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收容所见闻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收容所见闻

    萨尔以普通兽人的身份送入收容所。

    布莱克摩尔对收容所的管理极为严格,划分为若干个生活区,彼此之间完全隔绝。

    每个生活区大概有两百到三百兽人,指认一名首领管理,实行连坐制。

    如果有兽人反抗或者逃走,首领被杀,其余兽人都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布莱克摩尔还没残忍到把老弱病残处死,每个生活区都有固定比例的老人,儿童,青壮年。

    每天,青壮年出去劳作,老人和儿童负责后勤,换来的粮食供大家食用。

    布莱克摩尔严格控制着兽人的粮食供给,兽人们常年处在半饥饿的状态,无力反抗。

    送入收容所后,萨尔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近距离观察收容所的兽人现状。

    萨尔本想杀死生活区的首领,取而代之。

    却发现这里的规矩极为严格,一旦杀人无法幸免,只能暂时忍耐。

    身为一名健壮的青年,萨尔每日都要出门劳作,主要的工作是挖掘矿石。

    比起战歌氏族惨无人道的劳作,收容所兽人相对要轻松一些。

    布莱克摩尔对兽人的体力极限计算得很精确,保证能够维持长时间的剥削,最大限度榨取剩余价值。

    每日劳作后,萨尔有少许时间与族人相处,无意间展露一手萨满治疗术,立刻受到尊重。

    布莱克摩尔可不会为兽人提供医疗服务。

    这天夜里,萨尔为一名老兵疗伤。

    老兵名为布克莱恩,出身于黑石氏族。

    早年,兽人氏族中最强大的黑石氏族是征战艾泽拉斯的主力。

    后来酋长黑手布莱克汉遭到奥格瑞玛的杀害,虽然黑石氏族向奥格瑞姆效忠,但却不被信任,每次都被送到最危险的战场,在战争中损失惨重。

    布克莱恩在一次战斗中失去了右腿,在加旧伤复发,常年卧病在床。

    “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大酋长布莱克汉的影子。”得到萨尔医治后,布克莱恩感觉好多了,症状有所缓解。

    萨尔吓了一跳,以为被发现了什么,急忙掩饰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兽人。”

    布克莱恩眼光很毒:“年轻的兽人,你的眼中有一种力量,我只在兽人的大人物身看到过。”

    萨尔苦笑道:“身在收容所中,我只能认命了,不会有什么作为。”

    布克莱恩摇摇头道:“布莱克摩尔并不了解兽人,兽人永远也不会屈服,我们心中的怒火总有一天会如火山般爆发,让整个东部王国陷入火海之中。没有杀死我们兽人,是泰瑞纳斯犯下的最大错误,总有一天,人类因为他的决定而灭绝。”

    “我相信兽人的潜力。”萨尔附和着说道。

    布克莱恩仿佛无意间问道:“你是外面来的,是战歌氏族么?我听说他们依旧没有屈服,在荒野中坚持作战。”

    萨尔摇头:“不,我来自霜狼氏族。”

    “霜狼氏族?”布克莱皱了皱眉头,失望之色一闪而过。

    萨尔察觉到了端倪,这位老兵有秘密。

    为了获得老兵的秘密,萨尔表现得非常友好,很快成为老兵布克莱恩最信任的人。

    私下里,在布克莱恩的治疗中掺和了火焰元素,使得他的身体每况愈下。

    终于,布克莱恩挺不住了,弥留之际抓住萨尔的手道:

    “我以为还能坚持几年,活到兽人走出收容所那一天,看来是不行了,门口的大树下藏着一样东西,那是我放入伤腿内带进来的,如果有机会遇到战歌氏族的人,把这样东西交给他。”

    “为何是战歌氏族?”萨尔不解的问道。

    布克莱恩有气无力道:“其实我是黑手大酋长的联络员,负责与燃烧军团联络,可惜我体内的邪能早已经枯竭,我听说战歌氏族一直没有放弃邪能,只有他们才能办到,联络到燃烧军团,救我们出去。”

    萨尔得意的一笑:“很好,你可以去死了,没用的废物。”

    “你?”

    萨尔拿起枕头闷死了布克莱恩,伪装成病死的模样,出门从大树下挖出一样东西。

    拳头大小绿色的水晶,燃烧军团联络装置,需要邪能才能开启。

    萨尔被送入收容所后,瓦里玛萨斯几乎忘记了他。

    萨尔有成为领袖的潜质,可惜他还未成长起来,中了奥格瑞姆的诡计。

    瓦里玛萨斯将其归于运气不佳,一位合格的领袖成长之路坎坷,需要好运相伴。

    出乎预料,暂居在塔伦米尔的瓦里玛萨斯意外收到萨尔的信息。

    “我的好朋友,看到你还活着真好。”瓦里玛萨斯笑眯眯道,等待着萨尔祈求相救,然后冷冷的拒绝。

    萨尔的表情很平淡:“进入收容所是我计划的一环,我收获很多。”

    瓦里玛萨斯露出诧异的表情。

    萨尔能带入一块军团通讯水晶,显然早有准备,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你都看到了什么?”瓦里玛萨斯好奇的问道。

    萨尔一脸严肃道:“我看到了麻木不仁,得过且过,收容所的兽人渴望自由,但他们却不想出去,而且我们高估了奥格瑞姆在兽人心目中的地位,他是一个失败者,大多数兽人对他并不信任,如果听说奥格瑞姆前来解救,他们宁可待在收容所内。”

    利用身处收容所的优势,萨尔不遗余力打压政敌。

    瓦里玛萨斯并未多想,点了点头:“如果奥格瑞姆不行,我们可以考虑格罗姆.地狱咆哮。”

    萨尔摇头:“地狱咆哮勇猛有余,智谋不足,早在兽人中留下凶残之名,对他怕得要死。”

    “你有什么好法子?”瓦里玛萨斯无奈的问道。

    “我有一个详细的计划,但前提是解救出收容所的兽人,需要借助外力。”萨尔表情凝重。

    瓦里玛萨斯眼前一亮,笑呵呵拒绝:“你想让燃烧军团帮忙?很抱歉,燃烧军团不会出手干涉,这是我们定下的规矩。”

    “不!”萨尔镇定的说道:“我不需要军团出面。”

    瓦里玛萨斯眨了眨眼睛:“难道你需要泰瑞纳斯国王?我倒是很愿意传达你的意愿,可是你应该听说过,乌瑟尔曾兵败敦霍尔德。”

    “泰瑞纳斯是一个无用的废物。”萨尔出乎预料道:“我需要达拉然出手,最好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亲至。”

    瓦里玛萨斯露出意外的表情,但想想却在情理之中,在兽人入侵艾泽拉斯的过程中,达拉然基本保持中立。

    这个由人类和精灵建立起来的魔法王国,人类七大王国之一,显然是站在兽人这一边的。

    “这很有趣。”瓦里玛萨斯笑了:“我很期待安东尼达斯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