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七六章 收网

第一二七六章 收网

    本来天气就热,再加上刚刚张天元又看到了那么多的青铜器,这就好像男人见了女人似的,搞得是口干舌燥,腹中冒烟啊,吃了几牙冰凉的西瓜,那叫一个舒坦,从头到脚都好像是焕然一新了。

    “那么咱们就说正事儿吧,东西张老师已经看到了,我还有个要求,希望张老师可以答应。”

    “要求?我说莫邪,咱们可是之前都说好了的交易条件啊,你这冷不丁突然又来个什么要求,这是想要干嘛啊?逗我么?”张天元略有些不爽地说道。

    “别生气张老师,只是一点小小的要求而已,以张老师的能力,要办到是非常容易的。”莫邪笑着说道。

    “先说说看吧,我就是个小小的商人,能不能办得到还真不一定呢,你可别太指望我了……”张天元很是谨慎地说道。

    “我觉得这个事儿,张老师很难拒绝。我手里头有很多望湖大师坑蒙拐骗的罪证,想要麻烦张老师交给上头。相信以您的能力,办到这个事儿很容易吧,而且这可是一条大鱼,如果您办成了,恐怕得到的东西会更多。”莫邪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莫老板啊莫老板,开玩笑了开玩笑了,你跟望湖大师可是搭档吧,是好朋友吧,二十年前就是很要好的朋友吧,怎么可能出卖他呢,考验,对,你这一定是在考验我。”张天元其实真有些动心了,如果能将望湖大师这条大鱼拿下,对聂家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好事儿,而对他张天元来说。这样的人渣,早想处理掉了。只可惜他能力有限,如今既然有这个好机会,他是一百个愿意的。

    然而莫邪的话,却让他有几分难以置信。

    “哼!朋友?我是将他当朋友,可是他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自从成为了皂角神教教主之后,就没把我这个朋友放在眼里了。你知道吗,他杀死的那个大徒弟,可是我的同乡,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当时求过情了,可是那厮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让我在教众面前很没地位,很是难堪!我接下来要去国外了,这个王八蛋,就交给政府来处理吧,我希望他一辈子都蹲在牢里别出来了。”莫邪冷哼了一声说道。

    张天元听罢不由觉得好笑,这敢情竟然是一处权力争夺的好戏啊,莫邪凭借自己的力量斗不过那个望湖大师。就打算借助外力了,这样勾心斗角的事儿,他张天元可没兴趣参与进去。

    就在这两人聊天的时候,地道之中。欧阳晓丹也在与上级进行一番对话。

    “欧阳同志,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觉得应该立即展开行动!丢失的文物可以慢慢找,只要抓住了莫邪。事情才会有转机,不然这一次再让他逃了。就可能没有机会了,一旦这人出了国。我们将无能为力。”

    “那么欧阳同志,你能确保张天元的安全吗?聂老爷子可是给我这边压力很大啊。”

    “没有问题。”

    “那就好,你是专案组组长,这个决定就由你来下吧,我们的目的就是摧毁这个盗墓团伙,没想到还挖出了将军这样的大鱼,这就足够了,我同意,立即进行抓捕行动!”

    “是!”

    欧阳晓丹挂了电话,然后取出了对讲机。

    “立即行动,外围部队的同志们麻烦封锁进村的所有道路,其余人,按照计划行事,抓捕将军等人,我亲自带人去捉莫邪。”欧阳晓丹之所以想要立即行动,其实就是为了张天元的安全,这事儿越拖下去,越麻烦,张天元会越陷越深的,通过今天的那次车祸,欧阳晓丹就发现了,莫邪这个人,真得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回到张天元这边,他突然感觉到手表剧烈得抖动了两下,差点就将手中的西瓜掉落在了地上,幸亏莫邪此时正在说话,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不然真得就要暴露了。

    张天元能感觉到,欧阳晓丹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他,可是现在他却无法抽出闲暇时间去看短信啊。

    突然。

    “砰!”

    “什么声音?”莫邪吃了一惊,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老大,好像是枪……”

    “动手!”张天元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就完全开启了寻字诀,知道警方已经行动了,为了先发制人,他此时只能是先动手了。

    “张老师你干什么?”

    莫邪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呢,突然间就被张天元一脚踢中了肚子,然后摔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莫邪的那几个手下也被蛇麟和展飞干净利落的放倒了,然后用绳子给绑了起来。

    这里到处都是麻绳,估计是为了绑那些青铜器而准备的吧,这一次反倒是成为了张天元用来捆绑莫邪和其手下的有力工具了。

    ……

    五分钟之后,欧阳晓丹带着几个警员来到了张天元所在的地方。

    “你还有心情吃西瓜啊,这次的事情可是闹大了,整个村子都鸡飞狗跳了,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当欧阳晓丹抵达现场的时候,就发现张天元和蛇麟以及展飞正坐在那里一边吃着西瓜,一边聊着天,而莫邪还有莫邪的几个手手下,则被捆得跟待宰的活猪似的。

    这种捆绑方法,是蛇麟和展飞在部队里头学的,绝对结实,而且不会让这帮家伙有任何挣脱的可能性,又不至于严重到让对方的胳膊因为血液不通而残废掉。

    莫邪和那几个人嘴里都塞着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臭袜子,几双眼睛死死盯着张天元,那叫一个恨啊,眼睛里全都是怨毒地神色,仿佛只要他们获得了自由,就马上要让张天元去死似的。

    只可惜莫邪太不了解张天元了,既然这一次这么干了,那莫邪永远都别想再出来了。以莫邪犯下的罪行,就算是枪毙十次都足够了,一点都不冤枉。

    “这个村子就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全抓起来不就完了嘛,你还担心什么?”张天元看了欧阳晓丹一眼问道。

    “唉,同志哥啊,你想的太简单了,现在上头一直要求要维稳!维稳!你知道吗?就算这个村子全都是十恶不赦的犯人,我们也只能逮捕几个领头的而已,比如将军、莫邪,还有一干头目。”欧阳晓丹叹了口气,这事儿做着着实窝囊,可她的话却说出了警察的无奈。

    其实类似的事情,在很多地方都有过。

    有名的人贩子村、拐卖村别说抓捕一个人了,警方根本就不敢派人进去,你进去抓人,村民跟你武斗,那你怎么办,难道开枪杀人吗?一旦开枪,这事儿解释得清楚吗?

    估计媒体会把你喷死的,再加上国外**势力的推波助澜,这样的小事儿,就会变成大事儿。

    “狗屁!我还就不信了,这个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事情,还能翻了天了不成?”张天元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终究只是一介平民,没办法替别人拿主意。

    “头儿,情况有些控制不住了啊,我们有警员被打伤了。”这个时候,对讲机里传来了声音。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我们按照你的命令抓捕了将军还有一干嫌犯,但是村民却堵住了去路,甚至还有人放狗咬我们,现在很麻烦啊,我们该怎么办。”

    “笨!不让你们轻易开枪,可不是让你们挨打的,狗可以直接射杀,至于人,看谁动手,先鸣枪警示,如果鸣枪无效,再开枪,不过尽量还是不要打要害。死一个人,对我们来说会很麻烦的,在很多媒体眼里,我们警察的命可不值钱,这些嫌犯的命才是宝贝。”欧阳晓丹有些急了,可是说话的时候,依旧是很理智地下达命令,没有超出规定的范围之外。

    “要我说,谁动手就直接开枪算了,这帮孙子都是吃软怕硬的主儿,你越是退缩,他们闹的越凶,到时候更麻烦,等到双方大规模起冲突的时候,你能怎么办?扫射吗?”张天元对这种不把警察安全当回事儿的命令十分不解。

    关键他还得靠这些警察才能走出这个村子呢,如今他估计都快成村子里的公敌了。

    “天元哥,这就是咱们国家的政策,没办法,你也别难为我了,估计这命令下去,他们应该不会再乱来了,我已经让部队的同志过来接应了,他们翻不出花的。”

    正说着,突然对讲机里就传来了两声枪响。

    “怎么回事?”

    “有狙击手!这帮人竟然有狙击手,我们的人被射杀了两个,现在很危险。”对讲机里传来了惊恐地喊声。

    “狙击手只有一个,就在你们三点钟方向一百米左右距离,让你们的狙击手去对付,我早说过,这些人不是善茬,希望部队的人赶紧来吧,不然这可就闹大了。”

    “你怎么知道的?”对讲机里传来了疑问。

    “别问那么多了,听张老板的,鹰眼一号、鹰眼二号,该你们行动了,务必狙杀对方的狙击手。”欧阳晓丹虽然也有疑问,但他知道这会儿不是提问的时候。

    警方的狙击手真得不差,尤其是这种专案组里的狙击手,那都是从特警里面调过来的,在不到一分钟之后,就接到了汇报,对方狙击手被射杀,另外部队的人也赶到了,场面已经得到了控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