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返埃德加 > 第二十一章 格兰瑟姆(四)

第二十一章 格兰瑟姆(四)

    尽管态度恶劣,但林克却从中听出了一些眉目。【r />

    阿历克斯没说必须走,而是让他显现实力,这不是说如果能证明自己有用就可以留下嘛。就连之前用匠师做伪装,他也没这么‘正视’过我,这老头怎么忽然变转态度了?

    林克不知道,就在他因使用神力过度导致昏迷的期间,骑兵团长塞缪尔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完整地告诉了阿历克斯。

    骑兵团是带着斥候后撤了,可身为团长的塞缪尔却留了下来。他受伤很重,估算着自己撑不到要塞,便下令部下先走,他想留下看林克如何对付敌人。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死骑首领要与林克决斗,但塞缪尔是真的替林克捏一把汗。那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敌人,它没有参与冲锋,只是远远站着塞缪尔也能感觉到从身躯里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而它手里的黑色长剑就像传说中能吸取人灵魂的魔剑,越靠近,体力就流失得越快,迫试原本想帮忙的塞缪尔只能观望,他怕自己看不到战斗的结束就因生命流失过快而死。

    没想到林克不但越战越勇,最后反过来压制住对手,更让塞缪尔惊愕的是,原本观战的死骑见首领落了下风,居然违反骑士决斗一对一的规则,向林克发动了死亡冲锋。梦魇速度飞快,塞缪尔甚至来不及策马前去帮忙,死亡骑士在眨眼间就来到林克身边,当看到那些黑色的长枪刺中林克,他忍不住在心里发出悲鸣,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塞缪尔终身难忘。

    时间停顿了,应该说林克身边的时间停顿了,包括长枪与手握它们的骑士。凡是被林克身边忽然亮起的青色光芒包裹的物体都顿住了,就好像雕像一样,保持着冲刺的姿势。

    时间干涉?上级律令!这不可……

    死骑首领话未说完,青色结界忽然爆发出刺眼的光柱直冲云霄,死亡骑士与梦魇瞬间变成灰烬,死骑首领距离太近也被波及、卷入。光柱维持了几秒后消失,等塞缪尔放下遮挡眼睛的手臂,惊讶地看到林克周围飘浮着一些荧光闪闪的光点,或大或小。它们有少部分飘向自己,没入身体的一瞬,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剩余的光点飞散向四周,然后他明显感觉到空气里浓重的死亡气息开始淡化。

    塞缪尔赶紧跑过去查看林克,他身上伤口虽多。还没达到致命的程度。塞缪尔本想将那把已经没有雷光的剑取下,好方便他扶上马背,可这个形状奇特的武器仿佛生了根似的,怎么也没法抽出。还好骑士团去而复返,协助他一起带着林克赶往要塞。据骑士团的其他成员交代,他们身体的伤也被治愈了,要不是皮肤上还留着浅浅的疤痕。完全不敢相信他们刚经历了一场必死的战斗。

    阿历克斯听完报告又追问死骑首领的外貌,并详细的问了它的武器。

    塞缪尔对死骑首领的黑剑印象深刻,白骨做柄,亡魂为刃。不曾挥动,就让敌人胆寒。

    阿历克斯挥手示意他离开,指挥官眉头紧皱的样子塞缪尔已经多年没有见到。

    直到亡灵大军抵达要塞城下,塞缪尔才知道。那名率领几十骑就敢来追赶五千守望堡军队的死骑首领居然是不死帝国三大首领之一,死亡骑士领主。他尔为自己能从这个名气仅次于巫妖王的死亡骑士领主的攻击中活下来而庆幸。同时,也为这一次亡灵的大举进攻而深深忧虑。三大首领之一只以先锋的形式出动,在后方指挥的,只可能是号称死神心腹的霜寒。守望堡以往都是清剿小股的亡灵,从不直接与不死帝国做正面的较量,这一次,怕是跑不掉了。

    站在箭塔里观察战况的塞缪尔忽然听到身边的大公喊了一声林克,回头一看,就见失踪多日的匠师提剑走上城垛。顿时心中一喜,原以为这个人已经随着平民一起撤走了,没想到他还在。

    “我要留下。”

    听到林克这样说,塞缪尔脸上露出掩不住的喜悦神色。不论他信仰哪一位神灵,对他们都是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看林克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冈萨雷斯拽着他来到塞缪尔所在的箭楼躲避下方骷髅射手不停息的箭矢。

    “你根本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今天已经是亡灵围攻的第五天了!”冈萨雷斯指着下面的骷髅海说道。

    “我睡了五天?”林克很意外,看天色,他还以为自己只睡了几个小时。

    “那不是重点!人需要休息,可亡灵不用。它们一刻不停地战斗,我们的伤员越来越多,无论士兵还是牧师都已经到了极限。”

    林克注意到冈萨雷斯浑身上下有多处血污,看样子也经历了恶战。然后,他看到了一旁双眼发亮直盯着自己看的塞缪尔,箭塔里还有一些士兵,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血迹,大部分都嘴唇干裂、面色惨白,不是说这里有补给么,怎么看起来一副没吃饱睡好的样子?

    “我听说自然之子不畏水火,你与其留在这里消耗不必要的体力,不如去地下帮我们解决那头讨厌的水怪。”布莱克不知什么时候摸到箭塔,他是这里为数不多知道林克的身份的人。

    “水怪?”

    “有点像八爪鱼,具体有多大不清楚,反正一个腕足就有三个人粗。它占据了地下湖,也就是要塞和桑德城的水源,如果不击败它,这里的人不用等亡灵破城,就会先渴死。”

    看布莱克朝自己伸手,似乎是要握手的意思,林克略微迟疑,就将风暴之怒换到左手,把右手伸了出去。

    冈萨雷斯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只手握在一起。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跟我接触。”布莱克嘴角上扬,但眼中却没有一点笑意。

    怎么,这握手在异世界难道还是什么奇怪的风俗不成?林克赶忙向冈萨雷斯投去询问的一瞥。

    “他右手有惩戒之印,若是心怀恶念或心地不善者会被圣焰灼伤。”还好什么事都没发生,冈萨雷斯横眉怒视复仇军首领。在这种紧要关头还要内杠么?

    “别误会,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他若真是惩戒者,以我手上圣印的级别也伤不到他。”布莱克嘴上如此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那个水怪……”夹在中间的林克出声提醒,“到底是要对付亡灵还是水怪?时间紧迫啊二位。”

    “水怪!”冈萨雷斯和布莱克都异口同声回答。

    “跟我走吧。”布莱克松手,转身走出箭塔,沿着阶梯朝位于内侧的第二道城墙走去。

    林克转头看冈萨雷斯,怎么不反对他留下了?

    “反正你是铁了心。我劝有用吗?”随意地挥了挥手,冈萨雷斯让他快走,搞定那头让整个要塞和矮人城市都陷入饮水危机的水怪。

    等林克走远了,塞缪尔越矩问冈萨雷斯为什么不让林克留下,像他这样强大的助力正是对付亡灵必须的。

    冈萨雷斯从箭塔的射箭口向外望。密集如海的骷髅会让胆小者生畏绝望:“正是因为他是对付亡灵不可或缺的力量,才要让他离开。要给他更多的时间成长,真正的自然之子绝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不过是神罚,是神灵将自身庞大的能量传导到主物质界的显现。”

    塞缪尔对林克手持闪电之剑湮灭亡灵的情景印象深刻,那样都不算厉害,到底真正的自然之子是什么样?

    “变身。自然之子的核心是变身。”和现在几乎已经绝迹的情况不同,幻境里多少留存了一些关于这种初代神灵使者的书籍或传说,冈萨雷斯至今都记得他从丹特那里听到的内容,获选是被神灵选定的资格。只有通过考验者才能获得自然之子真正的力量——变身。林克自从来到这边的世界,一次变身都没展示,这就说明他还只是初阶获选者,而不是第二阶使徒。可偏偏自然之子真正的力量要到达使徒才能使用。

    冈萨雷斯一直劝林克走,目的就是希望林克不要白白把性命送在这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活下来的战斗里。说不定等不到援军到来,要塞就已经被攻破了。

    “可他留下,说不定我们能撑到援军到来……”塞缪尔不死心。

    冈萨雷斯吹动银哨,唤来他的专属坐骑。合成兽升空,手持灼热的火焰长枪,开始又一轮湮灭幽魂的战斗。这些可以穿透砖石的东西最麻烦,总是偷袭伤兵和熟睡之人,偏偏速度又快,一般士兵很难追上他们的速度,只靠龙骑兵和箭术精准的游侠无法像对付骷髅让它们大幅锐减。

    跟着布莱克,林克进入到原本平民居住的内城,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只遗留了一地各种来不及带走的生活用具,颇有点像地球那边时下电影里常见的世界末日的景象,萧瑟、凋敝。

    宽敞的广场中间有一个圆形池子,里面的水有些浑浊,散发着阵阵恶臭。

    布莱克指着不远处一个上了锁还插上大铁条的下水道口:“那边是通往下面的通道,因为不久前发现亡灵已经封锁了,你从这里直接下去吧。”

    这水太臭了,林克站到池边一吸气,顿时熏得头晕眼花。

    “你还等什么,快下去啊。”

    不知道幻境里得到的能在水里呼吸赐福这边是否有效,林克深吸一口气,跃入池中,闷了十多秒,没有腮,空气是经由皮肤进入身体,还好,感觉不到臭味。他浮上来,捏住鼻子,告诉布莱克不知道会在下面呆多久,但尽量完成任务。

    看着林克的身体迅速下潜,布莱克长舒一口气。

    真下去了,假如自然之子真有传说的那么厉害,解决一个魔兽应该手到擒来吧……

    开除最上面那一段,越往下,岩壁就越不平滑,从直线慢慢变成曲线。林克靠着元素凝聚成的光源下潜,这个通往地表的泉眼其实也不是很深,林克估算最多有五十米。狭窄的水道忽然拐了个弯,变成一片豁然开朗的水域。浮上水面,用鼻子喘气比用皮肤呼吸感觉实在,林克还不适应这种不像人的方法。

    空气刚吸进鼻腔,林克差点呕吐,这里的臭味更严重。加强光源,水已经变成深褐色,散发着浓烈的腐臭味。

    亡灵?不,没有死气。是水怪自身携带的臭味??

    林克循着味道来源游去。他放弃了用鼻子呼吸,还是皮肤算了,至少可以屏蔽臭味。

    咚!

    曲折的地下岩洞里忽然响起怪声。

    地下怎么会有敲鼓声?

    林克加快速度,声音越来越响。

    咚咚咚咚……伴随着的还有喊杀声。

    受天赋影响,所有的语言在林克听来都只有一种语言。他分辨不清这是人类的语言,还是据说住在要塞地下的矮人语。

    “撤退!”

    “快撤回去!”

    有个粗嗓门声嘶力竭地高喊,然后林克听到了沙哑的笑声。

    “哈哈哈,你们这些愚蠢的矮人,无论来多少都一样。”

    这个声音和一般人说话不一样,又沉又闷,林克觉得有几分像死骑首领。

    唔~这就是那个水怪了吧。

    熄灭光源。在风元素的协助下,林克加快游速,在下一个弯道看到了布莱克口中的水怪,确实挺像八爪鱼。全身橘红,十多条腕足在挥动的时候撞在顶部的岩壁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鼓声’就这么来的啊……

    一群矮人站在岸上,用弩炮朝水里的怪物射击燃烧弹。无奈它的皮太厚,涂满燃烧油脂的铁箭头楞是穿不破。油脂落在水里与漂浮物燃烧产生的浓烟反倒让矮人们眼泪鼻涕一起出。

    借着火光,林克看清水里漂浮的物体后呕吐感立刻涌上喉咙。那是一具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臭味就是它们散发出来的,靠皮肤呼吸的林克整个都不好了。

    由于知识有限,他认不出这个像八爪鱼一样的怪物是什么东西。若是换了布莱克肯定能叫出它的种类,特罗洛普,别名多足鱼,深渊魔域里的魔兽,级别不是很高,但表皮坚韧,普通金属刀剑根本切不开,是制作皮甲护具的上好材质。只可惜它虽然偶尔会顺着裂隙潜入地表,但因体积庞大,又只出现在地下水域,很难捕捉,而且作为魔兽,它本身也会使用魔法。这些不会魔法的矮人根本对付不了,而且它还特别狡猾,绝不靠近岸边,就算矮人里有能干掉这魔兽的强者,也不可能泅水过去,而复仇军大多都不通水性,下层士兵在几十米深的地下湖里根本施展不开,驱赶或是杀死这头魔兽的几次进攻都以失败告终。

    “有活物过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在魔兽脑袋上响起,林克眯眼一看,是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具瘦骨嶙峋的人形物体。

    林克脑子里首先闪过的是尸巫,然后他马上反应过来,这是通过声带发出的声音,是活人!只是太消瘦了,让人不由自主地认为是死人。

    布莱克猜对了,这确实是亡灵搞的鬼,不走泉眼的直线道路,至少要花半天的时间才能来到地下湖,料定了他不会亲自冒险离开驻地,才只派了一个死灵法师来搞定地下水源。

    嗯?我怎么没感觉到人的气息。魔兽特罗洛普转动大脑袋,一双黄色的凸眼扫了过来,看到林克一愣,怎么是人?

    死灵法师也看到林克了,一个漂浮在水面上的人类。

    “大概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干掉他。”死灵法师完全没有将林克放在眼里,他甚至忽略了魔兽带着疑问的开头语,没感到人的气息。

    特罗洛普伸出腕足,林克没有闪避,任由比巨蟒还粗的腕足将自己从水里捞起。与其费力游过去,还不如让它把自己卷过去更省事呢。

    矮人们也看到林克了,他们试图用弩炮解救这个可怜的人类,蹭蹭几箭都被极具弹性的腕足皮肤给弹开了。

    特罗洛普翻开平时潜藏在腕足下的嘴,要将这个只够塞牙缝的人类扔进去,意图吓退岸上的矮人,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林克召唤出风暴之怒,经过五天的休眠,他的体能已经恢复。

    看到林克手里忽然多出一把剑,死灵法师举起法杖放出存储在魔法水晶里的法术,数枚冰箭激射而出、

    滋——

    电光大作,雷电将来自深渊魔域的魔兽直接电翻,在它头顶上的死灵法师就没法像皮糙肉厚的魔兽还保持完整的形状,直接变成一团漆黑的焦炭。

    矮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他们的领队大喝一声,才压下骚动。

    “复仇军吗?”桑德城的卫队长朝林克喊话,虽然雷电跟晨曦挂不上,但好歹那是个人,距离有点远,他只看到林克手里有一根银白色的东西放电,没准是法师。

    林克顺着腕足爬到漂浮在水面,散发着熟味的水怪身上,这就死了,真不经打。体积虽大,但还不至于让布莱克和矮人都搞不定吧?听到身后的矮人喊话,他模糊的应了一声,想到这个地下湖是矮人城与要塞的重要水源地,忙问要多久才能让水质恢复到可以直接饮用的程度。

    “等我们把尸体打捞清理干净,再把这个大家伙清理掉,用不了半天就可以了。”乘着放在岸上曾用来靠近魔兽的木筏子来到魔兽尸体旁,矮人卫队长看清了林克的面容,以及他手里不停放射着蓝色闪电的风暴之怒,脸色微变。

    不是法师!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