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卑鄙无耻赵广明

第二百四十六章 卑鄙无耻赵广明

    时间转回到五月里,转回到那个炎热非常的夏季里。

    通州城外一家并不怎么大的工坊里。

    “东家,您这边请。”一个点头哈腰的中年人在前头带路,为王廷泰开道。

    王廷泰就是这家工坊的新主人,那原先的东家是个倒霉催的齐鲁人,刚把工坊建好没些时间,就迷上了博戏,一日在牌桌上发了兴致,一把把自己刚筹备好的工坊输给了王廷泰了。

    后者天上掉馅饼一样捡了个大便宜,人都高兴傻了。

    因为那工坊是一个纺纱工坊,里头一百来张珍妮机,纺出的纱线就供给通州本地市场,根本就不愁销路。

    更重要的是,那里头不止有男工,更有不少的女工——把棉花纺成棉纱,可不是直接把棉球堆上纺车就可以了。还要经过清花、梳棉、并条、粗纱、细纱等多道工序,需要不少的人力——且不止是些上了年纪的大妈大娘,还有很多年轻的小媳妇,王廷泰可是早就闻得大名了。

    作为通州城内颇有些名头的王家子弟,王廷泰二十多年时间里没像他父亲那样学的满腹经纶,反而在爷奶的宠溺下变得有些五毒俱全了。

    平生最迈不过的就是一个色字。

    博戏上还能克制得住,但裤腰带是真的系不紧。

    骤然间得到了这么个大好处,还有那么多的年轻小媳妇在,王廷泰心里就跟生了毛一样,急不可耐的就赶来了。

    工坊的管事非常的恭敬,也非常的知趣,不需要王廷泰开口,就主动向王廷泰交代了事物。

    一朝天子一朝臣么,原先的东家滚蛋了,他这个前朝老臣在这儿也干不下去的。

    仓库里还有多少棉花多少粗细棉纱,工坊的销售客户和进原料的路子,还有工坊每月的薪水开支和其他各项耗费,一五一十的都给王廷泰交代了个清楚。

    王廷泰的眼睛却全盯着女人看呢。

    纺纱车间里,一排排珍妮机整齐摆放,每台纺纱机前都有一名女工正在忙碌。

    而且工作环境闷热潮湿,更别提这天气本就是盛夏,女工们一个个都大汗淋漓的,姿容绝对不美妙的很,可王廷泰这色胚却看得津津有味。

    管事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却一个字也不多说。

    而那些正处在闷热环境中工作的女工们更是无心去搭理王廷泰,她们可不知道工坊已经易手?全都全神贯注的工作呢。

    因为她们的时间都是金钱啊。

    工坊里推行记工制度?多干多得,少干少得。

    女工们既然抛头露面的来到工坊?那家境就没几个是好的?一个个全都紧抓住机会不撒手的,才没心思关心其他的事呢。

    当然了?什么事儿都有特殊/个别。

    这本就是为了赚王廷泰而布下的一个局,工坊里招募的女工里专门找的就有几个姿色不俗又不怎么安分的女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妇人与寡妇。

    所以那齐鲁的前东家才会开出了一个能与其他工坊的男工比肩的酬劳?这就不愁招不到女工。

    虽然从实际出发,齐鲁人依旧有赚的。

    这些女工便是拿到了男工的工钱,那工钱与她们创造的价值相比,也是很少一部分的。

    但在这个时代?能被剥削也是幸福的不是吗?

    只要能把白哗哗的银子拿回家?她们才不管自己的创造价值又有多高呢。

    王廷泰一步深一步浅的来到了办公室,可他的心思却还留在那群大汗淋漓的女工身上呢。哪怕那些女工一个个都穿的严严实实。

    王廷泰刚在椅子上坐下,管事的就向外面喊了一声,却是叫人送棉纱过来。

    然后很快的,一个姿色不俗的妇人就捧着棉纱走进来了。

    这是一个小寡妇?二十出头的样子,不管是面相还是身段都是王廷泰喜欢的那一款。王廷泰如何还忍的住?眼睛都恨不能粘在那小寡妇的身上。心里头不住暗骂那个齐鲁来的倒霉蛋,狗日的?竟然在工坊里还藏着这样的美色,这也太幸福了!

    管事的暗中瞟了那小寡妇一眼?心中嘀咕着自己是做了孽了。

    只不过破锅配烂盖?这女人自己守不住了?那没了今天的王廷泰还有明日的张廷泰、李廷泰。

    管事的走的很干脆,然后王廷泰的‘幸福’生活就开始了。

    不过是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人家就把两个寡妇三个妇人搞上了床,且不止是他在工坊里乱搞,那进入工坊的王家子弟,包括王家的奴仆,也纷纷乱搞。

    反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了。

    只不过时间尚短,一切消息还没有传出风头去,但时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一些带着香艳的风言风语就免不了会被传的沸沸扬扬的。

    到时候不止王家的清名会受大损,不止工坊里的许多无辜女工会跟着受牵连——清白不毁也毁了一半了,那作孽就真的做大了,更保不准会掀起轩然大波,进而都影响到赵家的纺织厂。

    所以这事儿必须早点结束了。

    开封府里,提督中原学政的王大鹤,也就是王廷泰的亲爹,看着手中的一封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非常生气,气的恨不能吐血。

    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无品无行的儿子呢?

    当然了,他更恨赵家了,恨赵亮不当人子,竟然设下了如此毒计。

    这事儿要是一旦引爆了,王家的一世清名,自己的一身清誉,可就毁于一旦了。

    但作为一个官场上混迹了二十多年的老鸟,王大鹤更清楚赵亮这么做是为了甚。

    他很快就要下陈州督考了。

    “这次怕是难以善了了。”

    王大鹤无力的垂下了头,他很清楚自己只能顺着赵家的心思去做,不然的话,这事儿被引爆的后果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至于把这事儿告知朝廷,那更不可能。

    因为赵家人跟这事儿一点也不相搭,那出面的齐鲁人,包括送信之人,还有信上得字眼,你就寻不出半点跟赵家有联系的干系。

    可王大鹤知道这就是赵亮干的。

    因为就在半个月前他才拒绝了赵家暗中送来的厚礼,那被拒后的赵家管事一点也不恼,只是话中示意了一二。

    王大鹤之前还以为是赵家人气急之下的威吓,他根本就不在乎,谁知道今天就遇到了这事儿,叫他瞬间就想到了赵家人。

    “卑鄙无耻,卑鄙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