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56章:事泄

    遇袭?!

    从对讲机中下属的语气很急迫,这话刚说完,果然就看到酒店方向火光冲天。

    “走!我们快回去。”他头皮在发麻,要是尼古拉斯出事,他这怎么回去交代?

    但其实反映最快的还是保护伞的雇员们,这第一声爆炸时,小天使就已经冲了进来,想要喊唐刀,后者这睡眠一直是浅度的,听到响声后,身上穿着睡衣就爬起来了,心里虽然惊慌,但脸上表现得很冷静,“别慌,法官你去指挥其他人员撤退。”

    他对着刚要冲进来的米斯特说道,后者停下脚步,然后点头转身就去招呼其他人。

    “走!”

    出了房门,在走廊就跟雇员们汇合,每个人都拿着武器,除了手枪外,还能看到斯太尔pi69冲锋枪还有ks-23散弹枪,前后保护着唐刀下楼。

    在楼梯上能看到许多旅客,满脸挂着惊恐,那眼神中还带着惊惧,身上大多数穿着睡衣,在前面开路的雇员很粗暴的推开他们,“让开!别挡路。”

    现在谁还管什么骄横?

    命最重要!

    等跑下到一楼时,这里灯光一片黑暗,只有爆炸后的炙热感扑面而来,唐刀看了眼,那爆炸的地方像是在洗手间,他这收回眼神,就低着头,朝着外头跑去,外面站满了惊魂未定的客人,互相抱着安慰。

    轰轰!

    一道刺眼的远光灯照射过来,很刺眼,耳边响起刺耳的马达轰鸣声,所有人朝着声音看去,一辆跑车朝着人群疾驰过来,这前面还没反应过来的客人就被撞飞了,在半空中还旋转了几圈,重重摔在地上,这跑车还很不客气后轮压过去。

    尖叫声和哭泣声混杂成一片,惊恐的四处逃窜。

    “让开!”米斯特推开发呆的人群,手持一把ks-23,抿着嘴唇,眼神瞳孔一凝,看着那冲过来的跑车,果断开枪!

    砰!

    一发子弹打在前保险杠上,这23毫米口径枪弹光看就能吓死不少人,一枪把车盖子都给掀翻了,那司机明显心理素质也有待提高,这一紧张,手一抖,跑车直勾勾的就撞在了天线杆上,车头卡在里头都抠不出来,一道人影趴在方向盘上动弹不得。

    几名雇员警惕的上去,拉开车门,用匕首把安全带割开,单手拽着衣领硬生生的拖出来。

    这人满脸的络腮胡,眉骨突出,眼窝深陷,有点偏西亚人。

    “老板,还活着…”雇员蹲下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很微弱但还有气抬起头说。

    而这时候波比肯也气喘吁吁的赶回来了,看着地上的西亚人,吞了口唾沫,心里骂了句娘,“尼古拉斯先生…”

    “你们是不是需要给我一个答案?”唐刀确实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眼神不善的开口,右手食指朝着地下指着,“我才来基辅不到20个小时,我已经遭遇到了监听和爆炸,难道你们要打仗了吗?”

    这场爆炸,他丝毫不怀疑就是针对自己,但为什么没有选择在自己的楼层爆炸反而是在一楼,这更像是一种警告?这跟那监听的势力有什么关系?是否同一家所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唐刀都不知道,他只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然后戏耍着自己,这让他感觉到真的毛骨悚然,也许当初那些被特工刺杀的目标也是这样,让你活得战战兢兢。

    “如果你们无能,就请麦德维丘克将军来!我要问问他,什么时候一个主权国家能被人这样肆无忌惮的给蔑视?”

    波比肯想不到唐刀会突然暴起,这有点出乎意料了,但反应过来后,脸色同样难看,他是谁?隶属于安全部门!这一天之内被连续打了两个巴掌,他都为领导感到害臊,硬着头皮,“这件事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这个人我们需要了解他的背景。”

    “拿走,拿走。”唐刀很不耐烦的挥手,“要是你们不给我一个答复,我想,我要去找其他人合作了。”他这也是脾气硬了,挥手带着人就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他这其实在想什么只有唐刀自己知道。

    但肯定不应该是单纯的为了这件事生气,什么场面没见过?虽然紧张,但还不至于害怕。

    唐刀更多的是应该想在之后的谈判中占据主动权。

    商人的道德底线,千万不要太天真。

    波比肯阴着脸,扫过站在身边的下属,他真想找个人过来k一顿,但这时候没有人跳出来,都低着头装孙子,这股气他咽不下,用手松了松领带,插着腰,大着声音,“还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带走,今天晚上他妈妈叫什么也要给我查出来。”

    坐进法拉利中,突然唐刀想到一件事。

    “罗伯特呢?!”

    他双眼一皱,看着米斯特和小天使问,刚才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他没注意,现在停下来,他才发现罗伯特不见了,听到他的询问,两人也是面面相觑,摇摇头。

    “给我找,这个大活人还能去哪里?”唐刀厉声道,他心中一悸,眼神里闪烁着道不明的情绪,这么关键点身为重要人物的罗伯特不见了,这说不通吧。

    他一吩咐下去,所有雇员都几乎动员起来,这是要把酒店给翻个底朝天。

    唐刀左手放在窗户边,几根手指敲着,眉间逐渐深皱。

    “老板。”米斯特小跑过来,这一声将他的神拉了回来,转过头看着前者,“有消息了?”

    “酒店前台被炸死了,但我刚才问了几个客人,他们有见到罗伯特,在晚上11:30分左右离开酒店。”法官沉声说,他也觉得不对劲了,这他刚走,现在这时间点是凌晨2点就发生爆炸,这种事情不能仔细深思,要不然,越想越会怀疑他。

    “给我找到他!”

    唐刀眼神不善,手一顿,“还有把我把那之前跟他一起来的基辅的雇员喊来,他们一定知道什么。”

    米斯特点点头,就去把那两名雇员叫来,当他们听说罗伯特不见了后,心里就是一沉,眼皮子就在抖,心里是问候了对方一百遍,这时候失踪,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他们战战兢兢的站在唐刀面前,头皮发麻。

    “你们在基辅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不对劲的地方?还有他有没有和谁见过面?”唐刀深吸口气,把心中的烦躁压下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和,但他却是怎么样都笑不出来。

    “他在基辅…遇到个女人。”

    终于还是有雇员开口了,他知道这种事情藏不下去的,要是自己隐瞒了,被发现,那自己也得完蛋,只好将罗伯特全盘给拖了出来。

    “那个女人叫,尤利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