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拷问泰拉莎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拷问泰拉莎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部落传奇大酋长,第二次战争的兽人领袖,拥有极高的威望。

    黑暗之门六年,第二次战争结束,兽人收容所建立。

    如今是黑暗之门十八年,整整十二年的时间过去了。

    若是没有奥格瑞姆这样强有力的领袖,很难团结起兽人。

    为了之后统领兽人,萨尔只能暂时放下与奥格瑞姆的仇恨,选择与他合作。

    瓦里玛萨斯牵线,两位兽人在希尔布莱德丘陵的一处山谷中相遇。

    奥格瑞姆身边的兽人不多,以他与泰瑞纳斯国王的关系,想要解救出来一些兽人并不难。

    只是,奥格瑞姆也不知道如何让兽人吃饱。

    走出收容所后,洛丹伦没有义务养活他们,只能自谋生路。

    兽人又不事生产,吃什么?

    除了与洛丹伦开战,别无选择。

    又因为忌惮麦迪文,奥格瑞姆迟迟没有将拯救兽人付诸于行动。

    奥格瑞姆一见到萨尔,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惜没能联想起被他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瘦弱青年。

    “你就是杜隆坦之子,德雷克塔尔的徒弟,果然是少年英雄,听说你成了霜狼氏族的新领袖?”

    奥格瑞姆目光中充满了欣赏之色,人的地位不同,别人对待他的态度也会随之改变。

    萨尔骄傲的说道:“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出众的天赋和智慧,我的导师德雷克塔尔用了三十年完善萨满法术,而我只用了三天就学会了,超越了我的导师。”

    奥格瑞姆诧异的看着萨尔,一个自信而又骄傲的后辈,拥有强壮的身躯和萨满法术,与燃烧军团关系密切。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奥格瑞姆感觉到了威胁,只是没有显露,欣慰的说道:

    “很好,杜隆坦若是知道有你这样优秀的儿子,他的灵魂一定能得到安息,对了,你是否有法子召唤先祖之魂?”

    萨尔冷静的应对:“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法术,只是我不想打扰先祖的安宁。”

    奥格瑞姆暗暗松口气:“那么让我们研究下正事,你想解救收容所的兽人?这并不难,只是你打算如何安置他们?”

    “我会占领洛丹伦,吃掉所有人类,将这里变成我们兽人的土地。”萨尔毫无保留的展示自己的野心。

    奥格瑞姆讥讽道:“萨尔,你是一个聪明人,可惜你对兽人并不了解,如果你真的做到了,只会让兽人灭亡。”

    萨尔不解的说道:“我见到霜狼氏族生活的很好。”

    奥格瑞姆大声道:“那是因为他们人数很少,依靠大片茂密的森林,拥有足够资源,你以为德拉诺的兽人是怎么生活的?”

    萨尔挠挠头:“放牧,打猎?”

    奥格瑞姆冷笑道:“那只能算是副业,我们主要靠抢夺,靠战争。”

    见到萨尔疑惑不解,奥格瑞姆灰色的眼睛冒着凶残的目光:

    “德拉诺世界有很多低等种族,例如魔荚人,真菌孢子人,失落的鸦人等等,他们大量的繁殖,建立起村庄。我们兽人就靠洗劫他们为生,烧掉他们的房屋,将村落变成废墟,尸体制成硬肉干,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然而在艾泽拉斯却没有这样的种族。人类,矮人,精灵,我们对他们开战需要付出惨重代价,得不偿失。”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萨尔嘿嘿一笑道:“我需要的是永无休止的战争,不停的杀戮和掠夺,直到这个世界毁灭为之。”

    奥格瑞姆摇头:“你把战争看得太儿戏了,我们会被你拖入战争的泥潭,人口越打减少,最终可能灭绝。”

    萨尔指着自己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兵源的问题你无需操心,我有办法让兽人源源不断。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解救出收容所的兽人,向燃烧军团证明我的能力。”

    奥格瑞姆暗自嘀咕,从萨尔强大的自信中看到了一些奥秘: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们暂时将精力放在敦霍尔德。”

    奥格瑞姆拿出一张粗糙的希尔布莱德丘陵地图,指着敦霍尔德的位置道:

    “你瞧,这是一座坚固的城堡,关押着万兽人。人类守卫有铠甲和武器,训练有素,布莱克摩尔是第二次战争的老兵,虽然酗酒,但他的经验老道,手下有很多能征惯战的将领,我们什么都没有,人数又不足。”

    萨尔大手一挥道:“只要我们冲进收容所,放出我们的同胞,轻而易举就能踏平敦霍尔德。”

    “你想的太简单了。”奥格瑞姆摇头:“我的名声足够响亮,然而兽人氏族众多,未必都肯听我的。退一步讲,进入铁桶般的敦霍尔德,这本身就是不可能做到的,就连乌瑟尔的白银之手都失败了。”

    萨尔陷入了沉默,意识到必须重新思考计划。

    “如果能有敦霍尔德的布防图,或许我们可以找找有没有漏洞。”奥格瑞姆似乎无意间说道。

    萨尔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类女子,眼珠一转道:“这并不难,我知道一个女子,名为泰拉莎,在布莱克摩尔的身边工作。”

    奥格瑞姆问道:“你让一个人类女子出卖自己的同胞?”

    萨尔笑道:“她是一个和平之鸽。”

    自从弟弟法拉林被萨尔吃掉后,泰拉莎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身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布莱克摩尔对她也不是那么信任了。

    为了名声,泰拉莎不得不撒谎,只说法拉林是病死的。

    然而这并没有缓解人言可畏,泰拉莎已经计划离开敦霍尔德,去洛丹伦重新生活。

    得到萨尔邀请,泰拉莎并没有犹豫,和平之鸽的信念使得她愿意去见兽人。

    在一座山洞内,泰拉莎看到了萨尔,以及和他同样面目凶残的几十头兽人,并未认出眼前兽人就是瘦弱的艾古雷亚。

    “你不用思考,只需要回答问题即可。”萨尔严肃的说道。

    泰拉莎露出疑惑之色,萨尔突然扬起手扇在她的脸,瘦弱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地。

    萨尔抓着泰拉莎的头发,将她的脸凑到篝火前:“如果不想这张脸变成熟肉,就给我乖乖回答问题。”

    泰拉莎吓坏了,头脑一片空白。

    都说兽人仁慈而又善良,先是吃掉了她的弟弟,又折磨她。

    什么“被兽人吃掉是荣耀”,泰拉莎早抛之脑后,只有无尽的恐惧。

    “我需要敦霍尔德的布防图,你知道该怎么办。”萨尔继续威胁。

    出于求生欲,泰拉莎详细的讲述了自己知道的一切,由精通测绘的兽人画出了布防图。

    “这是做什么的?”

    奥格瑞姆指着一条宽阔的甬道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