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494章:荣耀

    给别人过生日,就要给他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希区考克享受到了,但如果有选择他绝对要说NO。

    两个大汉将他按在桌子上,粗鲁的给他过完生日后,就问他他拿的那个包裹给了谁。

    “先生,你最好说实话,要不然,我不能保证,你家人的安全。”

    希区考克只是普通人,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凶残的场面,吓得两条腿发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不不,不要伤害我的家人,那包裹是我们部长让我帮忙拿的,而且让我送到一处地点。”

    “送到哪里?”

    “底特律,底特律8英里大街37号。”希区考克很爽快的就将下面事情全盘托出。

    两个壮汉互相看了眼,其中一人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夸赞道,“很不错…”

    希区考克松了口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后脑勺一凉,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顶住了,他猛地瞪大眼睛,NO…”还没说完,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继而变得僵硬,双眼泛白,晕死过去。

    在这地方,最好不要随意杀人,杀条金毛大不了给点保释金。

    电晕希区考克后,两人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他们的任务是只要问出地点就行,至于下一步,上面会决定。

    底特律8英里大街37号?

    唐刀拿到这地址的时候,总觉得这地方像是有点眼熟,让小天使查了下。

    “联合工业!”

    身为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底特律让人知晓的恐怕就是他的汽车行业,其实除了这个,他还是个音乐之都和军工都市,强大的工业让很多零散的军火商开始在这里聚集,但要面对几大扛把子的冲击,那就得团结,于是他们成立了联合工业。

    只要在底特律的军火商都可以参加。

    他们的目的就是在军工复合体的利益链中,占据一定的话语权,在北美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存在,也卖过几款爆款的手枪,但唐刀不知道自己跟他们有什么冲突?

    至于来挖自己的墙角,然后杀人吗?

    但唐刀想到的大致就是,联合工业没办法生产比较牛的武器,列如导弹、火箭炮等等,但他又想要加入其中或者有买家找上门想要订货,能驱使他们朝救世主公司下手的,除了美金,难道还能是情怀?

    “一帮散兵游勇!”唐刀不屑的将报告丢在桌子上,端起茶杯抿了口,但眉头紧蹙着,显然这口气不想那么简单的咽下去,在战术上蔑视,战略上重视敌人,能够在底特律站稳脚跟,并且有力量驱使其他势力进入,这样的组织也是很让人头疼。

    联合工业很刚!

    本地商人秉承着你不加入要么滚蛋,要么我们送你滚蛋,外来的势力要给他们交保护费,如果不肯,那你根本不可能在他们的围攻下保持顺畅,而且底特律的主要部门也会拉偏架,这就让许多大公司偃旗息鼓,没必要强势加入,利益根本没多少,还要惹的一身骚。

    想要从法律途径上根本不可能。

    但要让救世主公司跟对方撕破脸,契尔科夫索的命够吗?那损失够吗?自己能从其中得到什么??

    他已经是一名成熟且自私的商人,想到的从来都是利益。

    “以公司的名义发函,告诉联合工业,他们的行为我已经知道了,我要他们的表现,如果不能让我们满意,那以后有救世主公司生意的地方,就永远不可能见到联合工业的代理人,而且,我会联系洛克希德公司,请他们判决!”唐刀这是先礼后兵,扯着虎皮放大炮吓唬对方先。

    小天使记下来后,抬头看老板,见他没有其他吩咐后就应了下来。

    唐刀总觉得这胸口卡着一股气十分不顺畅,他也是要脸要皮的人,就这么说话,人家也不一定在意,那就得先让他看看自己的手段,眼神一闪,走到电话边,按了通号码,“喂,肯尼迪先生…”

    ……

    墨西哥城。

    白天很萧条,晚上的时候很可怕。

    你运气好能够看到飞车枪手在街上杀人,也能看到有抢劫犯和瘾君子。

    这座城市从一开始就陈弥漫着罪恶。

    对于兄弟会的格里高利来说,他也不喜欢这里,尤其不喜欢对面这个抽着烟的老头子—德沃德.高尔顿!

    当时他听说对方想要见自己时,就是吃惊,他可是知道对方的儿子跟兄弟会下面人冲突中死亡,这简直就是仇上加仇,很多人认为这老头子找上自己,无非就是想要在快死的时候,拉上自己!

    有个垫背的。

    可格里高利却不认为,德沃德活了那么久,高尔顿家族跟兄弟会作对那么久,最熟悉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以前格里高利没上位前,就已经见过这个老头子,当时贴上的表情就是冷静、漠然、虚伪。

    这样的人,会突然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吗?

    为了不让对方小看,格里高利带着心腹就过来了,这点胆子他还是有的。

    德沃德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紧张的兄弟会众人,这皱皮老脸就是一扯,来了恶趣味,出声道,“格里高利先生。”

    他这突然出声,显然吓了对方一跳,跟在格里高利身后的一名马仔差点就把家伙事给拔出来了,幸亏稳住了,但两只眼还是警惕的看着,光这喊一声,就受惊,他们这脸上就是挂不住。

    “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难道你不怕我把你留在这里吗?”

    格里高利也装作很轻松的样子,长松口气,耸耸肩,“小意思,不过我这人很怕死,如果我死在墨西哥城,明天高尔顿家族的所有人都要为我陪葬。”他这是尖峰相对,但德沃德更愿意称呼对方这是紧张下的威胁,色厉内荏。

    德沃德手扶着沙发,这年纪大了,坐久了就稍微有点浑身酸疼,也不跟格里高利耍其他,就直说,“我听说你跟救世主公司的尼古拉斯先生关系很不错,我想麻烦你帮我介绍一下。”

    呃?

    格里高利一怔,都有点不敢置信,“你叫我来难道就是这件事吗?”

    德沃德眉头一跳,“当然。”

    格里高利家见对方不像是耍他,脸颊一蹙,点点头,“我跟他的关系很好,不过我为什么要帮助你?”

    “以后高尔顿家族跟兄弟会是最亲密无间的朋友!”

    这话从德沃德嘴里说出来,味道就不同了,杀子之仇竟然就可以这么消除?

    站在他身后的阿尔奇眼神中闪过失望,但紧接着就是一团怒火在瞳孔中燃烧,看着德沃德以及格里高利,疯狂的念头开始在脑子里盘转,盯着对方,见后者要开腔说话,突然就是站起来,从怀里掏出手枪。

    “老大!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