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365章:奸细

    “我们对朋友从来都是欢迎,假如,我们使用猎枪,也不会在自己的土地上。”

    杰克.肯尼迪不亏血液里流淌着政治家的血脉,这说起话来,很是官方,但却又不得不让人信服,杰里米.贝弗里看了下格雷斯,老家伙虽然性格火爆,但这基本的智商和判断还是有的,他蹙着眉头,微微颔首。

    他也不太相信,在谈判的关键点,他们会用这种手段解决。

    这简直没有任何好处。

    当然,最重要的是波士顿财团比迈阿密强大,他们才能静下心来思考,当弱者跟强者解释的时候,强者更多的是考虑如何在这个时候吞并对方。

    拳头大,就能讲道理!

    在病房稍显压抑的气氛中,唐刀推门进来,看着里面站满了人,对着几个保镖挥挥手,示意他们在外面等着,带着小天使和小马哥就走了进来。

    杰克.肯尼迪给了他一个很无奈的眼神,杰里米.贝弗里用一种复杂、审视、甚至到最后满是严肃的表情,而格雷斯倒是简单的多,这老头子开口,就让人觉得难受,像是木匠在用锯子锯木头一样的难听。

    “尼古拉斯先生?是不是很遗憾?”

    唐刀眉头一挑,嘴角一扬,双手依旧插在兜里,对方这冷言冷语看起来毫不在意,还反讽,“杰里米.贝弗里先生,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人家要追了几百公里还要给你送子弹?不过你放心,有我们在这里,没有多少不长眼的人敢在波士顿再动你。”

    管他是谁派人的。

    反正,唐刀现在要的场子不能输!

    你以为谈判就是一味好好先生的互相喝着咖啡了结?约翰的死对于唐刀来说始终是个疙瘩,杰里米.贝弗里只不过受了惊吓,仅此而已。

    格雷斯也想不到这个亚裔看起来一点都不温和,咄咄逼人的样子毫无绅士风度。

    难道就不知道关照一下老头子?

    也是唐刀不会读心术,如果会,他一定会说,“关照NMB!”

    杰克.肯尼迪发现双方的气氛僵硬起来,连忙就站在中间当起了和事佬,轻轻推了下唐刀,示意他少说几句,自己则看着杰里米.贝弗里,然后满脸笑容的望着老头子。

    “格雷斯先生,你们放心,这件事发生在波士顿,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你们负责养伤就行,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跟贝茨说,他会联系我。”

    贝茨就是这家医院的负责人。

    他们只是为富豪阶层打工而已。

    杰克.肯尼迪也觉得把唐刀放在这里,双方的气氛会越来越尴尬,聊了几句后,就拉着他告辞了,等背后的门一关上,他这脸上的笑容就一下子收敛,压低声音,“嘿,伙计,你还要刺激他们干什么?”

    “我没有笑出声已经很不错了。”唐刀耸耸肩,“你不知道他躺在病床这个样子,就像是敞开躺在着赚钱的**一样!”

    杰克.肯尼迪把手放进口袋里,眉毛团簇在一起。

    他能听出唐刀语气中的不满和怨恨,但他实在想不明白,如果只是商业上的事情为什么要搞成这样?竞争可不妨碍合作,难道不是吗?

    “他们杀死了我最好的兄弟。”唐刀突然就开口,让杰克.肯尼迪一愣,刚要开口,就听他说,“你先别说话,等我说完,也许在你认为所有人都是有价值的,资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也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我为了第一桶金,而抱着泡面的时候,是谁陪在我身边,不是女人,也不是金钱,而是我的伙计。我相信你,尊敬你,才不会干掉他,要不然,当杰里米.贝弗里这条狗刚走出迈阿密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他的飞机上放了炸弹。”

    唐刀承认他是个商人,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美金支配的男人!

    杰克.肯尼迪盯着他,半张了下嘴巴,叹了口气。

    “波士顿财团不会过分插入你们的事项,我们只是个财阀,只想赚钱,我们是朋友,我也劝告你,FBI的眼睛永远盯着这片天空。”

    “可眼睛总会有瞎了的那天,不是吗?”

    唐刀犟的像是一头牛,还拍了拍杰克那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难受的。”

    而在病房内,格雷斯这右边眉一直跳着,“明天,你就回迈阿密。”

    杰里米.贝弗里诧异的看着他,“回去?您难道认为尼古拉斯会对我们做什么?”

    “我不敢保证,但这里毕竟不是迈阿密,这是他的地盘,你想要将小命放在这里吗?我在这,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但你不一样,懂了吗?”

    格雷斯从唐刀那眼神中看到的是侵略还有浓重的不屑!

    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倨傲和自信是不会隐藏的。

    杰里米.贝弗里不想走,他还有个杀手锏,只要拿到那东西,绝对要让唐刀去坐牢,终生监禁的那种,但他不打算将这个消息告诉格雷斯,年纪大了难免会有点保守的想法。

    可他不想再被困在迈阿密了,这个亚裔手里的生意有太多人想要了!

    ……

    索马里、摩加迪沙,Thesavior总部大楼。

    夜晚的非洲总伴随着野兽的嘶吼,撒哈拉沙漠中未知的恐惧和那种近乎现实的神话传说,总能给人带上点神秘的恐惧感。

    以至于,非洲人的夜生活也许只是生产更多的劳动力。

    而透着黑夜,几道影子顺着墙根,然后很熟络的躲开监控钻进了办公大楼当中,但没过几分钟,突然急促的警报声顿时响起,那几道人影很慌张的跑出来,而外面此时也有一辆越野车接应他们,跳上车,一脚油门,就朝着铁门撞了出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裹着大衣出来的米斯特等人大声问着,“把灯打开。”

    而作为应急小分队也很快速度到达岗位,以为是有什么人摸进来了,但谁想却是从内部撞出去?

    “法官,有人闯进办公室但触发了警报,跑了!”有雇员跑过来汇报。

    在这里,他更愿意别人喊他的绰号。

    米斯特大怒,闯进办公室?这是干什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还跑路了,他顿时就想起最近经常接收到些很奇怪的密码,这绝对是有人当叛徒了。

    “第一小队、第二小队!跟我走。”他呼喊着。

    “法官,地羊不见了!”第一小队副队长绰号“雨伞”的法国人哈丁沉声说道。

    这第一小队队长就是巴尼.狄克逊,那个法国外籍军团的哥伦比亚人。

    按照道理说,警报一响,他作为小队长要第一时间到达。

    但现在没来,米斯特顿时就明白了。

    特么的!

    北极狐内部出奸细了。

    “给我追,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抓住他。”米斯特咬着牙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