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八二五章 战争宝藏(二)

第二八二五章 战争宝藏(二)

    次日清晨,在送这两名妇女回家的路上,当吉普车路过凯瑟罗达矿井的井口时,美军士兵问这是一座什么矿。

    令他们大为惊讶的是,其中一名妇女指着那里说:“那就是藏金子的矿井”。

    该地美军指挥官拉塞尔中校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于当天中午前往默克斯。经过询问难民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

    此外拉塞尔还得知德国国家博物馆馆长保罗·赖夫博士(他还兼任柏林国家美术馆的助理馆长)正在那里看护一些藏在矿井中的名画。

    拉塞尔接着盘问了矿上的大小官员,以及德国国家银行外汇部首席出纳员维尔纳·维克。

    维克向美军交代说,从1942年8月26日起,德国国家银行就把其黄金储备以及党卫军在该银行帐户上的掠夺财物(包括黄金、外汇和艺术品)藏到默克斯的矿井中。

    藏匿活动一直持续到1945年1月27日,一共运来76批次财物。

    此外在1945年3月16日、20日和21日,德国东部地区的14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也将其藏品运到了那里。

    由于美军进展神速,德国人曾想将默克斯宝藏转移到别处,但还没来得及筹集车辆,美军先头部队就已经到达了该地。

    为了加强对矿井的保卫工作,拉塞尔下令在其周围拉起了军用电网。

    他起初命令第712坦克营前往默克斯保卫矿井入口,但到晚上又发现了5个其他入口,一个营显然不足以担任警戒任务。

    于是赫伯特·厄内斯特少将命令第773反坦克营和第357步兵团前往默克斯增援。

    拉塞尔还将这个矿的情况通知了美军第12军的指挥官。

    当然,还有席勒的父亲,那位专门负责这种事情的人。

    7日清晨,这个矿井的所有入口已被全部发现,并派兵守卫。

    上午10点钟,拉塞尔和另两位美军军官,以及席勒的父亲,再加上矿上的官员从主坑道进入矿井。

    在离地面2200英尺的主隧道内,他们发现了堆放在墙边的550个巨大的麻袋,里面全是德国马克钞票。

    再往里走是一堵三英尺厚的砖墙,中心是一扇厚重的钢制保险门,后面可能藏有一座地窖。

    此时巴顿的部队正在闪电般地进入德国,急需人手执行战斗和占领任务。

    当他得知矿内只发现大量德国马克纸币而没有黄金的消息后,立即下令357步兵团撤离该矿,只留下第1营继续驻守。

    18日清晨,席勒的父亲带领自己的特殊部队和第282战斗工兵营的工程师再次进入该矿。

    他们来到地窖前。现代化的钢门很难撬开,但是保险门周围的砖墙很容易就用半根黄色炸药炸开了。

    美国人发现他们进入了天方夜谭般的宝库。

    周围的景象难以用预言形容: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照明的、宽米、长45米的密室。

    里面有超过7000个作了标记的袋子,高度齐膝,足足码了20排,每排间距大约是1米。

    房间另一边发现成捆的现钞,每捆的标签上都印“梅尔默”的字样。

    这些箱子明显属于纳粹党卫军的化名账户,这是关于纳粹在欧洲所掠夺财富范围和复杂的首条线索。

    他们打开袋子,将这些财物列入清单:8198块金锭;

    55箱金砖(每箱2条,每条重10公斤);

    数百袋黄金器皿和制品;

    超过1300袋的金马克、金法郎和金镑;

    711袋20美元金币;

    来自15个其他国家的数百袋金银币;

    数百袋外汇钞票;

    9袋珍稀的古代金币;

    80袋和1300箱的德国马克现金,面值达27.6亿;

    20块各重200公斤的银锭;

    40袋银条;

    63箱另55袋银盘子;

    1袋白金(内有6块白金锭);

    还有从不同国家掠夺的110袋钻石和珠宝。

    在其他的隧道里还发现大量来自欧洲各国博物馆以及从私人那里抢来的珍贵艺术品:油画、版画、铅笔画、雕刻、古董钟表、集邮册……。

    这些宝藏还揭露了纳粹的残忍性:在金制品中包括数袋从灭绝营的囚犯口中拔掉的金牙。

    席勒的父亲注意到其中的外国货币和艺术品,迅速认识到这笔巨大的财富背后的政治性。

    他立即请求将该笔财富交由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接管。

    艾森豪威尔任命伯恩斯坦上校为g5/shae的财政副主管。

    4月15日,在战斗机的护卫下,这些财宝由数百辆卡车运往法兰克福的德国国家银行。

    8月中旬,盟国对其进行了称量和估价。

    其中的黄金价值262,213,000美元、白银270,469美元。

    另外还没有对一袋白金和8袋稀有金币进行估价。

    1946年初,默克斯宝藏中的货币黄金(金砖、金条和金币)被移交给盟国战争赔款委员会,最后交给美英法三国黄金归还委员会,他们负责尽快将这些黄金交还给受害国的中央银行。

    然而实际上,大部分的东西都进入了席勒的父亲的私人口袋里。

    他当是利用职权,为奥古斯通财团的崛起捞足了第一笔资金。

    尽管这个事情很多人其实都知道,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没有任何证据去控告这个家伙。

    更何况有了这些东西之后,席勒家族也是迅速崛起,再也无人能够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了。

    要知道,在欧洲找到的其他纳粹宝藏没有任何一批能与默克斯宝藏相匹敌。

    此后,在欧洲找到的其他纳粹宝藏都无法与默克斯宝藏匹敌,另一笔规模近似的宝藏是在克罗地亚掠夺的黄金,但这批黄金最终并没有被找到。

    有迹象表明,它们极有可能被梵蒂冈或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运出了欧洲。

    这份宝藏究竟有多少留在梵蒂冈,仍然是个不解之谜。

    对纳粹高官财富的争夺也相当激烈。

    戈林数量庞大的艺术品收藏被藏匿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

    在苏联军队逼近柏林郊外戈林豪华的游猎行宫“卡琳大厦”时,许多不能转移的艺术品被就地焚毁,剩下的用火车运到了戈林在费尔登施坦因的城堡。

    当盟军逼近那里时,戈林又征用了4列火车,将这些财宝运往德国东南边境小城贝希特斯加登。

    这里是纳粹德国高官显贵们的第二个政治活动中心,位于德军在巴伐利亚和阿尔卑斯山区修建的“人民堡垒”的核心地带。

    戈林、希姆莱、鲍曼等人的宅邸如众星捧月一般散布在希特勒的高山别墅“鹰巢”周围,镇上还有为纳粹党和党卫军的中级官员们修建的豪华旅馆和宿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