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523章:舆论冲击

第523章:舆论冲击

    非洲、索马里。

    埃博拉病毒对于摩加迪沙当地的居民来说,他们根本不在意,也许在他们的想法中就是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做恐惧,更大的害怕应该是如何让家里人不饿肚子,要知道,非洲人均是5口,低廉的劳动力和拙劣的赚钱能力让男性面临着巨大压力。

    当然,这是社会问题,在任何地方,男性的压力都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当救世主公司开在这里后,算是解决了百个就业问题,其中就包括杂工和清理垃圾,一天的费用根据不同的工作来,最少也有10美金,远远高于了当地收入,这让很多人挤破脑袋想要进来。

    可最近救世主公司突然宣布暂时关闭基地,不需要那么多的维护工人,只要几个住在基地内的员工,这就炒了大部分的人。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成见过光明。

    这句话在被炒鱿鱼的黑人群里变成现实而在逐渐发酵,救世主公司在他们离开时候,每个人都补偿了100美金,有些人心甘情愿的接受了,可也有人不满,要求补偿更多,甚至要求救世主公司有义务帮他们承担家庭的开支。

    反正这么有钱,不缺这么一点。

    然后在一些人的蛊惑下,成百千因为埃博拉快要没饭吃的尼哥开始聚集在救世主公司门口,里面大部分都是等着浑水摸鱼,他们站在外面抗议呐喊!

    欧洲人的好东西没学来,不要脸倒是学来一大堆。

    这种聚集让摩加迪沙官方很震惊,他们派遣治安队来驱散人群,他们当然不是怕冲击救世主公司导致对方生意破损,而是害怕,对方开枪扫射。

    在救世主公司与索马里签约的一款《安全生产保证合约》就有一条明确标注着,如果救世主公司发生危害利益、安全的暴力事件,将享有开火反击权。

    这种丧权辱国的合约是救世主跟哈桑将军签约的,现在巴兹尔当家做主也没这个胆子去修改,而且民众不开智呀,不明白这含义呀,也不闹,但这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用了,架起来的重机枪可是会冒蓝光的!

    巴兹尔将军害怕救世主公司使用这个条例,所以先自行解决。

    米斯特在扎伊尔主持大局,那么在索马里的自然是个可信任的人,荷兰人布鲁尔.杰弗里斯,绰号:小野兽!曾经服役于号称:“北约精锐”的KCT特种部队,后来加入北极狐,在团内担任的参谋类型的职务,他毕业于阿姆斯特丹大学法学专业。

    算是个学霸。

    长相看起来五大三粗,这肩膀的肌肉还是挺有视觉冲击感的,最重要的是他从来不抽烟喝酒,让自己始终保持着大脑冷静,他正端着个保温杯,里面放着枸杞,这个是跟之前的建筑队学习的,这味道还算不错,最重要听说可以壮阳。

    当然,布鲁尔.杰弗里斯没感觉到,他只是觉得味道不错,他很淡定的听着旁边的雇员跟着他不断的说着门口的事情,并且观察员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靠过来。

    “坐下来,安静点,乔布。”布鲁尔耳边就感觉在跑苍蝇,示意对方坐下来,别瞎吵吵,乔布有点急迫,但还是坐了下来,就听布鲁尔说,“你放心,我们这里比任何地方都安全,你以为控制他们情绪的只有金钱吗?不,是资本,整个索马里最大的外资公司是我们,我们公司如果受损,包括巴兹尔将军内的那些人可养不起他们在外面的情人。”

    布鲁尔.杰弗里斯的眼光还是很独到的。

    每季度救世主公司打点多少钱?第一季度就有超过五十万美金,面很多人靠他吃饭呢。

    他们可不希望救世主出任何事。

    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你等着看吧,我们会安然无恙的。”布鲁尔很冷静的说,“当然,我们也要保持警惕,所有雇员持械,保证战时状态。”

    乔布张了张嘴,但没出声,也觉得希望如此。

    也正如布鲁尔所想,当巴兹尔等人知道救世主公司被围攻后,下命令从保卫摩加迪沙的混合第一师中调了一个营直接就打算用暴力手段驱散他们。

    非洲这地方,所谓的文明也不过是东施效颦下的畸形产物,大国试验场就要有大国试验场的觉悟,弱后除了别人欺负,内部问题也尤为严重,可这跟救世主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是交了“保护费”的,巴兹尔有义务保护他们这些优秀且温和的外资企业。

    一切抗议在暴力面前都是软柿子,百人被逮捕,其余人被驱散,打断腿的、大断手的比比皆是,坐在基地内有空端着白兰地的雇员们很乐意看这一出大戏,是的,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一出很好看的戏剧。

    一家公司逐渐凌驾在一个国家之,他所代表的的意义就是不一样。

    巴兹尔还亲自给米斯特打了通电话,在电话中表示了歉意以及对那些暴乱分子的厌恶,并且表示,双方是友好的朋友云云,这种官方语言,米斯特也表示这只是少部分人的态度,等他们更深刻的了解救世主公司的时候,他们会为这个公司落户在摩加迪沙感到骄傲。

    巴兹尔跟米斯特是你来我往,互相“坦诚”了十几分钟后,在友好的气氛中挂断了电话,双手按在话筒,巴兹尔长松了口气,看着同样一脸紧张的福尔克纳,笑着摊开手,“解决了。”

    福尔克纳也是放心的笑了。

    只要不影响他拿钱就行,甚至太还埋怨道,“这些混蛋,不能再让他们胡来了,这次算是过去了,但下次呢?会影响我们跟救世主公司的关系的,法克!”这气的他都开始不说法语了,里面再混点英文。

    巴兹尔也觉得说的对,皱着眉头点点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就忙绕到福尔克纳身前,两眼发光,“我们可以修改法律,如果谁攻击救世主公司就是犯罪,当然,那个亚裔得付出点代价。”

    他这笑的更像是个商人,“我们边防部队还缺少一批有效的火力打击,我觉得可以兑换。”

    福尔克纳竟然也同意了,这种在外界看起来充满资本恶心血统的操作,但在两个人的嘴里只是交易的筹码,也许这就是现实。

    正如阿克顿在《自由与权利》中说的那样:绝对的权力绝对地导致**!

    非洲的体制就是如此,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服气,可以带人冲进去干掉巴兹尔他们,这是真正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当然如果没成功。

    下辈子注意点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