这个大房里面有两个小间,所有东西都不能破坏,不然要按照原价赔偿,先生,把你的武器从电视上放下来。”老妇拧开门就打开灯,这灯泡显然没吃饱,忽明忽暗的,看到奥斯本把akm随手一放,两根眉毛就炸起来了,很不满的飙着字正腔圆的英文,唐刀在美国留学过,他听出来,这是底特律口音,因为他有个底特律的同学最喜欢绕点舌头。

    奥斯本都对这老妇人有阴影了,举起手,“好的,好的,女士。”说着就把把akm从那老式电视顶拿下来,转过头来,对着唐刀翻了个白眼,扮着鬼脸。

    老妇皱着眉头在房间里看了几眼,突身体一顿,走到茶几处,半蹲下来,伸出手在上面抹了下,手指上沾染着一根头发,她从口袋里拉出一张纸,把头发给包裹住后,捏在手心,朝着门外走去,还很客气的说了句,“晚安,先生们,祝你们好梦。”

    “**!”等老妇走出去后,奥斯本就原地跳着挥拳,做了个拳击手一样的架势,“那老太婆要是不走,我就一个左勾拳教会她做人。”

    唐刀翻了个白眼,拿着纱布,走到洗手间,对着镜子包扎起来。

    看着镜子中略显狼狈的样子,他心里更多的是侥幸,如果做得不是装甲车,而是普通越野,恐怕现在都嗝屁了,那些人真狠,压着挺机枪就先扫射,这是奔着命去的。

    唐刀彻底不再认为,这是一场游戏了。

    怪不得史迪威说,人类大体的竞争有两种,文明的体育和野蛮的战争,而军火商就是在战争中取得利益的秃鹫,他们要么站在高高在上,要么变成第三世界中泥土中的化肥,绝无后路。

    一种紧迫感,强烈压着唐刀,呼吸都在嘶哑。光自己几个人肯定完全不够,伸手贪婪的野兽太多,猎人太少,会被啃的面目全非,脱了衣服,右肩膀上满是淤青,打开水龙头,供着双手接了点水,拍了拍脸,呵起口痰,吐在水槽中,拿起衣服就出了洗手间,随口喊了声,“奥斯本…卧槽!你在干什么?”

    后面这半句话完全下意识吼出来,猛地瞪大眼。

    只瞧奥斯本撑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威特,还噘着嘴,这姿势很骇人。

    “老板…”奥斯本忙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开口解释,“我,我只是在把他叫醒。”

    “用嘴巴?”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气氛更诡异了,英国佬刚张嘴,就见唐刀举起手打断,“没事,我不会歧视任何爱情观的,不过,我希望另一半是同意的,而非强迫的,晚安。”

    他说完就走进内屋,还把锁给关了,都能听到门口很明显压低声音的咆哮。

    唐刀嘴角一扬,往宽度不过1.2的小板床上一趟,窗户外月光倒映在屋内,难得的静怡。

    ……

    “omg!!”

    一声惨无人道的嘶吼声,打断了唐刀的清梦,他很不爽的拧开门,刚要开口,就瞧见威特压着奥斯本,死死的掐着对方,后者舌头都吐出来了,唐刀一惊,忙冲过去,生拉硬拽下,这才让对方松了手。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我…我怎么和他睡在一张床上?”威特大声询问。

    “原来这件事,这旅馆就这一间房了,肯定要挤挤。”唐刀还以为什么事呢,摆摆手解释道。

    威特脸色涨红,拉着四角裤,悲愤道,“那我怎么什么都没穿?”

    呃…

    什么都没穿?

    唐刀回首,眼神怪异的看着奥斯本,而这时候,他也反应过来了,气的涨红了脸,强行解释,“嘿!那是你自己弄的,可不是我。”

    “你强x了他?”唐刀抱着手。

    “我没有!”英国佬大声咆哮,胸口呼吸急促起伏,“要是他脱光在后面追我,只要我回头就算我强x他。”

    这话引的威特差点又要干他,拉都拉不住。

    “咚咚咚。”

    很粗鲁的砸门声震的墙体大白都脱壳了,唐刀揉着生疼的太阳穴,就去开门,“法克!混蛋,你们在干什么?咦?是你?”

    “古尔德?”唐刀也略微诧异。

    “你们也住在这里吗?”古尔德把脑袋伸进来,正看到奥斯本和威特卷成一团,满脑子问号,“他们这是?”

    “纳米比亚的清晨总让人狂躁,年轻小伙子无处发泄,也只能来一场自由搏击了。”唐刀摊开手,一脸正经道,古尔德一愣,然后打了个手势,表示ok,“我很喜欢这样的方式,不过,他们最好安静点,毕竟,这里可不止我们几个人。”

    “该死的!谁在这个时候瞎喊,帮我问候你mother。”走廊头上传来不满的骂娘声和关门声。

    古尔德无奈一笑,“那个墨西哥佬总是那么暴躁。”他抿着嘴一笑后,就要离开。

    “稍等一下。”

    唐刀看着满脸疑惑的地方,“想做个生意吗?”

    “早上好,科妮莉亚。”

    “早上好,尼古拉斯先生,想要来点什么?”站在柜台后面的小女孩眼睛都完成了月牙,笑着说。

    唐刀半靠着柜台,回头看了下已经找座位坐下的古尔德,伸出两根手指,“给我来两份意大利面,再来两份汤。”

    “好的,60美金。”

    科妮莉亚很熟悉的用自己的标识记下来,奶声奶气的说。

    “稍微快点,你知道的,我已经饿死了。”唐刀摸了摸她脑袋道了声谢后,就走到古尔德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两只手放在桌子上,相互交叉,手指很灵活的抖动着。

    古尔德端着杯水,也同样在观察着他,不明白,双方有什么生意可以做?

    “我有个提议,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长期合作,我会满足你们所有的合理要求,而且我能给你们打6折,并且每个月给你们提供不少于二百个基数的弹药,而你们狗头佣兵团只要办一件事,告诉别人,向你们提供所有装备的供应商是我,只要你们在衣服上写上几句话,就能享受这种待遇,怎么样?”

    唐刀他明白自己的短板,他不是大军火商,目前更像是二级经销商,说的好听点叫做军火流动商贩,一没人脉、二没资源,跟那些坐在酒店中,喝着路易十三的大佬门可不能比,他就赚点辛苦钱。

    而狗头佣兵团在这贝利尔波算是鼎鼎大名,完全可以利用他们的名气。

    古尔德一愣,不过显然来了兴趣,身体坐正,“你的一声是,让我们给你打广告,担任你的代言人?”

    “严格来说是,形象代言人,而且仅限纳米比亚地区。”

    唐刀出的价格还是很打动古尔德的,两百基数的子弹,那就是四万发子弹,这也是好大一笔钱,送上门来的好处,古尔德没理由拒绝,毫不犹豫的同意,“可以,我接受这个题案,但我希望目前能够给我们点帮助。”

    “比如?”

    古尔德眼神看向外面,唐刀目光跟过去,就瞧见对方盯着btr-40,意思不言而喻。

    “我可以送给你们,不过,我有个要求。”这都已经炸成这样的铁王八,唐刀也不介意送人,他可不想把这货卖出去,丢人。

    “请说。”古尔德一听这话,眼神里闪过欣喜。

    “我手上还有一辆btr-40,你只要帮我找个买家,愿意买下来,这辆我就可以送给你,当然,价格可不便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