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返埃德加 > 第一章 商队(一)

第一章 商队(一)

    与工会协商好赔付价钱后,商人乌克匆匆赶往修筑在市场区旁边价格昂贵、内部装潢却极其简陋的旅店。想要将马上今天就能上路的好消息告诉同伴,结果却扑了个空,空荡荡的两层小屋里没有人。

    乌克只好回市场区添置一些长途旅行的必备品,却那里在意外地遇到未能在旅店找到的另外两位同行者——贵族青年与牧师装扮的女士。

    “乌克先生找到工会了?”开口的是总保持微笑的牧师。

    “是的,工会答应弥补我的损失,今天我们就可以启程了。”乌克一边回答,一边在心里嘀咕,游侠和贵族的性情倒是挺像的,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

    “太好了,我们刚才还考虑要是今天还走不了,就另找一个商队继续赶路呢。”

    女牧师的一席话让乌克暗自庆幸自己运气不错,多亏了那位最近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热议的自然之子,要不是他支持瓦奥莱特独立,自己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联系上工会。要换做以前,非特供的商队,可是要排上三五天的队才能入城。

    一个是克伦伯格的贵族,一个能驱逐亡灵、疗伤治病的牧师,乌克宁可没有佣兵的保护,也不想失去这两位在前往瓦奥莱特的半道上遇到的贵人。既然工会已经答应在中午之前准备好马车,还有时间去招募佣兵。

    鲜少说话的贵族开腔了,“什么时候动身?”

    “中午,就等工会准备的马车我们就可以上路了。”由于此前就问过,二人并不反对与佣兵同行,乌克也将额外邀请了游侠与吟游诗人的事略过不提。可令他没想到的是,瓦奥莱特将在十天后举行魔法道具拍卖。在新开拓出的区域歇脚补给的佣兵一听说这次的拍品是由自然之子亲自制作,就算没钱也想留下来凑热闹,没人肯在这个时候离开。

    乌克在市场里转了一圈,也被找到愿意接受雇佣的佣兵。只能自我安慰,还好同行的四人都有相当武艺,在抵达下一个城镇前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当他带领着贵族与牧师赶往工会的摊位。奥兰多和带着贾法尔的林克早已结束采购在那里等候,工会承诺的马车也已备好,车夫也顺道去克伦伯格的旅者。远行者为了安全或成群结队徒步或出钱搭乘商人的车队,日渐衰微的工会客串中介,通过收取一定的报酬帮旅人安排商队,甚至有的商人抛弃经商的老本行,干起了载客的买卖。

    因为是空车,加上有游侠与牧师随行,乌克并不担心会有人把马车抢走。

    发现商人身后跟着的女牧师。奥兰多‘咦’了一声,视线随之瞥向身旁之人。

    就算瓦奥莱特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归还给埃松,它实际上仍受霍恩海姆的掌控,这多年来,从来没有魔法之神以外的信徒出现过,就算现在已经彻底独立,如此快地出现晨曦教派的人……

    “巧合吗?”

    “谁知道呢。”林克淡淡回了一句。

    他当然不认为这是巧合,或许就像半精灵一样。也是受到晨曦的指引,故意接近自己的。姑且先观察一段时间吧。相比其他三位神力供给者,晨曦大概是与柱关系最密切的神灵了,在没弄清楚对方的目的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没准,真的只是巧合也不一定。

    简略的介绍。见双方都没有反对,乌克也是松了一口气。

    晨曦教派虽是大陆上信徒最多的神殿,但圣职者却是除了名的固执、死脑筋,本来还担心游侠和吟游诗人可能不愿意接受女牧师,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想到这儿。乌克眼神的不由自主地飘移。

    不仅是身体的曲线,就连脸蛋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除非是铁石心肠,否则又有谁会当面拒绝这样一位女性呢?

    就这样,这支只载了人的商队从瓦奥莱特启程了。商人自己乘第一辆,贵族与牧师乘第二辆,游侠与吟游诗人暂时充当了佣兵的角色殿后,乘最后一辆。

    就在马车驶离的森林的时候,原本趴在马车里假装游侠动物伙伴的座狼忽然身体微震。

    【怎么了?】觉察到它的古怪,林克用心灵感应询问。

    【那名牧师对我施放了一个侦测术,她已经知道我是德鲁伊。】

    林克眯眼的动作同样引起就坐在他对面的奥兰多的注意。

    “有什么问题吗?”

    “牧师对贾法尔使用侦测术,已经知道它是德鲁伊了。”

    奥兰多的视线忍不住往前面的马车瞟,马上就被林克阻止。

    “别看他们,那贵族正瞅着我们呢。”林克就算收敛了感知,也能觉察到来自前方的视线。

    “你不觉得这个组合有点怪吗?”奥兰多及时停止转头的行为,改用精灵语交谈,避免被赶车的人听出对话的内容。流放之地的异界语虽然更加保险,但几乎没有人听过这种奇怪的发音,反而会引起怀疑,而半精灵与游侠会说精灵语是再正常不过了。

    “确实,贵族虽是人类的统治阶层,可除了马利克,很少有神殿与贵族相处融洽的。更何况,晨曦教派是坚定的秩序信奉者,这就好比看到辉光精灵与夜精灵同行一样,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奥兰多想了想,提出一种可能:“为了确保自己的统治,贵族不但在经济与物质上支助宗教,还会划分出专门的土地修建神殿,并且把家族中没有继承权的子嗣与旁系分支送到神殿修行。这样做既加强了与宗教的联系,又可以获得第一手的情报。”

    “你的意思是,那名贵族青年属于这一类?”在林克看来,这些被家族送到神殿里的后裔根本就是质子嘛。

    奥兰多点头,“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林克首先想到的是随都城一同迁到艾登的贵族。

    “没有地域的限制,越是古老的家族,就越会遵循这一套几乎与爵位属地一起世袭的规则。”

    不喜人类的座狼对这种他话题不感兴趣。罗蕾莱只有在涉及神灵和法术才会现身,林克能讨论的对象只有奥兰多。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奥兰多甚至考虑到到下一个城镇换个商队。

    “走一步是一步,看他们的表现啰。”

    “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奥兰多对这个早有疑惑,无论是协助布雷取代罗蕾莱,还是与工会合作,即使是明确了要做某件事。林克都表现出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对半精灵的疑问,林克没有马上回答。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毛病,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了这种性格,对任何事都抱着船到桥头直染指的心态,再紧急的事他也不会表现出焦急或迫不及待。

    可能……与成长环境有关吧,缺少父母关爱,被同学孤立,没有玩伴,养成了这种看似处事不惊。实则漠然无谓的心态。

    林克的沉默通常代表不想说,自知无趣的奥兰多转换话题,“闲着无事,不如谈谈流放之地,我对异界还是很好奇的。”

    这次林克有反应了,“你想知道什么?”

    “唔……我一共遇到过三个从流放之地来的异界人,从他们那里听到的流放之地也都不尽相同。”

    林克理解奥兰多所说的‘不尽相同’的意思,地球最近两百年科学发展迅速。别说是百年,就是几十年的差异也很大。

    “我们那里没有神。”此话一出。就连闭眼假寐的座狼也竖直耳朵。

    “有所耳闻,不过从一个圣职者口中听到还真是有说不出的古怪……”本身也是神灵信徒的奥兰多意识到这个话题有些过了,但既然是他开头的头,对方不结束的话他也不好刻意回避。

    “或者可以说,曾经有吧,我也不能下确切的定论。毕竟我在那边只是普通人。我的世界有多种宗教,即使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的如今,依然还有数量众多的信徒。”

    林克的这番话无意给了奥兰多转移话题的契机。

    “能谈谈你自己吗?在那边是什么职业,家庭成员啦,有什么爱好等等。”

    知道他在顾忌。林克也不戳破,“可以啊。刚才就说了,我在那边只是普通人。职业的话……是个四体不勤的宅人呢。啊~抱歉,一时不查,就用了那边时下流行的词汇。”林克稍微停顿,“按照埃德加这边的职业来算,更接近于吟游诗人。”

    “咦?”奥兰多显然没料到,自然之子在流放之地的职业居然是吟游诗人!

    “只是接近啦,我不会玩乐器,纯粹就是写故事给人看。至于爱好……”说起爱好,林克长叹一声,虽然他已经下了决心,有了计划,每当想到游戏,还是会忍不住感慨,如果不是这个爱好,他也不会身处异界,“两个世界的差异太大,我一时半会儿没法解释清楚我喜欢的东西,姑且就认为我喜欢,尤其对人文历史、地理感兴趣,还有自然和动物。”

    这点倒是符合柱遴选自然之子的要求呢……贾法尔、奥兰多甚至连罗蕾莱都这样认为,要成为自然之子,首要一点就是热爱自然。

    “家庭成员嘛……”林克掰着手指数,“我父母在我出生不久就分开了,我是由爷爷抚养长大的,父亲再婚后生了一个异母妹妹。”

    自觉戳到林克痛处的奥兰多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提问不当。

    “不用在意,我对这个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可以这样说,我的家庭观念比较淡薄,我既不想结婚,也不想养育下一代,是个比较自私、自我的人。”

    三位聆听者不约而同的想,这个也符合自然之子的入选条件呢。

    “不符合条件我又怎么会被选中呢……”林克耸肩,他随意的态度让半精灵的胆子更大了。

    “我听到一个传闻,你和霜寒是旧识?”

    “这是讹传,我和他在现实里完全不认识,不过我在幻境里破了他的命匣倒是真的。”林克这句话再一次惊到座狼。

    【您破掉霜寒的命匣?!】

    【我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呢。】罗蕾莱也忍不住开口了。在她还是魔法女神的时候,也通过霍恩海姆的法师议会得知这个未经证实的谣传。

    “既然你们都感兴趣。告诉你们也无妨。”于是林克就从他是如何被选中说起,中间省略若干不重要和不能说的部分,只讲关乎到事态进展的关键情节。一直说到在大圣堂破坏掉被制作成命匣的莱娜尸身,曲折的故事让三名听众听得心绪起伏。

    贾法尔想的是林克得知他的名字不是通过契约,而是在流放之地。就算只是投影,能得到英格威王和元素领主赫尔的肯定。必然能完成柱委任的任务。

    罗蕾莱的想法则完全相反,虽然她已经认同林克,可她万万没想到柱居然会做出如此大胆的赌博,将埃德加的命运维系在一个平凡无奇的普通人身上,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真想不到那个叫艾丹的牧师年纪轻轻,心性竟如此狠毒。这种人是怎么成为晨曦的牧师?”奥兰多的想法相对要简单些。神殿对圣职者的遴选极其严格,不是信仰就能入选,还要经历重重考验审核。尤其是晨曦,从未听说出过伪信者。

    批评完霜寒的性格。奥兰多的注意力又转到命匣上,“既然霜寒藏在流放之地的命匣已毁,为什么埃德加的本体还在?”他如此笃定,是因为不死帝国的权利并未出现更替,巫妖王力压另外两位传奇亡灵领主统领帝国,如果霜寒真的湮灭了,亡灵内部绝不会如此平静。

    林克摊手,表示自己不是巫妖。怎么可能知道详情。或许流放之地只是一半或其中一部分命匣也不一定。

    “霜寒只是亡灵的首领,死神麾下的头号心腹。彻底湮灭它我的任务也只完成三分之一,只有彻底击溃死神的亡灵大军,才能。”

    现阶段,林克并没有彻底净化水之柱的办法,他甚至连头绪都没有,只能按照计划。先去风之柱的所在地。他希望能通过与柱的直接交流,得知下一步的指示。

    不知不觉,时间已临近傍晚,商人寻了一处矮丘,打算在那里过夜。

    充当车夫的三名旅人主动加入到拾柴生火的行列。赶了一下午的路,大家都饿了。人类对光的依赖性太强,明知篝火会引来野生动物和亡灵,也还是升了。

    诸人围成一圈,坐在篝火边就着各自携带的净水啃又干又硬的干粮。

    明知座狼是游侠带来的,大家还是对它表现出了防备,包括乌克在内没人肯靠近,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贵族青年主动坐到林克身边,翠绿的眸子里满是好奇。好在现在的贾法尔已没有了幻境里的雄壮威武,只是一个皮毛黯淡,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年迈老狼,青年看了几眼就移开了视线。

    而通过近距离的观察,林克注意到这名贵族乍一看瘦弱,隐藏在袍子下的肌肉却比他这具根据游侠本尊修改的身体还要结实。果然像奥兰多所说的那样,是一名供职某个神殿的圣职者。

    解决完晚饭,商人乌克让大家商量今晚谁守夜。

    考虑到在冥想状态下也可以让身体充分的休息,林克自告奋勇,他打算把警戒工作交给贾法尔,自己则进入意识空间里继续研发测试自创法术。

    天很快黑下来,大家彼此都不熟,也没什么可聊的,纷纷展开铺盖倒头就睡。

    林克坐在篝火边,背对着人群等了许久,直到贵族和牧师都进入梦乡,他才开始启动冥想状态。

    【有情况。】

    还没等林克实验他新想到的法术,贾法尔就向他发出警告。林克不得不结束冥想,站起身来。

    【东北方。】即使不是德鲁伊,只依靠嗅觉,座狼也闻到了顺着风飘过来的气息。是人,而且有血的腥味。

    出于不暴露身份的考虑,林克并未扩大感知,仅凭较一般人看得更远的肉眼观察,东北方来了一群人,都骑着马。很快,蹄声惊醒了警觉的半精灵。接着,贵族、牧师相继醒来。

    “发生什么事了?”越来越响的马蹄声把乌克与三名旅者也吵醒了。

    “没有战斗力的到马车里去。”闻到血腥味的林克看向商人,提示他避难。

    奥兰多抱着曼陀林,眯眼凝视,“我们遇上流民了。”

    该死!乌克低咒一声,赶忙钻到马车里,另外三人也纷纷效仿,他们只是普通的旅人,无法与经常劫掠商旅的流民抗衡,只有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另外四人身上。

    流民的数量超过二十人,他们围成一圈,将矮丘团团围住。

    注意到这支人数不多的队伍里有个女人,口哨声和污言秽语也随即响了起来。

    “敲啊,他们居然有个漂亮妞!”

    “一个太少了。”

    “还有两个长得不错的,凑合一下吧。”

    “哈哈哈,你连男人也不放过吗?”

    能看清相貌,说明他们能看清奥兰多是半精灵,是惯犯呢,队伍里可能有专家级的老手。林克从在市场里买的箭袋中抽出箭矢搭上弦,扬声警告:“我只警告一次,想活命的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