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二零章 今非昨比的人气

第二三二零章 今非昨比的人气

    “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我怎么感觉自己就像是赛马场上的马啊,真是不爽,算了,不说了,门已经开了,咱们进去吧,萧大哥,你的那五块料子我会帮忙看的,你今天还要选吗?”

    张天元摆了摆手,虽然不乐意,不过人家愿意赌,也不用经过他的允许,既然拦不住,那就算了,还不如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呢。☆→☆→,

    “我不选了,今天去外面玩,等暗标料子竞拍的时候再回来,这里面都快闷死我了。”

    萧峰锐把料子的事儿交给了张天元,自己倒是可以出去溜达了。

    缅甸仰光能玩的地方还是比较多的,并不愁找不到既凉快,又安全的地方。

    “展飞,派几个人跟着萧大哥,我可不想老秦的事儿再出现。”

    “已经让人跟着了,您就放心吧。”

    展飞现在办事儿都不用张天元操心了,这么贴心的朋友,多几个的话,张天元真是会非常高兴的。

    ……

    “马老师,来得早啊?”

    走进交易中心的时候,张天元就遇到了马维仁,此时马维仁正在那里跟两个年轻人聊天。

    那两个年轻人张天元认识,这次翡翠公盘一直都跟在马维仁的身边左右,应该是马维仁的帮手。

    不过却没见那天的那个神秘的粽子男,出于礼貌,他上前打了声招呼,虽说他已经跟马维仁准备好了赌一局了,不过马维仁在他的心目中可跟那西亚翡翠王以及南亚翡翠王不同,是绝对值得尊重的一位老人。

    “是啊,你也来了啊,昨儿答应老头子我的事儿没忘记吧?今天可要好好选料子啊,不然我老头子赢了也不高兴的。”

    马维仁希望的是一场公平的对决,他不希望张天元放水,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放心吧马老师,我既然答应了您进行这场赌局,就不会手下留情的。再说了,那位仁兄所说的黑水宝玉我可是很稀罕呢。不过可惜了,咱们眼下只能赌明标料子了,其实我还是更喜欢赌暗标料子的,那样比较有感觉。”

    张天元笑道。

    “不会手下留情就好。”

    马维仁点头道:“暗标没办法,那要到公盘最后时间才开标的,咱们想要早点出结果,就只能赌明标料子了,其实都一样,反正是不是咱们两个买的都无所谓,主要是每人选出一块值钱的料子来,当然,还得是能现场解的。”

    “倒也是,反正料子足够多,虽然这一次的毛料普遍质量不好,但是选一两块精品还是有可能的。”

    张天元想了想也是。

    “要不多选几块吧?”马维仁突然说道。

    “马老师,我知道您怕我输得太难看,其实没必要的,说好了一块料子定胜负,这样才干脆嘛。不知道昨天那位穿着古怪的先生哪里去了?”

    不想继续在赌局上纠缠,张天元岔开了话题,那个粽子男已经很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现在特别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有那家伙所谓黑水宝玉到底是不是真的。

    “还不是为了你的赌局啊,他去取黑水宝玉了,毕竟说好了赌胜负的,如果黑水宝玉不拿过来,估计你也不会心安啊。”马维仁笑着说道。

    “哈哈哈,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张天元还真有点担心那小子逃走了。

    “你若是小人,便没有君子了,好了,为了确保咱们两个最终选择的料子不会重复,还是一人多选几块备用,重复的料子不作为对赌目标,你觉得怎么样?”

    马维仁看了看张天元问道。

    “行,就这样吧。”

    张天元也觉得两个人水平都很高,如果真有好料子的话,那绝对会出现重复的可能性的,毕竟明标料子虽然多,可是真正的极品却并不多,以马维仁的眼光,还真有可能跟他搞重了。

    “那好,我先去忙了啊。”

    马维仁今天显得很兴奋,到了他这把年纪,赌石已经成为一种乐趣和爱好了,金钱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太过重要,只要够用,能维持他现在的生活,那就足够了。

    能遇到张天元这样的对手,可算是十分难得,他当然不会轻易错过机会了。

    送马维仁离开之后,张天元并没有着急去选赌局用的料子,他真不着急,要选的话,待会儿也来得及,眼下还是先帮萧峰锐看看那五块暗标的料子吧,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他很担心会忘记了,所以先完成了最好。

    他早就将那几个号码记在了心里,所以过去的时候就没拿纸条了,否则让别人看他注意那几块料子,反而会给萧峰锐惹来麻烦的。

    “张老师!”

    “张老师您好!”

    “加油啊张老师,我们看好你的!”

    这一路走来,张天元遇到了好几个问话的,反倒是让他有点不适应了,昨天的时候,问话的都是一些熟人,根本没有这些陌生面孔啊,这是怎么回事儿?

    “张哥,您不会忘了吧,昨儿晚上那一出,可是让很多人对您刮目相看啊,虽然我没在现场,不过杨老板已经把经过都绘声绘色地告诉我了,我是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觉啊。”展飞嘿嘿笑道。

    “怪不得看你眼睛怎么红了呢,我还以为你得红眼病了。”

    “就是没睡好。”展飞笑道。

    “行了,你找个地方先睡一会儿吧,反正有他们几个跟在附近,也不会出事儿,疲劳驾驶都会出问题呢,你这个样子,我还指望出事儿了找你保护啊?”张天元推了一把展飞,让杨耀山帮忙带到空调房里休息去了。

    他们两个走后,张天元就一个人到了暗标区,然后按照标号上的顺序去查看那五块暗标料子。

    当然,为了避免被人注意到,他都是随意一眼瞥过的,而且离得比较远。

    暗标区的料子,同样是分为全赌毛料和半赌毛料的。

    萧峰锐喜欢刺激,所以对半赌毛料没兴趣,选的都是全赌料子,这全赌料子一般都排得比较靠后,因为几乎每一次的翡翠公盘,表现好的料子,都是标号比较靠前的。

    一般来说,半赌毛料因为有切口可以更直观地看到料子的好坏,所以只要切口表现不错,那排在前面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但这种料子价格一般都比较高,赌垮的可能性当然比全赌料子小一些,可也小不到哪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