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62章:说谎话的高境界

第162章:说谎话的高境界

    基辅.第聂伯河岸。

    这是曾经人民最喜欢逛的地方之一,夜景充满了工业城市的气息。

    只是后来经济萧条,肚子都快饿死了,那还有心情来看风景?河面上都漂着垃圾,随着河水起起伏伏,虽然衰退了许多,但不得不说这儿还是基辅中心地带。

    “法克!该死的,又没中。”停靠在一处凹口边的轿车上,副驾驶的一名白人很不爽的用拳头砸了下车门,把手里的《事实报》丢出去,满脸涨红,“这种彩票就是个骗局!”

    坐在驾驶座的同伴瞄了眼,“你的报纸都叫你要认清事实了,杰克。”

    “这一点都不好笑,汤姆。”杰克抱着脑袋,“我又花了20美金。”

    “omg!你是在开玩笑吗?天呐,你简直疯了,你这样会把自己给陷进去的。”驾驶员喊道。

    “可我现在还有什么?我只能去奢求富有,你现在只要钱!钱,你给我钱!我能干任何事。”

    这已经是赌徒心理了,甚至都变的病态。

    什么叫压力?压力就是没钱!穷,贫困,特么的有钱哪里有压力?

    经济崩溃下的国家是绝望的,就像是津巴布韦你买个鸡蛋都要几亿,坐公交车都要十几亿,这种情况下,更别谈吃饭了,乌克兰虽然还没到这种地步,但多数人跳楼自杀?

    杰克用这种语气来表示自己对社会的不满,“我真想要去死!”

    这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还有尖叫声,这将两人的目光给吸引过去,一辆几吨重的卡车散着尾气朝着远处低空“飞”去,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但地上一条血痕拉的很长,还能看到残肢断臂。

    这场景太惨烈了!

    “快开过去看看。”杰克推了下驾驶员汤姆的手臂说,这凑热闹的心在任何国家都很常见,并不是某些舔狗嘴中的仅有。

    小轿车开的越近,两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是忍不住的打开窗户呕吐起来。

    这血腥味非常刺鼻,那地上的烂肉…你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哪里的。

    “就这死状,你还要死吗?”汤姆把罗汉汤都给吐干净了。

    “狗屎,别再跟我说死,我要回家找妈妈。”

    米斯特坐在桌子后面,抱着手,双眼盯着面前的座机,他现在的工作就是主要负责接电话,这坐久了都有点打瞌睡,但这眼皮刚一眨,座机就立马响了,他一激灵就赶紧接起来,“2号目标?ok!”

    右手拿着支铅笔在一张照片上画了个圈,照片上是个女孩子,年纪应该不大,大约28.9岁左右,带着副眼镜,抱着书,看起来充满了知性的魅力,那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

    这样让人看起来钟情的女子,刚才被卡车给撞死了!

    真是遗憾。

    米斯特摇摇头,顿了下,在胸口上做了个祈祷的手势,希望上帝可怜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孩子,下辈子千万别再当cia了。

    说来也奇怪,米斯特虽然是三角洲退役,应该说也算是鹰酱的人,但对于站在cia面前他根本没多少难过,反正他现在是雇佣兵,绝对忠诚?不存在的,跟不用说对于那所谓鹰酱的忠诚了,只不过是不爱读书的混混加入了一个帮派,然后全世界收保护的故事,这故事很励志,但他可不觉得自己还欠着对方什么。

    米斯特敲开了唐刀的房门,里头传来声亢奋的声音,“请进。”

    他推门进去,正看到唐刀对着里头的沙袋进行拳击,穿着条四角裤,上半身的腹肌明显,弘二头肌上隐藏不住的暴力感,看到米斯特走进来,一个鞭腿收尾,拿起沙发上的毛巾把脸上的汗擦了干净,边说,“搞定了?”

    “杰西卡.米利肯死了。”

    唐刀瞥了眼对方的照片,长得还算不错。

    “我已经跟麦德维丘克打过招呼,这会是一场很普通的肇事逃逸案。”将毛巾随手往桌子上一丢,把一件黑色休闲装穿回去,站在窗户边,扭着腰,“行动继续,还有,你督促一下乌方,我们尽快进行谈判,我没那么多时间在这里浪费。”

    “是,老板。”

    米斯特等了几秒,等唐刀没其他吩咐了就离开,后者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能够看到四处的制高点上也被安全局的人占了,自从爆炸案发生之后,这安保就越来越严格了。

    可自己好像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样子,这算是特权吗?

    但是自己错了吗?不,是自己曾经讨厌错了!

    唐刀把窗帘拉上,这个刚被太阳占据的的房间,一下子变得黑暗了下来。

    基辅在一天之内发生了很多起“意外”,包括撞车和自杀!

    最离谱的是有个白人被发现死在路边,死因是体内含有大量的酒精,法医推测是酒精中毒死亡,而且从表情上来看也是贴近与此。

    可明白的人都知道这些死的身份都很特殊。

    “这件事闹的太大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把他们都杀光吗?还有你去招惹icpo的人干什么?”

    “局长,这不是招惹,我没动他们。”

    “你当我白痴吗?”

    办公室中剧烈的争吵声吓得办公人员脚步声都唯唯诺诺。

    穿着军装的麦德维丘克站的笔挺,双眼直视着上司的脑袋,光秃秃的,连根草都涨不起来,其实这就是世界疑难杂症,许多有钱人,再有钱也没头发。

    局长气的站起来拍着桌子,插着腰。

    “cia的人是我办的,我觉得我们得给他一次教训,这里是乌克兰,不是他们说了算,基辅酒店的爆炸让世界都在看我们的笑话,我们要报仇!”麦德维丘克很亢奋,这有几分真假只有他自己知道,但现在这高层虽然向往西方世界,但他们只是在意体制,并不是说他们喜欢美国人。

    大毛是需要练,他们二毛就不要了?

    这爆炸案在信息时代以一种病毒式的方式快速传播着,想要隐藏都不可能,这一巴掌呼在你脸上,你恨不恨?

    而且,乌克兰人还是很强硬的,从后来他们跟大毛兵戎相见就能看出来,他们很杠。

    果然,局长听到这解释脸色稍缓,“那帮icpo呢?”

    “也许,他们是真的意外死亡。”

    还是这句话,油盐不进,局长直接叫停,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了。少将先生脸上一扬连忙收敛,就告辞准备走,这手刚摸到把手,就听到局长在后面开口了。

    “不要把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看得很蠢,要不然你自己才是个笨蛋,我接到消息,谋害icpo的是一伙跨国犯罪团伙,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顽抗,被我们击毙。”

    麦德维丘克一愣后,立正敬礼:“是,将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