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返埃德加 > 第六十九章 战斗风格(四)

第六十九章 战斗风格(四)

    罗蕾莱的建议给了林克很大的助益,让他下定决心以具象化作为自己的战斗风格。

    此外,罗蕾莱还教给林克不戴手套就能阻止旁人发现马利克圣徽的方法——法术.遮蔽,在圣物上覆盖一层精神力。

    经她的提醒,林克想起马利克能通过圣物得知自己的一举一动。要是他把自己的行踪透露给信徒……啧~真是个狡猾又难缠的家伙。

    这样一来,既避免马利克的信徒通过圣徽猜测到自己与阴影之神的关系,又能防止马利克通过圣徽偷窥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谓是一举两得。只是……马利克会如此轻易的就让我得逞吗?

    正如林克所预感的,阴影之神虽无法得知他与罗蕾莱意识上的交流,却可以感受到施加在圣物上的忽略术。

    瓦奥莱特城主再一次充当了媒介的角色,百夫长正在中庭里进行每日的晨练,看到本该在睡梦之中的西尼尔伯爵穿着单薄的睡衣赤脚狂奔,以为他中了什么邪术,赶忙跟在后面,越走越心疑。

    这分明是去冒险者工会的路径,就算是想到急事,以伯爵的性格,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穿成这样就出来。

    “大人?”

    在前面健步如飞的瑟维斯仿佛没听到弗恩的叫唤。

    “伯爵!”

    依然没回音,百夫长握紧手中的剑柄,快步跟上,就在快要碰触到瑟维斯背部的一霎,一直背对着他的瑟维斯猛地转身。弗恩当即站住,冷汗从额头滑落。

    不是熟悉的狡狯目光。那仿佛看蝼蚁一样的眼神硬生生将他给镇住,双脚仿佛被粘住,再也跨不出一步,就连呼吸也屏住了。

    弗恩确定。那不是他所熟知的伯爵。

    瑟维斯转身前行,敲打不远处的工会大门。

    一大清早的,谁啊?

    兴奋得一直没睡的尤达放下魔法弓,却不想第一个上门的客人居然是城主。

    一把推开挡路的凡人,附身瑟维斯的马利克直接冲进最里端的库房,将靠在椅子上小憩的奥兰多直接丢了出来。

    被惊醒的奥兰多发挥精灵敏捷特性才没摔了个狗啃泥,他诧异地发现将他扔出库房的居然是城主瑟维斯。一头雾水地扭头差点被推到的尤达,他也是一脸的不解,然后百夫长一脸凝重地走了进来。问他发生了什么,嘴紧得像蚌埠,见什么也撬不出。奥兰多和尤达没再追问。

    弗恩双眼紧盯已经关闭的库房大门,心里早已经乱作一团。

    上一次马利克借瑟维斯的身体与林克对话,弗恩虽然在场,但他一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这次事出突然,马利克怒气冲冲赶来找林克,还没来得及催眠弗恩。

    林克没想到马利克如此快就做出了反应。连托梦和神谕都不用,居然采取更直接也更耗费神力的方法。

    【说明他确实很在意这次的同盟。马利克的掌控欲很强,什么事都想插上一脚。】罗蕾莱太清楚这位曾经的盟友的秉性了,【如果你不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伪装的身份暴露,就必须和他谈条件。】

    面对着一脸怒容的临时容器,林克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和马利克谈判,好不让他不透露自己的行踪。

    “通过圣徽了解你的言行是我的底线,要是连这一点也做不到,我真得重新考虑我们之间的同盟了。”马利克一脸阴沉的说。

    “您喜欢看戏也好,想监视我也罢。但不得以任何方式透露我的行踪。这也是我的底线。”

    “就这样?”马利克没料到林克会如此答复自己,难道遮蔽术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要禁止自己泄露的假身份和行踪?

    “不然,您以为会是怎么样?”

    “我已经许下承诺!”

    “是,您是承诺不再扯后腿。但是,您并为保证不会将我的行踪包括准备伪装的假身份透露给信徒或别的神灵。”

    神经质地笑声在库房里回响,只不过,这一回马利克没有发火,他定定地盯着林克,双眼出奇的亮,就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的孩童。

    “虽然你的不敬让我很生气,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确实是个有意思的玩具。我就答应你好了,可别让我失望啊。罗蕾莱,教他忽略术,我知道你在。”说完,瑟维斯软软倒地。相比其他媒介,贵族的体质就差得多,这一次附身让他原本就不怎么健康的面色更加苍白。

    林克上前将瘫软的瑟维斯扶到椅子上,施展了自然之愈后,缓过劲来的瑟维斯看到林克,惊讶得张大了嘴。

    “这是……工会?”

    打开房门,早已迫不及待的百夫长冲了进来。

    “弗恩,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跑这儿来了?”

    您总算恢复正常了,弗恩松了口气,正要回答,行为忽然迟钝起来,张了张嘴,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刚才打算说什么。

    马利克的能力开始生效,瑟维斯表情呆滞,自己起身走了出去,弗恩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同样像是被操控的尤达关上大门,重新拿起桌上的魔法弓摆弄起来。

    这件发生在黎明时分的小插曲就这么结束了,受到艾芙佳女神的庇佑,奥兰多没有被马利克的力量影响,他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头,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林克并不打算告诉奥兰多圣徽的事,艾芙佳和马利克既是对立阵营又是宿敌,让他知道自己和阴影之神是临时同盟,只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听出林克并不想说,奥兰多也不过多探究,借口肚子饿离开了。

    【这样好吗?迟早会生出嫌隙的。】罗蕾莱认为林克这样做并不妥当。

    【难道我该告诉他实情?再怎么豁达的性格,也无法抗拒神灵的命令。】林克坚持认为不告诉奥兰多是最好的解决之策,【对了,马利克临走让你教我忽略术是什么意思?】

    【和遮蔽术类似,只是强制性暗示所有人忽略你右手食指。】

    既然阻止不了马利克的监视,林克认为能防止被阴影之神的信徒认出来就足够了。等他又花了些时间向罗蕾莱学习忽略术,屋外天已大亮,街道上陆陆续续传来行人的走动与交谈声。

    感觉有些饿,就在林克准备外出去吃早餐,一直随身携带的传讯石却在这个时候发出轻微的震动。

    冈萨雷斯送的传讯石,难道是守望堡出了什么事?

    “冈萨雷斯吗?”

    将传讯石凑到耳边,清晰地听到了从另一块石头传来的说话声。

    “是我。”确实是冈萨雷斯的声音。

    “守望堡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怎么,没事就不能和你联系?”

    略微轻快的笑声表明声音的主人心情不错,林克也放宽心了。

    “托你的福,原本正愁招募不够士兵的守望堡来了许多自愿加入的人。而且,阿比盖尔也因为克莱尔的降阶变得更老实安分了。”

    冈萨雷斯这次主动联系林克主要目的就是表示感谢,顺便问问他的近况以及接下来的打算。

    考虑到隔墙有耳,用传讯石未必能守住秘密,林克没有告诉冈萨雷斯自己接下来要去克伦伯格,只说要四处转转,暗中探访与亡灵私下通敌的叛徒。

    “我听说你加入了冒险者工会?”

    “嗯,没错。”

    “为什么呀?工会已经没落了,你无需像在幻境那样循规蹈矩的加入,如果是想要情报,只需去找蛛网。”冈萨雷斯以为林克不知道公会已经没落,特意提醒他。

    “情报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冒险者是所有人类公会里唯一的中立阵营。况且,我已经同布里奇会长谈妥,以给他们制作魔法道具为条件,将属于我的那一份分成换成物资,这样就不用担心和其他领地的贵族发生矛盾被切断供应。”

    林克的回答让冈萨雷斯一怔,急忙推脱,担心柱剥夺了林克的资格。

    “放心好了,我自己有分寸。”得到朋友的关心,林克很欣慰,又问起了边境上亡灵的情况。

    “没什么大的动作,只有小股的低阶亡灵四处游走。倒是风暴海后退了一百多加尔,哦~这个词是埃德加的长度单位,等同与地球公制里的千米。”冈萨雷斯也不知道不死帝国在谋划什么,总之这一个多月边境上风平浪静,守望堡也得以休养生息,恢复元气。

    林克让他注意自保,不要和亡灵硬拼,还是应该延续阿历克斯游击战的模式。

    “得知你以匠师身份加入工会,吉拉德吵着嚷着让我向你索要答应给他的奇物。”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冈萨雷斯忽然向林克提及吉拉德,以及林克曾经答应过的魔法道具。

    “你不提我倒真忘了。好吧,我会让工会委托商队给他送去。”结束了不算短的通话,林克颇为头疼,给那家伙做个什么好呢?

    法杖?长袍?又或者……饰品?

    想来想去,最后林克决定给吉拉德制作一件一劳永逸的奇物——武器。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