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强之军火商人 > 第143章:啊!我受伤了

第143章:啊!我受伤了

    格莱葛瑞还活着,起码还能惨叫,捂着眼睛就在地上嚎叫着,鲜血从手指缝中渗出来,周围的小弟们都看呆了,反应过来后,手足无措。

    就连他的亲信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想要上去搀扶他,但疼到极点的格莱葛瑞这腿就在朝着半空中乱踹,没有人能靠近。

    胆子小的都开始往后面躲了,还用余光朝着四周望着,生怕被狙击手给盯上。

    这时候已经体现出一名狙击手在战场上的意义,就算待在这里不动,敌人也如芒在背。

    gl说到底只是个普通的黑帮,甚至连社团都算不上,没有完整的指挥系统,等老大被人给干掉,现在就相当于群“蝇”无首,不知所措。

    “彭!”

    一发震响,吓得大半数的帮派成员缩了下脖子,睁大眼,面目惊惧的朝着声音方向望去,就看到一名亚裔站在楼房顶部,叼着根烟,手里拿着把喷子,对着天空放炮!

    当所有人目光看过来后,唐刀才举起个高音话筒,飙着英语,“让你们的老大出来说话!”

    小弟们顿时就安静下来,腿脚就是没挪动,他以为自己说的话对方没听懂,朝着霍勒斯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把刚才的话用提格雷尼亚语翻译一下。

    霍勒斯从一开始腿就开始发软了。

    他现在都有点后悔,原本以为这是个有点钱来厄立特里亚旅游的土豪,可谁知道他妈的经常出事,这酒店都“消失”几个人了?听工作人员说,经常听见枪声,而且…一楼的那帮外国人都不见了,前台只看到有几个亚裔的下属拉着麻袋出门。

    就算用屁沟子想一想都能大概猜出来是怎么回事。

    但霍勒斯又舍不得钱,这亚裔给的小费多!

    在越穷的地方越知道钱的重要性。

    虽然害怕,但还是挪到台边,接过高音喇叭,对着外面叽里呱啦着。

    下面终于是有人回答了,语气很悲愤大吼着,霍勒斯这神情变得怪异,看着唐刀,“尼古拉斯先生,他们说…他们的老大被狙击手给打中了。”

    呃…

    唐刀看了眼成k神,吧唧了下嘴,这运气也太好了吧,打到对方老大,这也是许多正规部队在战场上不挂军衔、不敬礼的主要原因之一。

    “那他们难道打算报仇吗?还是要堵在外面抗议?”

    霍勒斯将这话同步传出去,下头的人群有点哗然,像是感觉受到了侮辱,有人举起手里的武器大声叫着,这引起周围许多人的附和,纷纷举起武器叫喊着。

    “他们说什么?”唐刀感觉气氛不对劲。

    “他们要求将凶手交出去。”

    霍勒斯有点无奈,他觉得这帮埃塞俄比亚人难道真是是蠢货吗?

    你们老大倒下了,还要硬撑着干什么?要是自己,早特么跑路了,这个亚裔看起来就很好惹吗?

    果然,唐刀笑了,一挥手,身后站着的四五个雇员就上前,霍勒斯看到他们手持的枪械上都有个椭圆形的发射器模样的东西,每个人从裤袋里拿出枚“大”弹,撞进发射器中,半抬高枪口,开枪!

    霍勒斯还打算伸出头去看,就不知道被谁给拉着拽了下来。

    轰!

    这榴弹的半径都能打到5米左右,杀伤范围广的除了少部分如毒气弹或者细菌武器外,只要是火药类型的爆炸声都响,酒店都感觉到微微一颤。

    霍勒斯半张着嘴,就算捂着耳朵也有点发懵。

    他腿脚发软的站起来,拉着栏杆就爬起来,往下面看了眼,脸色顿时惨白,下面这场景惨不忍睹,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名gl成员,大部分还能动,只有少部分的人已经凉了,这满地都是鲜血还有惨叫声,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吓得他捂着嘴跑到边上就去吐了。

    唐刀眯着眼,摇摇头,食指挑了下头发。

    “老板,阿历克赛先生来电话了。”小天使把手提电话递过来,后者接了过来,把喷子丢给对方,“哈楼,阿历克赛先生…”

    “尼古拉斯,快点撤,我接到消息gl朝着你的方向去了,我觉得他们是去找你的。”

    电话对面的格鲁吉亚人很着急。

    “哦?”

    唐刀往后看了下,一屁股就坐在准备好的马扎上,“你就说这件事吗?我想你打电话来晚了,你应该打给麦克阿瑟将军,让他来收尸。”

    对面阿历克赛一安静,大约过了20秒,才又开口,只是带着点自嘲,“我竟然忘了你是一名军火商,肯定有自保的能力,黑帮来找你,这是最错的选择。”

    “这只是上帝保佑我。”唐刀还是很谦虚的。

    “那尼古拉斯先生有受伤吗?”

    “我很棒,我感觉我现在能立刻飞到阿姆斯特丹检验一下我的能力。”

    阿历克赛也跟着嘿嘿一笑,“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我在荷兰也有点朋友,而且过段时间在那边有一场赌赛,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赌赛?

    唐刀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还是应了下来,对方继续说,“尼古拉斯,其实我觉得这时候时机到了。”

    “时机?”

    “厄立特里亚的治安很不好,gl当众围攻外宾所在的酒店,这是一种及其不礼貌的行为,甚至造成了你的受伤。”阿历克赛在受伤两个字这里念的特别重,“这难道不需要有补偿吗?你说对吧。”

    唐刀也是个聪明人,他顿时就明白了格鲁吉亚人是打算在这里面多要点好处。

    李鸿章被打瞎一只眼,少赔了一亿白银,他这要是被人围攻“受伤”了,那是不是最起码能多拿点订单?

    受伤和死亡是两种结果。

    “我突然觉得我的胸口有点疼,我想,我要叫医生来看看了。”唐刀轻描淡写道,这让旁边的米斯特满脸诧异的用余光在其胸上瞄着,老板这样子好像不像是疼呀,而且还有时间抠抠鼻屎。

    “你可以等我的好消息。”

    挂了电话后,唐刀眯着眼看了下手机屏幕后就递给米斯特,“给我叫个医生,我觉得我要生病了。”

    觉得?

    米斯特再次觉得老板这好厚颜无耻呀。

    “那个女人怎么样了?她还是没动静吗?”唐刀扣着指甲问。

    “她还是没反应,而且,我觉得她有绝食的倾向。”

    唐刀脸色顿时一黑,“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强扭的瓜不甜,就算是解渴,喝下去的也不一定是酸爽,但对于人才他总是有些许的忍耐,他伸出根手指,“你再去跟她说,我最多再等一天,要是她再不识趣,那就杀掉她。”

    放了她?

    不可能的!

    “明白了。”

    …

    麦克阿瑟坐在沙发上面前的烟灰缸中塞满了烟头。

    他已经第一手拿到了消息,格莱葛瑞被人击倒,不知道生死!

    而且那亚裔还使用了榴弹,这才是重点,那中尉带着卫队躲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都不敢上前去“劝架-,那场面太血腥了,这让主武器为单兵步枪的厄立特里亚保卫军满是震撼。

    咚咚咚。

    黑人秘书拧开房门,“将军,阿历克赛先生来了。”

    麦克阿瑟也不着急,想了一会儿后才站起来,“请他进来。”将桌子上略显杂乱的书籍给整理好,朝着桌子上吹了口气,些许的烟丝都飘在了半空中,他这屁股刚一坐稳,把脑瓜子梳的油光的阿历克赛就走了进来,只是脸色很看起来很不爽。

    “将军!我觉得我在厄立特里亚受到一种侮辱!”

    这让麦克阿瑟脸上刚扬起来的笑容就是一僵。

    db!

    “阿历克赛先生,我不知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反应过来后,他就是坐直身体,同样语气不爽的回答,他这么骄傲的人,对方一进来就带着股质问的语气,让他很不爽!

    “劳埃德先生在阿斯马拉被杀,现在又轮到了尼古拉斯先生在自己的酒店被人明目张胆的围攻,沃特,难道这里的治安就那么差?还是你们根本没把我们的安全放在心上?”

    阿历克赛也算是经过政治洗地过的人,这一顶大帽子先扣下去,就让麦克阿瑟也有点吃不消。

    也许这帮军火商死了就死了,但你被人暗杀或者因为治安问题被杀,这是两种回事,gl这种行动确实是已经正当光明了,如果换做自己,也许现在都开始掀桌子了。

    麦克阿瑟深吸口气,把心里稍微缓一下,站起身来,挤出很难看的笑容,“阿历克赛先生,请冷静,这件事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我第一次见到把无能说的这么委婉。”格鲁吉亚人嘲笑道,他这话让对方顿时脸色一变。

    “我们是受到您的邀请来到阿斯马拉的,您不觉得您需要负责我们的安全吗?麦克阿瑟将军,我们是来给你送和平的,而不是来让这里送死的。”

    兴许是感受到了对方压抑的愤怒,生怕刺激到他,阿历克赛双手撑着桌子语调稍微降了下来。

    “我很抱歉,我这就责令他们去将这帮扰乱治安的人给抓起来。”

    “这是您的义务,但我们需要补偿。”

    补偿?

    这还需要什么补偿?

    麦克阿瑟张了张嘴,对上对方那坚定的眼神,这话说出来就变了。

    “你想要什么补偿?”

    ……