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69章:掀桌子了

第369章:掀桌子了

    伍德被米歇尔给赶到沙发那坐着,他抱着自己的儿子,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在…颤抖!

    害怕?惊喜?或者说是恐惧!

    米歇尔的标签一直是冷静的老绅士,可现在,这位原本宽厚的肩膀却一下子塌了。

    “先生,当然你也许认为我说的不对,但这种事情很好检查,dna的技术完全能将双方的亲属关系列出来。”唐刀在电话里就是抓着杰里米贝弗里的痛脚不放,就是拉着他这个点不断的猛攻,还很诛心,“假如以后迈阿密都是格雷斯的派系,你却又恰好不在了,您觉得,您的家族会怎么样?”

    杰里米贝弗里是个野心很足的人。

    当初格雷斯推荐他的时候,就是说,他能为迈阿密开疆扩土,而且,当初的杰里米贝弗里也不是无名之辈,在华尔街也因为狙击几个小财团而出名,这也是为什么他要加入迈阿密财团的原因之一。

    米歇尔当然不会因为唐刀的一席话信任万分。

    他只是从自己的根本利益上出发去思考,他本质上还是为了家族。

    “先生,我这个人很喜欢交朋友,我当然也知道你们家族想要更好的发展,如果机会合适,我想我们会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唐刀这是又开始画大饼了,用所谓的利益去诱惑人。

    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他就不相信米歇尔没有其他想法?他当然没有打算第一击就将对方所谓的联盟击溃,开胃菜才刚刚开始呢,“米歇尔先生,希望我的礼物您喜欢,我渴望下次的会面。”

    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听着话筒中嘟嘟声,米歇尔缓缓将话筒挪开,那伍德一直盯着,忙过来帮忙把电话挂回去,很小心翼翼的问,“父亲,怎么了?”

    米歇尔这满是老年斑的脸上松弛的耷拉着,他那浑浊的眼神满是复杂,看着一脸憨厚的伍德,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让人满头雾水的话。

    “幸亏我没在外面瞎搞过。”

    沃特?

    伍德看着父亲朝着房间走去,很无奈的朝着自家妻子摊开手。

    他都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

    楼梯走到一半的米歇尔,突然站住了脚步,回过头,“你去波士顿把你格雷斯叔叔接回来,在迈阿密的医院才是最好的。”

    “那贝弗里呢?”伍德问。

    “他已经死了。”米歇尔开口道。

    伍德满脸震惊,“什么时候?”

    “上一秒。”

    ……

    同样在波士顿的唐刀,将电话挂了后,就把小马哥两人叫进来,双手撑着桌子,很有侵略性的看着他们,手指敲着,“我要见到杰里米贝弗里。”

    小马哥等人眼睛一亮。

    老板这意思就很简单了,办他!

    “老板,迈阿密那边…”

    “你放心,有人会比我们更喜欢他死的。”唐刀意味深长的笑着,他没从电话里要到一个答案,但对方挂断的时候说了个再见,不就是最好的答案吗?

    米歇尔的儿子太老实了,老实人很容易被欺负的。

    他现在还活着,但他自己的身体是怎么样,他自己知道。

    什么时候死了,格雷斯甚至说杰里米贝弗里上台,还有伍德的事情吗?

    老狐狸和小狐狸早就已经交换了意见。

    小马哥虽然不知道老板话中的意思,但还是很顺从的点点头,“如您所愿,他会很快出现在这里。”

    “约翰的仇,我们一定要报,我唐某人,在北美这片地方,就要让那帮该死的白皮和黑g明白,谁特么敢动老子,老子就要谁的命,还有把之前的情报给兄弟会的格里高利一份,告诉他,上面的人,我要他们死。”

    唐刀这按捺许久的暴虐重新降临。

    他要把杰里米贝弗里的脑袋拿回索马里,那边,有自己的最好的伙计等着祭奠。

    “明白!”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一个劲儿的往上爬?

    因为当你说出的话被这个世界聆听的时候,你掌握的权柄让人无法拒绝和反抗。

    格里高利虽然很不满唐刀这种指示的语气,但还是按照他的去做。

    双方目前还是在蜜月期。

    这兄弟会的专门有干这种事的。

    亚特兰大。

    位于美国东部,坐落在海拔350米的阿巴拉契亚山麓的台地上,是美国三大高地城市之一,是富尔顿县的县政府驻地,是美国第9大都市区,亦是美国佐治亚州首府和最大的工商业城市。

    当然最知名的就是达美航空和可口可乐的总部在此。

    在治安很不错的阿普林县,中产阶层喜欢居住在这边,这里没有富豪区的清冷,也没有贫民窟的危险,随处可见的是遛狗的男男女女,对于他们来说,遛狗也是生活中必备的项目。

    一穿着工作装,带着鸭舌帽,背着工具箱的男人按响了门铃,然后就看到一穿着睡衣的女子打开门,疑惑问,“有事吗,先生?”

    “抱歉女士,我是市政单位的,您家的下水道堵了,我是来通下水道的。”这男人举起手里的证件给对方看。

    “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难道你们就不能找个其他时间吗?”女子嘟囔道,但还是打开门,指着厨房里面,“下水道在那边。”

    “很抱歉,时间很快的。”男人抬起头,这嘴角一扬。

    用脚将门给关上,然后屋内就传来一阵剧烈的倒地声,大约过了四五分钟后,这男人走了出来,还回头,站在门口,朝着里面挥手,“再见女士,您的下水道味道真大。”

    将手里的手套随手丢在外面的垃圾桶里,然后走进巷子中,没一会儿,穿着件夹克出来。

    而在屋内看不到任何人影踪迹。

    直到在浴缸中,才看到有个人负面趴着,漂在上面。

    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被发现的时候,还是隔壁有个老太太过来送她亲手做的蛋挞,敲了几次门都不在,甚至打电话都没人接,于是才报警,当警察来的时候,看到那尸体时,这顿时就在整个区炸开了。

    死人了!

    …

    来自唐刀的报复,在绝望和杀戮中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