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九卷 第七十节 温情

第九卷 第七十节 温情

    焦虹的底气十足让沙正阳心里也有些感触。

    这也是自己蝴蝶振翅带来的改变,前世中是伊利和蒙牛双雄争霸,但现在却成了天元乳业一家独大,就像最初的自然堂水业一样。

    但沙正阳也清楚中国市场如此之大,不是哪一家就能吞得下的,伊利和蒙牛也有能人,他们也肯定不会甘于一直当老二老三,还有光明这样老牌子肯定也会有所作为。

    加上国外如雀巢这一类的洋品牌虎视眈眈,未来中国乳制品市场的战火会越烧越猛,天元乳业能不能一直独大下去,现在还真不好说,焦虹所说的只要不凡战略错误就不会被人追上,理论上是如此,但是即便是你不犯战略错误,只要人家一直紧追不放,甚至积小胜为大胜,一样有可能翻转,只不过这个过程比较漫长而已。

    不过沙正阳也相信焦虹既然敢这么说,肯定也有自己的底气,目前天元乳业已经抢先于伊利和蒙牛在奶粉这一块上发力,而不仅仅限于低温奶、常温奶这些液态奶产品上了。

    这也是当初沙正阳给焦虹建议的,不要只盯着液态奶这一块,或许这是一块最激烈的战场,但是打赢了并不意味着你就能一直居于优势,而且这一块丧消费者的口味喜好也经常在发生变化,唯有乳粉这一块才是恒久不变的需求。

    所以焦虹也接受了沙正阳的建议,在液态奶竞争上打赢了取得优势之后,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奶粉产品的研发和营销上,与三鹿、光明、三元展开竞争,目前全新的天元婴幼儿全段位奶粉和特殊配制奶粉已经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并开始稳步蚕食其他几个品牌的市场占有率,这也引起了其他几个品牌的极大危机感。

    “正阳,别用那种眼光看虹姐,虹姐这两年为此可是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宁月婵微笑着道:“现在我们天元乳业是和北医大、中国营养学会最主要的合作共建单位,同时也按照你的要求,主动请求国家质检总局派员常驻我们天元乳业,随时进行抽审核查,利用外部力量来加强监督,另外我们也开展了一系列的走进天元活动,邀请消费者代表、媒体、人大政协委员定期不定期到我们天元乳业的生产基地和牧场进行实地查看,也欢迎他们随时采取任何方式对我们进行监督,确保我们自身的质量达到最高要求。”

    这也是沙正阳当初给宁月婵和焦虹提的最基本的一个要求,搞乳业,要么就别做,要做就做最好,而这个最好的最基本标准就是质量安全标准要做到最高,可以亏损,可以少赚钱,可以损失市场占有率,但是就是不能在质量标准上降低标准。

    这个要求提出来时,宁月婵和焦虹都吃了一惊,觉得沙正阳似乎在这个问题上太敏感了,觉得她们搞乳业就要在质量上做文章一样,但沙正阳没有多说什么,前世中的那场国产乳制品危机给中国乳品市场带来的伤害难以言表,哪怕是十年后都一样难以让国人恢复信心,所以沙正阳不希望在今世再发生类似情形。

    别克开得很稳,从机场到城区只用了半个小时,但是明显机场高速的车流量已经比较大了,而沙正阳也一直在默不作声的观察着窗外。

    虽然才离开半年多,但沙正阳感觉到汉都市的变化还是很大了,进入城市化高速发展时期的汉都市不敢说每天一个样,但是一个月一小变,一个季度一大变是真话,走了半年才回来,沙正阳觉得自己都有些陌生了,特别是他虽然只走了半年,但是在那半年之前他很长时间也一直在外边援疆,所以现在感受更深。

    “正阳,是不是觉得汉都变化太大了?”宁月婵见沙正阳一直没有说话,目光却在窗外流连,问道。

    “嗯,原来在中州,我觉得中州变化很快很大,但现在回来一看汉都,才发现差距仍然很大,这让我的压力也更大了。”沙正阳摇摇头:“回去之后,还得要给自己加压啊。”

    “正阳,你也没有必要给自己加那么大压力,中州和汉都的基础本身就没法比,而且汉都是副省级城市,无论是哪一方面,产业基础,教育科研资源,人力资源,乃至于开放程度,都不是中州可以比的,而且你才去中州多久?”宁月婵摇摇头,“你又不是市高官,很多工作也要考虑人家中州本地干部的一些想法不是?”

    沙正阳扬了扬眉毛,有些惊讶的看着宁月婵:“婵姐,这才多久,怎么觉得你的觉悟和思维都有些不一样了啊?更能从政府层面来考虑问题啊。”

    “那也是经常和政府领导打交道给锻炼出来的,虹姐恐怕也差不多吧?”宁月婵抿了抿嘴,“和政府领导打交道越多,也越能理解政府的难处和想法,现在各地政府都在盯着,挖空心思希望你来投资你来招工,什么都好商量,但是这只是领导层面的,真正到下边具体做事的,那还是有差别,准确的说上边热,下边冷的情况还是比较突出,或者说惯性思维,总觉得你来了,就是冤大头,就是肥羊,不宰一刀简直对不起自己,雁过拔毛的心态还是很重,”

    “嗯,说对了,感谢婵姐能够从企业角度给我这样一个提醒啊,我估计我们中州这种情况也或多或少的存在,弄不好比汉都这边严重。”沙正阳没想到宁月婵居然会有这样一番话,发人深思。

    领导都盯着自己的政绩,自然很上心来劲儿,但下边呢?中层干部怎么想的,普通干部又是怎么考虑的?如何把他们的积极性和心思都调动起来,劲往一处使?

    这不但需要一个比较周密的考核机制,另外也需要让这些干部们变被动为主动的一种心态转变。

    沙正阳意识到自己去的时间还是太短,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具体的工作上,虽说这是才去之后为了是打开局面的不得已之举,但下一步恐怕就需要适当调整一下工作方向了。

    像这种体系制度上如何来完善,使得自身工作具备可持续的优化发展,这还真是一盘大棋,得好好琢磨琢磨。

    三个人就这么闲聊着一直到了市里,晚间宁月婵和焦虹把、高柏山、宁月凤、毛国荣等人都叫上,一起吃了顿饭。

    大家都知道沙正阳才回来,连家人都还没有见,所以也没劝酒,只是简单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说了一会儿话,就散了。

    沙正阳回到家中时已经是快九点了。

    逗弄了一会儿孩子,等到孩子睡了,沙正阳和卿箬笠才真正是小别胜新婚,好生恩爱了一番。

    “那边调动都办好了,我这边工作也都交接了,嗯,大概就是中旬过去。”卿箬笠还是有些舍不得离家汉都,现在有了孩子之后,她越来越回归平淡,之前很多的想法都渐渐淡去,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孩子和丈夫身上。

    感受到靠在字肩头妻子发际的清香,妻子温软的脸颊让沙正阳有些恍惚,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家子在一起了,甚至都感觉有些陌生了。

    “嗯,其实没你想的那么恼火,过去适应一段时间你就会觉得其实中州真的不错,不比汉都差什么。”沙正阳抚摸着妻子略有些瘦削的脸颊,看样子这一年带孩子是让她有些辛苦。

    “我倒是没啥,就是担心孩子不适应,另外爸妈过去,他们那么大年纪了,能不能适应呢?”卿箬笠小声道:“总感觉有些对不起爸妈。”

    “嗨,箬笠,你也想得太多了,我爸我妈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他们还巴不得过去替我带孩子呢。正刚这小子现在都没有个定性,估摸着他要带孩子不知道啥时候去了,我爸我妈带孩子那也算是有了一个念想。”沙正阳宽慰道。

    “嗯,爸妈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卿箬笠把脸贴在丈夫胸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现在都有些变懒散了,工作上也没有以前那么敬业了,觉得自己把自己工作做好就行了,嗯,有时候我自己都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思想有些退化了,可能是因为有了孩子的缘故,老是牵挂着,”

    “这也很正常,母爱是最伟大的嘛。”沙正阳只能这样宽解妻子,“不过你们过去之后,恐怕我一样没多少时间来顾你们娘儿两,这第一年工作压力大,各项工作都是才起步,我都忙得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说实话,我还真没有多少时间来想你们,只有到晚上睡下的时候才能想想,但是没几分钟就昏昏入睡了。”

    沙正阳的话让卿箬笠狠狠的扭了一把丈夫以示惩罚,却也没有多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着,感受着这种就别重逢之后温情,一直到慢慢沉沉睡去。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