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三六四六章 收藏古董走火入魔

第三六四六章 收藏古董走火入魔

    每每闲下心来,老于掌柜就端着茶杯,徜徉画前

    人、牛、鸟这样组合的一幅山水画里,各有各的方位,各有各的意向,便把本为静的氛围更加深化了,有着更丰富的内涵,静中有动,静中也酝酿着爆发。

    它的构图立意,让人生出许许多多的感慨来。

    这不正像任伯年画的一对对燕子从如烟的柳丝间低低飞来,衔来一片春天的和祥吗?

    这不正像齐白石画的一群群晶亮透明的虾子在浅水滩上嬉戏,给人以动静结合得十分巧妙的情趣吗?

    这不正像徐悲鸿画的一群骏马在草原上悠闲地吃着青草,把奔驰的气势掩藏于闲逸之中吗?

    这不正像黄胄画的一只驴子在山间小径上慢悠悠地走着,叫单调的驴蹄声叩来了山野的沉寂吗?

    ……老于掌柜陶醉了。

    从阳新县来了一个电话,说是广省军区一位司令员专门收藏黄宾鸿的画作,愿意以高价收购老于掌柜的这幅黄宾鸿画。

    老于掌柜想,打电话的人,既然是自己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介绍的,想必应该是可靠的。

    于是,他随一个在武城从事古玩生意的红安籍人一道前往阳新。

    见了画,那位阳新人出价1.8万元。

    古玩生意人把老于掌柜拉到一边:“别卖给他,你带回去,我出3万。”

    老于掌柜信了,“空手”而归。

    等了三天,老于掌柜终于等到了古玩生意人打来的电话:“把画送到我武城东西湖区的家里来。”

    老于掌柜如约而至,可是从上午10点等到日头平西,来看画的人络绎不绝,而那人古玩生意人就是不说买画的事。

    怕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老于掌柜便问:“这画你究竟买不买?”

    生意人说:“来看画的人十之八·九说这画是‘水货’。见你跑了这么远的路,又等了一天,所以,我出的价格最高也只1.8万元。”

    老于掌柜气不打一处来,掉头就走。

    一个星期后,老于掌柜又接到一个从武城来的电话:“那天,我在古玩生意人家里看到了你的那幅黄宾鸿画,还录了像。一位专家看了录像,认为你那画纯属赝品。虽然是假画,不过我看那画的布局、笔法还是可以的,我愿意8000元买下来。怎么样?”

    晦气,晦气,真晦气!

    老于掌柜不得不“出手”了,可那个古玩生意人得手人黄宾鸿那幅画出现在湘北省民间收藏品展览上,署名收藏此画者,正是那个古玩生意人……

    当时张天元跟老于掌柜聊完这些的时候,老于掌柜说,在今天的收藏市场上,仿品泛滥,假货遍地,高低仿品都有,有的仿的比较好,十分到位,甚至用上了高科技。

    有些资料,参考书上所讲的,专家们认为是鉴定要点和特征的,在高仿器上都能做出,因为瓷器本来就是人类发明创造的,在高速发展的今天,有什么特征仿不出?只是象不象而已。

    就拿瓷器为例,什么泥鳅背,火石红,锈斑,开片,蛤蜊光,纹饰画工,器型,款识等,都非常接近,在鉴定中,有经验的专家与行家也会走眼。

    看走眼,是件常事,买了假货也无须苦恼,因为这就是教训,说明自己的眼力不够,经验还不足,还须进一步学习,切莫自以为是,沾沾自喜,以为什么都懂,什么也明白。

    科学在发展,人们的眼力也需要不断提高,老经验,老框框可做参考,只要你专心,虚心,有决心,多看,多摸,多对比,请教一些比自己有能耐的老师,买物时多考虑一下,还会走眼吗?!

    今天,张天元把老于掌柜当时说的话完完整整地说给了刘金宝和李云璐听,就是要让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

    一旦进了这一行,那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混得了,许多事儿,都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方才有可能出成绩。

    “不管怎么说,您这位朋友虽然走过眼,可最终还是成为了一个古董行里相当厉害的人物啊。”

    李云璐说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你这话兴许没错,老于掌柜那是幸运,而有些人一旦痴迷,简直就走火入魔了。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叫王能的人,王能也不知那根神经出了毛病爱上了古董,有时简直是失去了理性。

    在朋友圈出尽了笑话,他还不知悔悟。”

    一天,一个人带着一个破斗笠,上门对王能说;这个宝斗笠是当年孔子向老子请教学问时戴的。

    王能大脑也不想一想,这可能吗?

    他听后反而很高兴,认为这千真万确是个古董。

    就用村西那几十亩良田交换了这一破斗笠。

    王能还觉得捡了一个打漏。

    好事不胫而走,有一人拿着一根眼看就要断掉的拐杖,走进王能的家里,对王能说,这根拐杖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它呀,是姜太公年老上朝行走不方便时周文王赏赐的。

    这拐杖比斗笠早了几百年,是一老古董。最后讨价还价总算把家中全部现金拿出来买下了这根姜子牙用过的拐杖。

    疯狂酷爱古董的事,在古董骗子朋友圈飞传。

    不久又一大买卖送到了他的门上。

    这天,天刚亮王能放开大门,已年逾古稀的老者双手捧着一只腐朽的边沿上残缺不全的破木碗,送到王能面前。

    说有人出二百两银子我没买给他,货卖行家,这宝物的收藏非你莫属。

    这宝物呀,是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时吃饭用的。

    这碗呀比姜子牙的拐杖又早了上千年。

    王能一听这木碗是大禹用的,大禹治水的故事无人不晓啊,这木碗是上等的古董,不收藏这个,还收藏什么。

    王能用全部家产买下了这一宝碗。

    王能戴着破斗笠,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木碗净身出了家门。

    到集市上行乞去了。

    边走边喊有哪位好心的施主,有女娲铸造的钱赏赐我一文吧。

    “这故事当然有点假,但确实在现实中出过这样的疯子,只不过那些骗子没这么直白罢了,但买家的愚蠢程度,却是如出一辙啊。”

    张天元最后总结道:“我可不希望你们两个变成这样的人,虽然做这一行,但也绝对不要轻信别人讲的那些有关古董的传奇故事。

    这年头,有些古董卖的都不是本身的艺术价值了,倒成了故事的附加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