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41章:逐渐迪化

第541章:逐渐迪化

    洗白的道路千千万,但有一条是很正确的。

    “标榜”自我正义的背叛,也就是讲一些有灰色行为的“同行”给卖了。

    唐刀要走的就是这条路。

    跟巴颂讨价还价好了后,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那现在就要计算如何正确的卖掉泥坤了。

    恰在这时,小天使敲开了唐刀的房门。

    “老板,已经送走了。”

    唐刀很满意,能省几百万就是几百万,反正谁知道贝森两人把糯坎给棒来?等以后将泥坤给卖了,舆论上再占据高点,到时候,他唐某人只能是个“反清复明”的高尚人士!

    他将自己的想法跟陈小天使说了,让他准备好,只要到时候摔杯为号,冲进来,先把泥坤带的人给突突突了。

    小天使也将自己的担忧给说出来了,如果泥坤不来呢?

    “他老了,老了的人总有点其他想法,比如想要安度晚年,想要安静的过完一生,但你觉得,如果他放下了一切,那些跟他有仇的人会不上来咬他一口?这也是他最主要的想法之一,如果有人愿意庇护他,你觉得他会如何选择?”唐刀反问道。

    “我们吗?”小天使说。

    唐刀摇摇头,“当然不是,以兄弟会的名义,我们只能是推手。”

    “我明白了。”

    “救世主没有打算在亚洲做生意,但不妨碍,我们将名声传播到这里,必要时,我们代表着正义。”

    这话说出来都不觉得害臊,正义?这更愿意称呼为满足极大多数人的利益。

    如果你自私自利,就是反派,要被拉名单的。

    当然,全凭一张嘴!

    ……

    当泥坤接到糥坎已经被抓的消息时,心里那叫一个慌乱,他也害怕唐刀跟他来硬的,因为要被招安,他的人马被要求遣散,一共遣了三次,第一次遣了两千余人,第二次遣了五百多人,第三次就剩下三四百人了,他这头老虎现在更应该被称呼为病狗,周边的生意早就被人野心勃勃的人给吞了。

    但他想金盆洗手了,他真的不想过这种生活了。

    所以,当糥坎被抓住时,他第一个想法就是怎么很漂亮的将丢方给丢了,不会沾染到自己。

    而在这时候,兄弟会在曼谷的代言人也让人带句话给泥坤。

    意思就是表示,兄弟伙愿意接纳他,只是他需要带所有人投奔他们,并且缴纳财产的20%!兄弟伙能给他在北欧或者南美洲提供一个庄园,供他养老。

    “20%?他们的胃口真大。”泥坤嗤笑道,捏着拳头,显然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怒气。

    这是落井下石!

    他泥坤占据这篇地区长达二十余年之久,这身家自然丰盛,大概有超过八亿美金,这当然不是他一个人吃,还有很多人的利益在其中的,要不然肯定不止这么点,但这钱也足够他接下来潇洒了,所以,觉得兄弟会的人完全是狮子大开口。

    在他气头上,也只有玛丽能够劝说一下。

    她那狐媚眼一闪,笑颜如花,柔声的给他添茶,泥坤的幕僚之前有个姓张的,特别喜欢喝茶,以至于泥坤也被他带了起来,后来对方死了的时候,他还为此伤怀了很久,喝酒的习惯留了下来。

    “将军,消消气。”她看了下坐在下方的其他人,又说,“其实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看着她,就连泥坤也不例外,老色痞把玛丽当成了自家人,以后要跟自己过一辈子的,心里相信她比相信其他人,典型的见色忘友,抬头眨眼,示意她说下去。

    “如果我们受了招安,恐怕就是被软禁,他们不会允许你自由活动的,而兄弟会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限制。”玛丽这说上了应该,也不敢确定,其实是她自己还年轻,她不想跟着泥坤过完余生,那不是她想要的!

    玛丽有野心,她从宾夕法尼亚法学系毕业后,只身来到东南亚,只是为了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

    也许,假如兄弟会反而会让自己更贴近自己的目标呢?所以,她只是在寻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已,出卖任何能够出卖的东西,就像当初她当初依靠泥坤一样。

    泥坤是年老色衰了,这大脑也是跟不过来了,反应的较慢,他只是觉得玛丽自己是信任的,无论如何应该不会背叛自己,她后半辈子也要靠自己养活呢,弯着腰,咳咳了几声,这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那就跟兄弟会的人见个面,约定一下地点和时间。”

    他拍了拍玛丽的手背,“这件事就交给你吧。”

    玛丽笑着点点头,应了下来。

    “糯坎既然自己得罪了别人,我们就不用管了,是他活该。”泥坤转过头,表情和语气就没有那么好了,看着其他人带着警告的语气,“你们别给我胡来,这时候谁要惹祸,谁就给我去自己解决。”

    下属们都低着头,心里要说没其他想法不可能,最起码很寒心吧,跟着你混了那么久,现在自家人被通缉,你连个屁都不敢放,心里早就是一肚子的火气了。

    当然,泥坤不在意,也没时间去在意,挥挥手,就示意散会。

    一帮人出去,才有几个关系不错的人找了个地方,互相递根烟,交头接耳起来。

    “哎,糯坎看样子是没得救了。”有个绑着脏辫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感叹声,吐出个烟圈说。

    “呵呵,将军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思,你没发现吗?他都害怕成什么样子了。”有人讥讽嘲笑道,“他现在的心思就在那个女人身上呢,我们这些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屁。”

    这是越说越生气,旁边有人还想要继续骂几句时,玛丽刚好走出来,有人就拉了下说话的,朝着他使了个眼色,几个人看了眼玛丽,冷哼声,走了。

    玛丽盯着他们,那眼神中很平淡。

    骄傲自大的男人永远活在愚蠢当中。

    性别歧视在任何职业中都存在,玛丽好几次忍不住想要捏爆他们,但都被她给忍下来了,都已经过了十几年了,剩下的几天难道还忍不住吗?

    …

    唐刀那边接到泥坤愿意谈的消息,就开始准备了。

    也不用去找什么真的兄弟会的,只要找个人扮就行,最主要就是冲进去突突突了。

    而且为了体现己方的正义,还要有视频,到时候宣传的时候能够表现出震撼。

    双方约定的地点在湄南河边的一处度假村内,时间就在两天后。

    唐刀又将这消息给了巴颂,只是说约好了,没说地点,巴颂很激动,询问要不要自己派人过去?唐刀当然拒绝了,自己这虽然跟渔翁商量好了,但也不希望最后是渔翁得利。

    “我自己能够搞定的,巴颂先生,您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记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