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90章:人类和野兽的本质

第390章:人类和野兽的本质

    西非

    达喀尔!

    塞内加尔首都,北接毛里塔尼亚,东邻马里,南接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西临佛得角群岛。海岸线长约700公里,因为曾是法国殖民的原因,能看到城市中到处可见的法国风格。

    当然,这里跟浪漫毫无关系可言。

    1960年才从法国手里“跑”出来的塞内加尔,国内的经济条件还在处于上升阶段,跟隔壁的安哥拉内战相比,这里或许真的对得起他们“小巴黎”的称呼。

    国内局势很稳定,毕竟,全球十大贫困国家之一,也让许多人对他失去了信心,如果,这下面有石油,也许,那就是另外一幅的繁荣了。

    在达喀尔城区外三十公里的雷特巴湖,这里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当地人把它叫作“粉红湖”,而玫瑰湖则是由法语LacRose而来。能看到粉红色铺满湖面,简直不要太美。

    而在雷特巴湖边围绕这个风景也应力而生了许多的店铺。

    穿着凉爽的当地居民,眼巴巴的看着街道上少有的人流,希望有人能看到他们的倔强。

    旅游业在目前的非洲还是短板。

    除了少部分怀揣着梦想的人走进这个世界,谁又愿意来这面对枪林弹雨。

    而在其中一店铺,两层小洋楼,却关的紧闭,铁门拉紧,只有门外的招牌上写着:“玄武石物流公司”。

    旁边的人都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从来没看到人进进出出过,整天关着,也不知道靠什么赚钱,这里一礼拜的租金100法郎,可不便宜,但这里面经常响起敲敲打打的声音,也有好奇的人想要靠近听,但除了渗人,恐怕没有其他的收益。

    玄武石董事长张西元叼着根香烟,从办公室中出来,正好看到有个雇员端着个箱子,脚下一踉跄,差点摔到,吓得他忙过去,“嘿嘿嘿!”语气词喊了好几遍,然后上去给了雇员后脑勺一巴掌,“你想我们都一起死吗?这里面是手榴弹,不是你家的避孕套!”

    那雇员是他找来的小年轻,显然没受过多少恐吓,但也十分的珍惜这份工作,每天有接近五美金的收入,这足够这个17岁的黑人少年养活自己的家庭,他忙低着头道歉,张西元摆摆手,蹙着眉头,督促他小心点。

    插着腰一回头,就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乌长松。

    “老张,你都把人家小朋友给吓到了。”乌长松笑着说。

    张西元却很慎重的说,“在人类看来,会觉得动物的世界很残忍,弱肉强食,你死我活,但动物表现的残忍,恰恰是因为它们的诚实,人类却总是假装一副不残忍的样子,私底下却充满了矛盾、虚伪、贪婪和欺骗,就像是这个社会这么多鸡汤,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我们本就是做着断头的生意,任何时候的失误都是不允许的,我们没有尼古拉斯的强大,弱小之下,更要慎重。”

    玄武石可不是救世主。

    救世主有强大的人脉和武装力量,而玄武石呢?

    只有两个上了五十岁的大叔,他们满脸的皱纹下是沧桑,这间店铺中有二十万美金的货,大部分是枪械,也有少部分单兵武器,塞内加尔不是索马里,但这个吃人的世界依旧是这个世界。

    他们如果不想被人给吞了,那就只能保持更大的警惕。

    在这个年纪还要选择拼一把,无非就是那个标榜无聊的人生,他们死也不想要。

    刺激、激情!

    “老乌,没有人会因为年龄而放过我们,就像是不管多老,我也不会放弃美金一样。”张西元逐字逐句的说,他这一番近乎完美的演讲让乌长松感觉到陌生,但接下来却是肾上腺素上涌,他不知觉的站稳了身体,“你说的对,我们这是在战场。”

    一场为了抢夺美金的战争。

    世界总是吃人的,而也要轮到人来吃吃这个世界!

    “我已经拖关系找到了阿尔及利亚的一名官员,帮我们介绍军方的人,我听说他们里面有个干预小组很厉害,我想招些人,把我们的框架给撑起来。”张西元说。

    他说的应该是阿尔及利亚特别干预组,法语称(GIS),是非洲最可怕的特种部队之一,在阿尔及利亚被称为“忍着”,主要擅长反恐和营救人质,其实除了毛熊对人质的“特殊照顾外”,这支部队也会经常杀害人质忙以组织犯罪分子利用人质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

    在1987年以来,他们一直跟一些极端分子作战,具体的不方便描述。

    当然,最让他们闻名海内外的还是后来的“石油设施绑架案”。

    乌长松也满是诧异的看着他,“你在阿尔及利亚有关系?”

    “这人在一地方待久了,总有点认识的。”张西元不想多说,乌长松也不好多问,但这心里难免就开始要犯嘀咕的,脸上还是要装作面瘫,点点头,将手里的半截香烟直接按在墙壁上熄灭,这个动作就有点太恶劣了,一点文明素质都没有,当他把烟蒂丢在地上时,张西元还走上去,若无其事的用脚尖踩灭。

    “我们先从这个店铺开始,等过段时间,我去一趟安哥拉,那边的**军需要我,当然,政府军也需要我,你在这儿守住大本营。”张西元这还真够拼命的,主动提出来,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拉销售!

    他简直是拼了,这骨子里的大西北汉子的作风果然凶猛。

    “这太危险了…”乌长松拧着眉说。

    “危险和机遇并存,到时候从唐刀那边请几个保镖。”

    倒是张西元显得很淡定,这赚钱哪有那么轻松的?

    商人的两条路,要么勇敢的往前,要么退后,前者也许会死,后者必然会死!时代淘汰怯懦的人,当然也淘汰鲁莽的人,也许,他钟爱上帝喜欢的人。

    一句话,全他妈是命。

    乌长松这次没说话,只是还想要继续抽烟,但摸了下口袋,回头,就看到香烟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迟疑了下,走进去,脚刚一迈进去,放在桌子上的移动电话就响了。

    他先不急不缓的拔出根烟,叼在嘴里,然后才接起电话,“喂,哪里?”

    对面一开腔,乌长松就笑了,“立辉呀,怎么今天有时间给爸打电话了?”

    “爸,这不是忙吗?”乌立辉干笑着,直接就说起正事,“我这次打电话,是唐先生让我给你交代个事情。”

    “唐先生觉得公司刚开始肯定困难,问我们需不需要借款,最高三百万美金,无利息,时间一年,如果超过三百万的部分,按照年利息3个点,如果你有钱,可以存进来,每年返利1%左右.”

    这特么是在推销产品吗?

    乌长松刚要开口,脑子一闪,“那个唐刀要干什么?开银行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