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返埃德加 > 第二十八章 来自新都的使节(下)

第二十八章 来自新都的使节(下)

    子爵的面部肌肉一阵抽动,听说这位自然之子是从异界来的,没想到对埃德加的人类史如此解,让他指着奥兰多的手不知该往何处放。

    科尔克一系是帝国的后族,两个家族保持着几百年的通婚,关系匪浅,却并非正统。是以,王室式微后,科尔克的地位自然也一落千丈。别说是诸侯之乱时期的十二领,就连现在各地的大贵族也不肯听从调遣,要不是公主许诺若能谈判成功,就封他为新的公爵,只有子爵头衔又只是元素使的纽曼才不会冒险来趟这趟浑水。

    在前往克伦伯格之前,纽曼曾受到公主的秘密召见,法兰妮明确的表达了想要收回东领爵位与封地的想法,为了游说纽曼,她还一再保证,当地百姓已经因为亡灵的入侵而对道尔家族失望,此行最大的障碍,便是木精灵背后的自然之子。

    信仰的恢复与元素枯潮的结束,让法兰妮自作聪明的以为这是柱受到了法则约束的征兆,即使自然之子仍有神力,诸神也不会再放任他胡作非为。换了新神的霍恩海姆会再度繁盛,无需再畏惧一个束手束脚,被诸多条规捆绑的神使。

    就在子爵回想自己使命的同时,林克也悄然施展神知,将发生在新都里的秘密会见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

    这个能力是好,可惜每天只能使用一次,要是没有限制,霜寒再诡计多端也不怕。

    【没有限制,岂不是要要超神了。】罗蕾莱提醒林克,可别忘了现在是谈判现场,发呆太久可是会被当做又一次藐视的。

    林克不由笑出声,【我本以为,隐藏幕后的摄政王家公主会是一个机制多谋的角色。没想到她的目光如此短浅。看不清局势也就算了,毕竟有霜寒那样的阴谋家,谁也算不过他,可她偏偏连自己的位置也摆不正。法师最重要的永远都是自我,不是人类的未来,更不是王权。把希望和筹码全都押在霍恩海姆本身就是个错误的决定。由此可见。这个公主一定是法师出身。

    晨曦总部位于新都,多伊尔多少也听说过这位摄政王背后的公主传闻,暗中操控新都已达十年之久。林克居然只通过一次简短的会面,就推断出公主还是法师?

    【在以神灵为尊、处处可见神迹的埃德加,十年都没能有什么大的进展,这位公主的能力可见一斑,没什么威胁力。】

    多伊尔身份特殊,极少被允许外出,对政治也几乎是一窍不通。虽然知道林克是在讥讽法兰妮公主,却不大明白他是怎么看出公主能力不行?还断言她没多少没威胁力?

    看使节喋喋不休地诉说科尔克一系在北方抗敌的种种功绩,林克继续给好奇心重的多伊尔讲解。

    【自诩出身高贵的贵族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经历过几十年甚至数百年通婚繁衍出的纯正血统,最适合学习法术。加上霍恩海姆在人类当中超然的地位,成为法师是贵族的必然之选,之前就说过了,法师非常的自我。这是职业决定的特性,任何人都会染上。就好比圣职者的奉献精神。位阶越高,对凡尘俗世就越不关心。都忙着提升实力,好早一日能超凡入圣,这就是法师的至高追求。】

    林克甚至可以推算出这位公主的生平,成为法师后,眼界开阔。不在拘束于优越感爆棚且只会享乐的贵族圈子,她应当知道帝国大势已去,无法挽回,除非有至强之力,否则绝难扭转。在物质界。除了神迹就只有法师能做到,所以她将全部希望押再霍恩海姆,想借法师之力重振王室,续写祖先的辉煌。

    末了,林克又加上一句,【人类总是希望成为救世主或英雄。】

    这厢,子爵说得口干舌燥,可在座的除了己方的使节团,其余人犹如神游天外,对他的卖力演说不为所动。

    精灵王眼角低垂,看着脚下的姿势从坐下就没变过,他身边的可疑男人虽然左右环顾,眼里却充满了鄙夷与不屑。大神官面带官方式的微笑,眼睛都眯眯得看不清,也不知在想什么。那两个自然之子就更过分了,半人半鸟的女人面无表情,此次出访重点关注的异界男人一手托着下吧,嘴角微弯,眼睛不时乱转,分明是在走神!还有他身后的那个不男不女的青年,明明身着晨曦教派的装束,却站到自然之子身后,一副护卫的模样,简直是胡来!大神官也不教教他规矩!

    子爵在心里一阵腹诽,殊不知林克已经把他此行的目的都摸清楚了,包括法兰妮公主暗授的几种应对之法。

    给多伊尔讲了使节不足畏惧后,林克停止意识里的交流,开始专心处理这位同样搞不清状况的王室特使:“原来抗击亡灵是科尔克的功劳。”

    纽曼急忙改口,“自然联盟也功不可没。”

    林克冷笑,“不论功劳,我们来谈一谈失误吧。北方战时吃紧,是谁在大后方拖后腿?在战况最激烈的时候,是谁丢了阻挡兽人的龙岩堡?这四十多年来,又是谁一次次吧平民百姓卖给亡灵?”

    纽曼顿时语塞,林克霍地一下站起来,厉声指责,“是酒囊饭袋的贵族!只会作威作福的贵族!平民饥肠辘辘,衣不蔽体,贵族却大鱼大肉,奢侈浪费。这里的百姓最需要援助的时候不见你们的踪影,现在太平无事就跳出来要回收爵位和封地,新都的王室可以再无耻一点吗?”

    为了进一步打击这自命不凡的使节,林克特意说明了奥兰多的身世。

    “木精灵王的亲侄儿,诸侯之乱那一带的公爵之子,血统纯正毋庸置疑,得知后辈的所作所为,放弃了精灵的长寿和悠闲生活,试问,贵族之中有谁能做到?你能吗?一听说可以继承克伦伯格爵位和封地就傻乎乎跑来的蠢货?”

    纽曼惊怒交加。抗议林克不但侮辱了他,还侮辱了王室。

    林克双手负在身后,围着子爵转了一圈,“侮辱?真要那样做,我根本不会见你,只需把你交给无处发泄怨愤的民众。让他们把你活活打死,然后借此挑起克伦伯格和王室的矛盾,再顺理成章地把最后一位道尔家的人推上位,相比远在新都自以为能坐收渔利的的公主,民众一定更愿意接受随我一起抗击亡灵的格雷戈。”

    纽曼被驳得理屈词穷,他想为自己辩护,绞尽脑汁也没说出一句话,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眼角的余光扫到被称为道尔家最后一个直系的可疑男子,顿时找到了突破口。“阁下说他是道尔家的直系,有什么证据能证明?”

    “证据?”林克回头看向精灵王,“他还不够么?”

    纽曼一窒,精灵王身份尊贵,自己不能说他作假,可……就算是真的,也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承认了。得不到爵位和封地也就算了,就这么空手而回。肯定会遭到法兰妮公主的斥骂,甚至……有可能掉脑袋。

    一想到公主的雷厉风行与手段。纽曼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大神官。晨曦教派是帝国的国教,总部迁址新都,公主本人也是信徒,她在这里,不就代表晨曦教派有向东扩展的意思吗?怎么也该为王室说句话吧?要是让这个所谓的精灵王亲侄儿继承了爵位,克伦伯格肯定会变成艾芙佳的教区。

    让纽曼始料未及的是。大神官是有所反应了,却并非为王室说话。

    “以晨曦公正的名义,我在此证明,格雷格.奥兰多,确实道尔家的直系后裔。继承权优于维拉.道尔。”

    纽曼看着举手宣誓的阿丽西娜,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大神官,你怎么帮他们说话?而且这个维拉.道尔又是谁?!”

    被念到名字的多伊尔干咳一声,“是我。”

    纽曼的视线在林克、阿丽西娜、精灵王、奥兰多以及多伊尔之间来回扫视后,终于明白自己无法完成法兰妮公主交付的任务。

    虽然不知自然之子是如何说服大神官的,但他们早已定好了,由‘格雷戈’来继任爵位。

    意识到这一点,纽曼的表情随之阴沉下来,可愤怒刚在心头滋生,林克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你不过是她派来试探的前哨,除了死亡,没有任何价值。”

    纽曼心脏漏跳一拍,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此番出使并没有太大意义。

    “她许你的爵位和封地,不过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谎言。王室玫瑰手下有那么多人,怎么数也轮不到你这个小小的子爵吧?是什么让你冲昏头脑,轻易地相信了公主的骗局?”

    “我……”被林克这么一说,纽曼顿时心乱如麻,思维不由自主地被牵着走。

    是啊,为什么呢?初听到的时候,他也十分纳闷,为什么法兰妮公主要把如此重要的任务委托给自己?

    公主亲自搀扶起自己,她是那么的近,他甚至能闻到从她发间传来的幽香。轻言细语,眼含期待,几句话就说动了他,满口答应下这件苦差事。

    难道……她对我使用了魅惑术?完全有可能!公主是贤者巴德的关门弟子,大师位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元素使,无法再往上晋升后就放弃了继续休学,根本抵挡不住她的法术。

    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真如自然之子所说,只是把我当炮灰使,她根本无需欺骗,只要说出实情,一心仰慕公主的我会心甘情愿地为她赴死。

    纽曼挣扎全都表现在脸上,完全没有注意到搭在他肩头的那只手上有一枚形状诡异的戒指,正发出闪闪红芒。他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召见是秘密的,就连公主身边智囊般存在的女爵克劳迪娅也不在场,自然之子又是如何知道这些具体的状况的。

    阿丽西娜的目光聚集到林克的右手上,凯莉尔亦是如此,但她们都没有打断林克的诱导。

    最终,纽曼脸色颓然地摇头自嘲,“我这就回新都,向公主复命。”

    “你不能走。”见达到目的。林克收回手,他刚使用了马利克的圣徽附带的效用——每天一次的诡言术,任凭这个子爵有多难搞,都能轻松动摇他的心智。

    “怎么,我连离开的权利都没有?自然之子要软禁我?要真那样做,阁下可就真的插手了人类的内政了。”即便已经不再想完成任务。纽曼仍想将收复失败一事亲自回禀公主,并提醒她,务必要小心这个看似年轻,却口才了得的异界织命者。

    “我对你的去留是没什么意见,可要是你死在回新都的路上,岂不是会给那位有点小聪明的公主栽赃陷害我的机会?暂时在这里小住一段时日吧,子爵。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你就可以回去。贾法尔,带使节团去见汉森指挥官。他会为各位安排合适的下榻处。”林克话音刚落,一直伏卧在地的座狼站起身来,比家犬高大壮硕的提醒让使节团其他没有战斗力的成员都害怕起来。

    “放心好了,它只是带路,而非秘密处决各位,我可不想让法兰妮公主的计划得逞。”

    接到林克的眼神暗示,贾法尔在经过使节团成员身边时用通用语说了一句,“跟我来。”

    立刻吓得这些平时作威作福惯的贵族走狗惊呼连连。

    “狼说话了!”

    “怪物啊!”

    “我们要被吃掉了。”

    觉得自己已经浪费了足够多的时间和口舌在这帮人身上。林克不耐地朝子爵挥了挥手掌,示意他快快退场。顺便带走那帮没胆的跟班。

    “闭嘴!”纽曼低喝一声,成功震慑住抱作一团、瑟瑟发抖的手下,“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终于送走了使节团,一直默不作声的精灵王抬起头,问林克刚才说的那些是纯粹吓唬新都的使节呢,还是确有其事。

    “前半部是真的。后半部是我猜的,应该**不离十,应该错不了。我用神知看过了,这位子爵出使是受法兰妮公主的命令,只秘密传见了他一人。没有护卫没有侍从,若是正式的使节团,又何必做得如此隐蔽?如果不是出于即使失败了也无人知晓,算不得丢脸的想法,那么就是想故意给奥兰多安插杀死王室使节的罪名。她甚至可以在这支队伍的死亡名单里添加一些地位不低的贵族,比如……她的政敌。”

    【我现在才发现,你看似老实本分,心思却是如此的奸猾!】林克的表现令多伊尔咋舌,虽然已经知道他能说了,但没想到口才和头脑转得如此之快,她完全没有把使节团有可能是王室公主设的阴谋这方面想。

    林克为自己正名,他这至多算狡黠,奸猾明明是用来形容坏人的。

    大神官站起身,向多伊尔提出了单独谈一谈的要求,后者将视线投向林克。

    【去吧,你们两个是该好好谈一谈,解开心结了。等处理完这里的事,就随我去南炎洲,那里凶险异常,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也许这就是你们最后的相处机会了,好好珍惜,别再闹别扭了。】林克最后一句让已经走出几步的多伊尔脚下一踉跄,她不由回头狠狠瞪了一眼。

    【我什么时候闹别扭了!】

    【明明是个傲娇属性。】林克继续吐槽,眼看多伊尔的恼怒快要升级,他赶忙把头转向精灵王,表示要在沃兰建造第一个自然教派的神殿。

    精灵王自然是不会反对,语气委婉地暗示奥兰多才是沃兰城未来的统治者,这些事应该与他商量。

    “我自然与他提过。”

    林克的话让精灵王心头一凛,特意和我说的?

    随即他想到,王庭坐落于守护之地的结界内,比沃兰更适合建立神殿,精灵们信仰虔诚,不会像人类那般三心二意。自然之子刻意向自己提起这个,究竟有什么用意?难道是暗示我帮助奥兰多坐稳领主之位?奥兰多是我侄儿,我理应照顾他,这点自然不用自然之子刻意提醒。可如果不是指这个……

    精灵王实在想不出林克的话中有话,究竟暗示的是什么。

    看对方如此迟钝,林克也只能主动点破,“要想击败不死帝国,不能只依靠总喜欢内讧的人类。”

    这下精灵王明白了,林克这是想要结盟。

    本来林克打算把结盟当做神力供给的交换,为了救奥兰多,他不得不放弃。现在退而求其次,找精灵王也是一样的,艾芙佳应该知道自己没有把新神殿设在王庭,是故意给她留精灵信徒,多少,也该做一点回报吧。

    “如果是抗击亡灵的话,我可以代表族人接受您同盟的邀请。”精灵王答应的挺爽快,这并非第一次多种族共同抗击亡灵,在四十年前,木精灵一族就在自然联盟的大旗下参加过战斗,只可惜,那一次他们输了。

    目的达成,林克抚上了右手食指的戒指。接下来,该与这一位好好谈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