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42章:跌份

    湄南河!

    曼谷湾的支流,自北而南地纵贯泰国全境,被泰人称为“圣洁”的水,围绕着它承建了许多的度假酒店,价格不等,服务部等,安全不等,反正听天由命。

    这不是夸张,因为历史的特殊原因,泰国在二战期间表现十分“勇敢”,其他国家都觉得他就是个咸鱼,谁来他就投降谁,左右逢源,算是混的不错,这就让他本土内没发生过多说的损害,而等45年,它又开始雄起了,国内经济一下子就腾飞。

    可在后四十年间,这里也是犯罪的温床。

    犯罪率居高不下,治安很让人头疼,巴颂的位置上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也就是近十年才稍微变好。

    但这湄南河里,恐怕还是有数不尽的枯骨和亡魂。

    唐刀站在落地窗前,端着酒杯,右手插着口袋,遥望着河面上缓缓驶过的轮船,偶尔拉一下长笛,沐浴在夕阳下,背影拉长,显得很安静。

    “格里高利先生怎么样了?”他眯着眼,突然问。

    在唐刀身边除了小天使外,还站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一身西装,领带整齐,就连胡须都修正过,看起来很干净,散发着三十岁成功男人的魅力,这是兄弟会在泰的一名代表,他同样也是一名商人,主要做的就是进出口贸易,当然,卖什么这就是商业机密了。

    他略微站在唐刀身后,很低调,也很谨慎。

    唐刀是跟兄弟伙新任大佬格里高利有交情的,甚至听说,对方能坐上这个位置,背后就有这个亚裔在推动,当然,当事人没承认,这一切都是猜测,但不妨碍,双方之间的感情。

    “先生已经快可以出院了。”

    唐刀点点头,语气中带着遗憾,“当我听说格里高利被人刺杀时,我也很着急,可那时候我刚好有一件事困扰很久,脱不开身,很遗憾不能前往,等我忙完,我会去见见他。”

    “那先生一定会很开心。”

    “这次要麻烦你了,赛尔先生,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人,你的安全没有任何问题。”唐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长吁口气说。

    赛尔脸上表现的很沉着,带着自信的笑容。

    两人又聊了十几分钟后,唐刀看了下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也不在这久待,在赛尔的目送下,上了湄南河上一艘游船,这环境不太好,座位都隔人,而且还锈迹斑斑,弥漫着铁锈的味道,整艘船都包下来了,在这里能够更好的观察。

    在他前后脚的时间。

    就听有人在对讲机里说,“泥坤来了!”

    唐刀身体微倾,站在船头,眯着眼眺望,就看到几道身影互相问好。

    叮咚!

    洗白工具人上线了。

    泥坤是玛丽搀扶上来的,他这腿脚是越来越不方便了,跟赛尔握手的时候,还自嘲着,“年纪大了,没多少年可以活了。”说着还咳咳了几声,坐在椅子上摇摇手。

    塞尔也适当的安慰了几句,再表达了兄弟会对他的慰问。

    泥坤很着急,他都不想多说什么废话,两眼浑浊中冒着精光,看着塞尔,很直接的问,“如果我加入兄弟会,那是不是我可以选择移民?并且受到保护?”

    “当然,泥坤先生,我们有这个能力。”塞尔笑着说,兄弟会是全球性的组织,而泥坤顶多就是给这些组织代加工的,要说本事是有,但上不了台面,想要跟格里高利这样的高层对话都是奢求,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胆子想跟唐刀去讨价还价。

    也许…

    唐刀太温柔了?

    泥坤左手搭在桌子上,语气中带着急迫,“那需要多久?”

    也许说完也感觉自己有点着急,他就咳咳两声,“我的意思是什么时候可以?”

    “现在就行,只要泥坤先生答应我们的要求。”塞尔说,听顿了下,用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当然,如果你愿意上缴50,我们能够给你安排一个身份,在兄弟会内部很高的身份。”

    泥坤迟疑了下,还是摇摇头。

    “我年纪大了,不想多管闲事了。”

    塞尔就很遗憾的点头,从兜里拿出张卡片,上面写着一串的数字,他用手指敲了敲,“你可以打进这个账号里,放心,这是兄弟会的账号。”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着泥坤说,“我们不知道你的身家,我们也没调查,这是对你的尊重,不过也希望你尊重我们。”

    泥坤更愿意称这个叫:贡献金!

    去傍大腿,总要给别人带点好处吧,他迟疑着,对方这种“随意”的样子反而让他拿捏不住,给多了心疼,给少了明眼人都能看明白,到时候自己前后为难,何必呢?

    泥坤也是果断的人,对着耳边的玛丽耳语了几句。

    后者点点头,朝着塞尔笑了笑,然后就离开去打电话了。

    塞尔很满意泥坤的上道,这脸上笑的更欢喜了,让人拿瓶好酒,两个人对酌着,有的没的说着一些比较暖心的话,大家都是老狐狸,一起装纯呢。

    大约过了半小时后,玛丽一脸轻松的回来了,朝着泥坤点了点头,后者一喜,也看着塞尔。

    他不认为塞尔会刷他,怎么说,他泥坤在这里也是“土皇帝”!

    而此时在游船上的唐刀,也接到了瑞士银行私人助理的电话,告诉他,卡里面多出了27亿美金,唐刀这差点就笑出声了,泥坤怎么那么简单的就相信别人?还那么大方的给了那么多钱,这买命钱就为了个安稳和靠山吗?

    唐刀拿起电话,朝着河丢了过去,然后掉了进去,冒起水泡。

    “可笑,我竟然跟个怂包在这里置气。”唐刀摇摇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也像是在嘲讽自己,“走吧,没什么意思了。”

    他这话刚落下,在那会议桌上的塞尔也是脸色突然一紧,很不舒服,“抱歉,我需要去一下洗手间。”

    “当然。”泥坤也不在意,示意他随意

    塞尔点头,对着旁边的人说给泥坤上茶,然后走了,当他走出去后,泥坤等他走后,这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跳,一股子的不安,转头看了下,整个屋内只有他的人。

    不好!

    泥坤脸色一惊,他站起来,就想离开,可这很突然的站起,脑供血不足,一下子就有晕,旁边的玛丽见状连忙扶着他,刚想问,泥坤就先说,“快,快走。”

    话音刚落,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然后滚进来个圆圆的东西。

    闪光弹!

    噗嗤一声,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尖叫一声,紧接着就冲进来三四个人,端着冲锋枪,对着里面扫射!

    一点都不含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