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874章 赔罪?

    叶伏天了解到,真正能够左右东渊阁的有六大势力,东渊阁势力本身是其中一股,他们与大陆东面之地的顶尖世家东林氏交好,如今,东渊阁和东林氏甚至在筹备联姻,也正是叶伏天在东渊阁见到的那位女子所在的家族。

    东渊阁和东林氏交好,而在这,赫连皇族和杨家联手,双方都是两股力量,除此之外,另外两大势力处于中立态度,但叶伏天猜想他们想必也心中有数。

    而且,这次想要替换掉东渊阁,绝不是简单的替换,既然东渊阁阁主贪恋权势,想要一直把控东渊阁,那么自然不会轻易放手,想要和平替换显然不可能,必然要动手。

    这点,叶伏天心知肚明,所以他问了一声男生先生的事情,便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下来,就凭那日登东渊阁对方的表现来看,也不需要再去证明什么了,心证便可。

    正巧,他也想要除掉对方,那么顺便担任东渊阁阁主,恰好也可修行一段时日。

    至于对付东渊阁背后的原由,他倒也懒得去管,在原界之时,他有诸多亲人朋友,牵挂多,需要衡量考虑的事情很多,但如今在这里,他就和夏青鸢两人再加上一个黑风雕,行事无拘无束,根本不需要考虑太多。

    除了修行,注意保全自己便行,因此他以后行走神州,多少也要留几分底牌,不能暴露全部实力在对方面前,这样遇到真正危机时,也能有翻盘机会。

    毕竟,他的境界,便是很好的掩饰。

    拒绝了和对方在一起的要求,叶伏天独自离开找到一处地方落脚修行,这倒是让赫连皇他们感觉叶伏天似有些神秘,这位年轻的人皇能够使得雕像显圣,修行天赋必然超绝,虽答应为东渊阁阁主,但对于此事似乎并没有很强烈的性质。

    仿佛,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般。

    叶伏天依旧安心修行,但东渊城中却似有一股暗潮涌动着,许多修行之人都隐隐感觉到,那日雕像显圣,称叶伏天可代掌东渊阁之后,东渊阁便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幻,许多在外修行之人也都回来。

    这一天,叶伏天正在居住的行宫中修行,一缕缕大道气息笼罩着他的身体,一股压抑至极的恐怖气息弥漫于行宫之中,周围天地间似出现无穷剑意,这些剑意似化作了一缕缕符纹闪电,环绕着一柄剑,那柄剑并非是真实的剑,是剑意所化,但却比真实的剑还要更真,从中弥漫而出的剑道气息使得行宫中出现了一张剑网。

    行宫外,一道曲线曼妙的身影出现,是赫连皇族的长公主赫连幽,她感知到行宫中的剑意露出一抹异色。

    她修为不凡,神轮五阶,然而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压抑气息。

    身上一缕缕道意流动,赫连幽脚步抬起,步入剑网之中,嗤嗤的尖锐声响传出,赫连幽刚走进去便直接退了出来,身体像是触电了般,手臂上发出一道嗤响声,衣袖被撕裂,露出了雪白的手臂。

    她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之意,抬头看向里面,仿佛看到了一柄剑。

    那柄剑化作一道光,直接没入叶伏天身体之中,下一刻,那股压抑的剑道气息消散,从行宫中传出一道声音:“长公主请。”

    “叶皇不必如此客气。”赫连幽见叶伏天称她为长公主不由得开口说道,她迈步走入行宫中,很快出现在叶伏天身前,道:“叶皇修行之剑意如此之强,是之前道典?”

    “东渊阁中阅览了不少古籍功法,心中有些感悟,尝试以道炼剑意。”叶伏天开口说道,赫连幽美眸露出一抹异彩,有些吃惊于叶伏天的天赋。

    “没有伤到长公主吧?”叶伏天看到赫连幽的手臂开口道。

    “无妨。”赫连幽道:“不过那股剑意竟然破开了我的道意防御,叶皇的实力深不可测。”

    叶伏天笑了笑没有多言,赫连幽又道:“东渊阁少阁主柳东阁邀请我们前往一聚,刻意还邀请了叶皇。”

    “好。”叶伏天点头,没有多问,起身跟随赫连幽一起离开这边,夏青鸢和应青自然也跟着一起,如今的局面下,他自然不放心让夏青鸢他们独行。

    一行人来到了东渊城一座露天酒楼,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他们,东渊阁的少阁主柳东阁也在,还有上次傲慢女子。

    除此之外,其余几人他也见过,上次在东渊阁和柳东阁在一起的那几人。

    酒楼下方,许多人抬头朝着这边望来,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发出一道道惊叹声。

    “叶流年,正是他让雕像显圣。”有人开口说道,叶流年是叶伏天化名。

    “那日东渊阁下,一剑斩中位皇,柳东阁等人不允他上去,叶流年强势往上,催动雕像显圣,道意席卷三千里。”不少人见到那日叶伏天的风采都颇为崇拜,如此风华,东渊城难寻。

    那日,他让东渊阁阁主等人尽皆无言。

    “剑皇叶流年,没想到如此英俊,颜值与我相当了。”一位年轻的俊杰开口说道,旁边之人嗤之以鼻,从颜值上来看,能够胜过叶伏天的人,这里还真找不到。

    上空,露天酒楼,这里空间极大,分为六大方位,叶伏天和赫连幽坐在一起,这六大方位,应该便是这片大陆的六大顶尖势力,能够左右东渊阁。

    森罗府之前也想要加入,被六大势力共同排斥之外。

    柳东阁命人替叶伏天倒酒,随后对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举杯,道:“那日不知叶皇风采,东渊阁上多有得罪,想找个机会赔罪,但叶皇一直在东渊阁中修行,没有合适时间,这次刻意请长公主邀请叶皇前来,向叶皇赔罪,那日多有得罪,还望叶皇不要计较。”

    说着,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随后对着叶伏天举杯示意。

    叶伏天安静的看着他,手依旧放在那,并未去拿杯中之酒,顿时一道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使得酒楼上出现了诡异的安静。

    似乎,都在等叶伏天将那杯酒喝了。

    柳东阁的眼眸闪过一抹异色,内心有些冷,但却没有表露出来,被他很好的掩盖住,叶伏天,这是不给他面子啊。

    他身旁的女子同样皱着眉头,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冷傲之意,道:“叶皇这是何意?”

    叶伏天扫了女子一眼,便又将目光移开。

    他看向身边的赫连幽,轻声道:“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便回去修行了。”

    赫连幽的美眸眨了下,看向叶伏天的目光露出几分笑意,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远处许多人都看向这边,听到叶伏天的话许多人窃窃私语。

    真狂。

    直接无视了对方的赔礼。

    “看来,叶皇并不接受我的赔罪。”柳东阁开口说道,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却显得有些虚伪。

    “恩。”叶伏天毫不犹豫的点头,看向柳东阁道:“你又没做错什么,何必赔罪。”

    柳东阁看着叶伏天,有些不明白。

    “只不过,你还不配拦我而已。”叶伏天继续道,柳东阁的笑容从脸上消失,若说刚才是不给面子的话,此刻便是直接打脸了。

    的确,如若他真能拦住,又怎么会来这里赔罪?

    只不过,他拦不住,并且引发了之后的风波,才会有今天的这一幕。

    至于对错,那不重要。

    柳东阁低头,给自己倒了杯酒,随后独自一饮而尽,看来,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那日赫连幽是从东渊阁将叶伏天请走的,他们岂会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对方的图谋,他们也一清二楚,因此才刻意前来试探一番叶伏天的态度。

    “无论叶皇接不接受赔罪,但对于叶皇的实力,我还是非常佩服的,那日一战的风采,至今记得。”柳东阁开口说道:“今日将诸位邀请而来,难道诸位不想看看叶皇所修行之道?”

    他话音落下之时,这片酒楼的气息瞬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似乎带着淡淡的压抑感。

    赫连幽皱了皱眉,随后美眸中带着一抹浅笑,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既然带叶伏天前来,又怎么可能没有防备。

    在酒楼周围,远处方向,在不同的地方有一些人混在人群之中,此刻,那些人抬头朝着酒楼方向看了一眼,只一眼,便让酒楼上的气氛变得压抑,这股压抑气息是无形的。

    叶伏天自然也感知到了,东渊阁想必早就安排妥当了,如若他真打算和赫连皇联手夺位,那么东渊阁势力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并不意外。

    当然,他并不在意,依旧安静的坐在那,仿佛那一缕缕气息,对他而言并没有影响。

    这些人中,不少人是中位皇境界,甚至有好几位神轮六阶的强大人物,淡淡的压抑之气令人窒息,但在叶伏天眼里,神轮六境,非完美神轮,根本入不了他的眼睛。

    “柳东阁,你这是何意?”赫连幽看向柳东阁开口问道。

    PS:一号,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